敬礼耶稣丶圣心丶圣婴丶苦难丶苦路目录

都灵圣殓布

都灵圣殓布是什麽?

 都灵圣殓布是存於意大利北部都灵城市的圣若翰天主教座堂的麻布,显示着受刺冠丶被鞭打及被钉十字架的身体, 身上的伤口和血渍与福音中描叙耶稣受难经过非常符合;所以被认为可能是埋葬耶稣用的殓布。

 殓布一直受到世界各地的学者关注和研究; 随着医学和科学技术发达,教内外许多科技人员都要求对殓布进行新的高科技测试; 而新的研究不断地提供了新的发现。

 殓布的真伪,不属於信理;天主教也没有作出肯定或否定,却让学者研究分辨。

殓布展览

 1898年殓布展示期间,施刚窦庇雅( Secondo Pia )给殓布拍照,在冲嗮相片过程中, 发现殓布上不容易看出的人像,它的底片竟然显示出更明显的人像来 ( 按此看殓布的摄影底片 ), 所以殓布本身显示的,其实是人像的负片! 然而,照相技术是1839年才发明的,前人不可能会用负片来表示人像。 但殓布上的负片人像又是怎样形成的? 殓布遂引起学者的研究兴趣。

 1931年殓布展示期间,朱塞培恩儒( Giuseppe Enrie )再度拍照确认负片是人像(见图)。

 1969年殓布在宫廷的小圣堂展示,让研究队伍检查,也是第一次拍了彩色照片。

 1973年首次现场直播展览,随後把殓布上的一些线拿去检验。

 1978年是殓布自在二次世界大战後,殓布重返都灵主教座堂四十周年的隆重展览,43天内有3百万人进来看和在殓布前默想丶祈祷。 随後让意大利和外国专家用120小时直接检查殓布。

 1998年在都灵主教座堂为期57天展览,240万人进来看,并用互联网以4种语言介绍和展示了数百图片。

 2000年转到气候控制保护环境,并作了为期72天展览,并增加了默想丶修和圣事丶圣体降福。

 2002年纺织品专家们对殓布进行修复工作,除去用来修补殓布在火灾受损的布。

 2008年意大利HAL9000公司给殓布做了多层高分析度图片。

 2010年教宗本笃十六世任内殓布展览。

 2015年公开展览殓布,以纪念圣若望鲍思高诞生200周年,教宗方剂各到了殓布前祈祷。

受鞭打丶刺冠丶钉十字架的身体

圣经:「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而舍的,」 (格前十一:24)

 殓布显示着受过鞭打丶刺冠丶和钉十字架的身体的正面及背面, 人体高约1.7 - 1.88米高,有胡子丶面两边有须丶头发从中间分开至肩长。 殓布提供给了医学人士,从专业角度,如同法医为法庭调查证物般,研究殓布所示的人,到底经历过什麽 (http://www.crucifixionshroud.com/ed_shroudtour- 5.php?controller=pjLoad& action=pjActionRegister)。 医学的研究结果,也帮助我们更加明了圣经上所讲的鞭打丶刺冠和十字架苦刑。

 殓布显示身体被用了几种不同的鞭子鞭打。最明显的是末端系着硬物的鞭子, 下图显示研究人员认为是当时罗马用的鞭子的其中一种,每一鞭打下去,都把皮肉破开。

殓布的摄影底片 中,可以看到全身都被鞭打得皮开肉裂:上身丶背部丶腰部丶腹部丶双手丶臀部丶双足丶大腿丶小腿,都是密麻麻的鞭打伤口。 罗马判犯人十字架死刑,一般是让犯人在十字架上延长痛苦的时间才死去,不需要再这样残忍地极重地把犯人先行鞭打。
但圣经记载比拉多原不想定耶稣死罪,为了想群衆愿意释放耶稣, 便先把耶稣先行鞭打。 「那时,比拉多命人把耶稣带去鞭打了。」(若十九:1)「比拉多又出去到外面,向他们说: 看,我给你们领出他来,为叫你们知道我在他身上查不出什麽罪状。 於是耶稣带着茨冠,披着紫红袍出来了;比拉多就对他们说:看,这个人!」 而且把耶稣鞭打得特别重,已至耶稣在十字架三小时便断了气,比其他钉十字架的人早了死去。
圣经:比拉多惊异耶稣已经死了,遂叫百夫长来,问他耶稣是否已死。(谷15:44)

 殓布头部显示不但从前面看到额头有多个刺伤, 从後面看头顶也有多处被刺伤, 至今已经数到共30个刺伤了,

伤处显示茨冠不只是一个刺织的环,而是像戴帽子般有许多利刺刺入整个头顶。 下面是推测的茨冠图。

圣经: 然後兵士们用荆棘编了个茨冠,放在他头上,给他披上一件紫红袍,来到他跟前说:「犹太人的君王,万岁!」(若十九:2-3) 罗马虽然曾把很多犯人钉十字架,但没有理由要用茨冠折磨犯人,然而耶稣的罪状牌却是「犹太人的君王」,而且是犹太人不愿意这样写的。 圣经: 比拉多写了个牌子,放在十字架上端,写的是: 「纳匝肋人耶稣,犹太人的君王。」 这牌子有许多犹太人念了,因为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地方离城很近,字是用希伯来丶罗马和希腊文写的。 於是犹太人的司祭长就对比拉多说:「不要写犹太人的君王,该写他自己说:我是犹太人的君王。」 比拉多答覆说:「我写了,就写了。」 (若十九:19-22)

 面部多处伤口和肿胀,左眼肿得几乎关闭,(按此看面部 ),
圣经: 他刚说完这话,侍立在旁的一个差役,就给了耶稣一个耳光,说: 「你就这样答覆大司祭吗?」(若十八:22)来到他跟前说: 「犹太人的君王,万岁!」并给他耳光。(若十九:3)那些羁押耶稣的人戏弄他丶打他; 又蒙起他来,问他说:「你猜一猜:是谁打你?」(路廿二:63-64) (英文圣经是打他的面: And they blindfolded him, and smote his face.)

 鼻梁像破裂了和有泥土, 破裂原因可能是当背着十字架上山时,双手被绑在木上,向前跌倒时面部直撞到地上石块。

 两脚膝盖都伤重,左膝盖更甚,并且膝盖有泥土。 可能也是跌倒所致。

 背後沿着肩膀一大范围受伤,似是背负粗糙而又深重之物所致 。

圣经:「於是比拉多把耶稣交给他们去钉死。他们就把耶稣带去了。 耶稣自己背着十字架出来,到了一个名叫「髑髅」的地方,希伯来话叫「哥耳哥达」, 」(若十九:16-17)

 两手交叉放在前面,外面的手腕处被刺伤及有血沿着手流向手臂, 另一只手腕被外面的手腕遮着,所以看不到手腕的伤口,但可看到沿着手流向手臂的血。 因为血是向下流的,从流血方向,可推测出当时双手伸开而身体下垂,是人被钉十字架时的姿势。 手部被钉的地方在手腕而不是传统十字架画像的划在手掌,并且拇指弯入手心。

後来经医学研究,外科手术巴贝( Pierre Barbet )医生在他1950年出版的书中认为,钉在手掌不够力承受身体重量,手掌伤口会沿着手指裂开而脱离钉的。 所以医生认为最大可能是钉在位於手掌跟部的手腕第一和第二排腕骨之间,才能承受身体重量; 钉在手掌跟部的手腕处的示意图如下:

而这处是手的正中神经所在,会非常痛和令拇指往内弯,所以殓布显示每只手只得四根手指伸出。

圣经:他们就在那里把他钉在十字架上,(若十九:18)

 双脚在脚跟处被刺伤流血。

圣经:他们就在那里把他钉在十字架上,(若十九:18)

 腿没有断。
圣经:犹太人因那日子是预备日,免得安息日内──那安息日原是个大节日──尸首留在十字架上,就来请求比拉多打断他们的腿,把他们拿去。 兵士遂前来,把第一个人的,并与耶稣同钉在十字架上的第二个人的腿打断了。 可是,及至来到耶稣跟前,看见他已经死了,就没有打断他的腿; (若十九:31-33)

 右胸在第五和第六根肋骨之间有很大的刺伤,流出大量血和水,下图是被刺的胸旁,

从後面也看到胸旁伤口的血沿着胸流到背後。

这是属於死後的刺伤, 可能是被利器从胸旁刺入心脏所致。
圣经:有一个士兵用枪剌透了他的肋膀,立时流出了血和水。(若十九:34)

殓布上的血

圣经: 「这是我的血,新约的血,为大众倾流,以赦免罪过。」(玛廿六:28)

 医学界对殓布上的血迹作了很多项研究,结果如下:

 殓布上的血是真实的血液,含有红血球及对血清蛋白测试有正反应, 但一般血渍都会随着时间变黑,不能解释殓布为什麽仍有呈红色的红血球。

 血渍确定是来自人体,因为它含有人体血液独有的S抗原。

 血渍是AB型血液,而另一块相信是面巾的血型也是AB型,两者血型相符, AB血型是较为少有的,在中东只得7%人口是AB血型,故两个中东人同为AB血型的机会是0.005。 而这面巾是早於公元六世纪已有记录和被认为是耶稣受难的面巾; 甚至有研究面巾的人认为殓布所显示的头部伤口与面巾上显示的伤口大部分相符。 如果殓布和面巾同属一人,殓布产生日期就不能是晚於公元六世纪了。 以下2012年的报告 (https://www.shroud.com/pdfs/soonspantxt.pdf) 也提出更多殓布和面巾相同的地方。 再者,这虽然不属於殓布的研究范围,在天主教认可的许多圣体奇迹中,都同是AB血型的,这就更难解释了。

 血液的DNA属於男性。

 血液是已凝固了的血块,多是完整而没有破烂。

 血液分别包含有活人流出的血和人死後流的血,肋旁的血是後者。

 头部血液有分开从动脉流出和从静脉流出的血两种。

 用紫外光荧光摄影才能看到一些伤口血渍终端有血清环。

 2017年巴都亚大学(Padua University) 报告从殓布中提取的血清中进行的实验研究, 发现它含有在健康人的血内找不到的纳米粒子(nanoparticle), 是肌酐(creatinine)与铁蛋白(ferritin)结合, 是人体遭受到严重创伤如受到重刑才会出现的, 这显示殓布所包裹的人体死前受着非常大的痛苦。 (http://journals.plos.org/plosone/article?id=10.1371/journal.pone.0180487)

人像

 人像没有写画时的起稿痕渍,却与人体的各部分比例完全正确。

 再者,殓布的图在近距离看只是一些改变了颜色的纤维, 从远方才看出人像,画家又怎能站在几米外离远绘画呢。

 人像上没有任何笔画方向,这就更加不可能是用笔画的了。

 整个伤痕累累的身体都是赤裸,包括臀部,古时的画家是不敢这样绘画圣像的。

 殓布的纤丝上没有颜料丶染料丶染渍。X光丶荧光和微量化学排除了用绘画形成图像的可能性,并得到紫外光和红外线检查的证实。

 殓布有血渍遮盖的地方便没有人像痕迹,表示血渍是先附在布上,後来才产生人像。

 殓布不但显示人体表面,也显示人体内的骨,如手掌骨,腿骨等,如同今天照X光般。

 电脑图像放大分析显示图像有独特的三维空间讯息, 按照颜色改变多少去定距离,2018年报导,结合电脑的切片分析,机械学方迪(Giulia Fanti)教授竟然重建成了立体的人体模型。 (https://aleteia.org/2018/03/28/this-3d-carbon-copy-of-jesus-was- created-using-the-shroud-of-turin/)

 以下研究报告( https://shroud.com/pdfs/ssi24part4.pdf )提出可能人体的血块也如同人体其他地方如皮肤丶头发丶指甲一样形成人像在布上, 而且有些血渍没有落在殓布上的地方也有血块的像,支持人像是不用接触形成的其他研究报告。

 殓布必定曾经与身体接触,才能解释殓布上的特徵,如鞭痕和血迹等。 不过,虽然这接触能解释的一些身躯的特徵,却完全不能解释摄影所呈现的高分辨率脸部图像。 科学能够达到共识的,是图像的产生,是某种原因使麻布的纤丝本身的多糖化合组织产生氧化丶脱水丶碳化过程; 然而,尚没有已知的化学或物理方法,也没有任何结合物理丶化学丶生物丶医学环境,足以充份解释图像是怎样形成的。

 当把灯光放在殓布後面,利用透过殓布的光,从前面看殓布,便看不到人像了:

这表示人像的地方,即殓布上颜色改变的地方,只发生在殓布表面, 殓布里面没有这种颜色改变。

 微量化学化验找不到任何油脂丶或生或死的身体发出的生化物。

 殓布没有尸体腐化的痕迹,而且人像更没有因尸体腐化而破坏,所以殓布包裹尸体的时间,从尸体死後开始只得两天而不可能有三整天。 可以了解一般死囚被钉十字架的尸体,会留在十字架上一些时间,然後有可能被弃尸荒野,除非有人敢来认领并把它埋葬。
圣经上描述耶稣的情况是比较例外的: 犹太人因那日子是预备日,免得安息日内──那安息日原是个大节日──尸首留在十字架上,就来请求比拉多打断他们的腿,把他们拿去。 (若十九:31) 然而一般尸体即使得到埋葬,既然被埋葬了,又怎会死後不够三天就不再被殓布包扎着呢? 况且耶稣的坟墓是有军队看守着的。
圣经:第二天,即预备日以後的那天,司祭长和法利塞人同来见比拉多说: 「大人,我们记得那个骗子活着的时候曾说过:三天以後我要复活。 为此,请你下令,把守坟墓直到第三天;怕他的门徒来了,把他偷去,而对百姓说:他从死人中复活了。那最後的骗局就比先前的更坏了!」 比拉多对他们说:「你们可得一队卫兵;你们去,你们所知道的,好好看守。」 他们就去,在石上加了封条,派驻卫兵把守坟墓。(玛廿七:62-66) 按照犹太人计算,耶稣死後第三日复活并不是三整天三整夜,安息日前耶稣死在十字架上是第一天,安息日是第二天,安息日一过便是第三天了。
圣经:安息日既过,一周的第一日,天快亮时,玛利亚玛达肋纳和另外一个玛利亚来看坟墓。(玛廿八:1)这时坟墓已空。
圣经:天使对妇女说道:「你们不要害怕!我知道你们寻找被钉死的耶稣。 他不在这里,因为他已经照他所说的复活了。你们来看看那安放过他的地方;(玛廿八:5-6)

 人像的地方,即纤丝脱水致颜色改变的地方只在纤丝最表面的0.0002毫米的深度。 纤丝里面颜色没有改变。

 2011年做了试验,要用真空紫外光直线和非常短时间而又强力的光束,才能使纤丝只在最表面改变成像殓布上人像部分的表面颜色。 光束要足够强,才能令纤丝改变; 用激光的极之短时间的光束,才不会烧毁麻布; 但又只有用真空紫外光的频谱,光才不会透进布内。 按今天科学的了解,需要经过这样极强而又极短的激光束技术,还需要每一处都很精确地计算出所需的激光束的强度和时长,向殓布不同部分发射; 然而即使用了最新的极光束科技,直到今天还未能制作出像殓布上的所有图像特徵。 那麽殓布曾经过的那麽极强丶极短而又极精确的光,是从哪里来呢? 既然人类二千年前,甚至是今天,也无法制作出这样奇妙的光, 如果相信天主的无限光荣的话, 这图像就可能是耶稣复活发出极大光荣所留下的痕迹了。
圣经没有直接记载耶稣复活时发出这样大的光,但却描述了天使的容貌已经是多麽厉害: 忽然发生了大地震,因为上主的天使从天降来,上前把石头滚开,坐在上面。 他的容貌好像闪电,他的衣服洁白如雪。 看守的人由於怕他,吓得打颤,变得好像死人一样。(玛廿八:2-4)

布质:

 殓布是一种斜纹,三合一高级亚麻布,一般被钉十字架的死囚遗体,是不可能用贵重的殓布包裹埋葬的。
圣经:到了傍晚,因为是预备日,就是安息日的前一天,来了一个阿黎玛特雅人若瑟, 他是一位显贵的议员,也是期待天国的人。 他大胆地进见比拉多,要求耶稣的遗体。比拉多惊异耶稣已经死了,遂叫百夫长来,问他耶稣是否已死。 既从百夫长口中得知了实情,就把尸体赐给了若瑟。 若瑟买了殓布,把耶稣卸下来,用殓布裹好,把他安放在岩石中凿成的坟墓里; 然後把一块石头滚到坟墓门口。 那时,玛利亚玛达肋纳和若瑟的母亲玛利亚,留心观看安放耶稣的地方。 (谷十五:42-47)

 殓布长4.42米,宽1.13米,长宽按古时的量度单位刚好是8肘乘2肘。

 翻转到殓布後面,有石灰和尘土。
圣经:把他安放在岩石中凿成的坟墓里;(谷十五:46)

年份和地点

1988碳-14测年报告之谜

 1988年由三个实验室分别做放射性碳C-14测年报告,测得殓布年份是公元 1260-1390年,引起大量传媒称殓布为中世纪的赝品,更不断有人宣布是天主教伪造来欺骗人之作。

 然而,从其他许多证据,伪造需要有极之高深又广泛的知识, 包括许多专门的医学丶人体学丶植物学丶纺织丶光学丶物理力学丶罗马当时行刑和风俗, 对罗马当时施刑非常了解,极之周祥规划,还要使用今日才发明的先进技术。 前人在中世纪根本没有如此丰富而且是人类今天才有的知识和技术。

 果然,2000年的一份科学报告指出,殓布下部补了一块棉布和在棉布上有染料,与殓布用的没有染料的麻布不同; 连接的地方是棉线与麻线交织的,而抽取放射性碳C-14测年的样本,正位於麻布与棉布连接之处。 报告指出这处有棉,有颜料用的吕金属,有茜草根染料(Madder root dye)等, 的确,三个先前做C-14测年的实验室都证实了1988年用作放射性碳测年的样本的确有以上成分,都是在殓布的麻布部分没有的, 後来的化学元素实验更加确认了样本的化学成分与麻布的化学成分相当不同。 既然样本其实的材料是後来修补的结果,根本不纯是殓布本身的麻布,所以1988年的C-14测年的有效性自然不能成立了。

年份重测

 2013年巴都亚大学(Padua University)发表重新厘定殓布年份学术报告:

傅里叶变换红外线光谱(Fourier Transform Infrared Spectroscopy)分析结果是700BC-100AD;

拉曼光谱(Raman Spectroscopy)结果是700BC-300AD;

多参数机械(Multi-parameter Mechanical)测试结果是0-800AD。

 三个测试的信心水平是95%,而它们的重叠范围是0-100AD。

花粉和花影研究

 弗雷 (Max Frei) 是通过辨认花粉,给法庭案件提供证据的专家,他在1973年开始检查殓布上的花粉, 随後更多植物学家继续研究并发表论文报告,发现了植物花粉在殓布上。 这些植物的花粉有是来自中东地区丶君士坦丁堡丶和欧洲,表示殓布到过这三个地方。 其中二十馀种是中东花卉的花粉。

 此外植物学也发现很多隐约的花影,多数位於头部周围。 达宁(Avinoam Danin)是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 Hebrew University of Jerusalem ) 的植物学教授,是一位以色列花卉的权威。 他於1997年在以色列杂志(ERETZ Magazine)报导了他继前人对花影的研究结果 (https://www.shroud.com/danin.htm)。 发现有生长在耶路撒冷的冠菊花(crown chrysanthemum)的花影:

更看到石玫瑰(rock rose),像一束花的放在右面额。 而早前也已有人发现黄连木(pistacia lentiscus)的花影:

(http://people.duke.edu/~adw2/shroud/flowers-and-pollens.html)。

 这些花影所示的花卉,是属於花粉所示的花卉其中一部分,所以一般认为花影可能源於埋葬时放的花卉。

 不过,花粉本身,可能还有多一个来源。 贝依 (M. Boi) 於2016年的报告则提出新的显微镜和扫描电子显微镜发现殓布上最多的花粉是一种蜡菊 ( genus Helichrysum ) ,再加上之前已发现的一些主要的花粉如半日花科/石玫瑰 ( Cistaceae ) 和一类黄连木 ( genus Pistacia)。这些花粉可能来自用作制造名贵蜡菊香油的香料,有记载古时殓葬时用香料和没药涂在殓布上的。
圣经:那以前夜间来见耶稣的尼苛德摩也来了,带着没药及沉香调和的香料,约有一百斤。 他们取下了耶稣的遗体,照犹太人埋葬的习俗,用殓布和香料把他埋好。(若十九:39-40)

其他尚未能证实的发现报告,暂时不考虑:

 除了以上大量有力的研究结果外, 还有其他研究报告或论据支持这是耶稣的殓布,不过从专业角度,以下几点研究还未到最後结果。所以这里建议暂时不必考虑。

 眼部有像比拉多时代硬币的影子,考古学者称把硬币盖在眼上是犹太的埋葬风俗, 但也有学者认为这些影子不够清楚去肯定,建议作更严谨的验证,耐心等待更详细的研究结果吧。

 布有连接边,与在以色列南部靠近死海的马萨达( Masada )洞穴发现的属於第一世纪的纺织相似,所以这项研究表示殓布出处可能出於第一世纪的中东地区。 但亦有学者认为这点本身不能排除其他时期也有这样的纺织。

 有人声称殓布面部有字,可以肯定是耶稣的殓布,但未看不到需要足够证据地在期刊发表,一般学者不考虑这点。

殓布的来历

 殓布早期的传说是宗徒把它带去土耳其的埃德萨(Edessa)便不知下落,直到944年由拜占庭君王派军队把殓布带到君士坦丁堡。 1204年欧洲军人从君士坦丁堡取到殓布,把它带到法国。 以上传说今日未能确认,但有些古时的耶稣画像,与殓布上的像有相似之处, 如果是当时的画家看过殓布上的像而仿照它去划耶稣画像的话, 那麽殓布的年份就不会晚过这些画像了。

 到1287年,有记载说一法国青年在初进武士时被带到秘密地方向一块印有人像的布行礼。

 从1355年起到1578年的详细记录可以在 http://theshroudofturin.blogspot.com/2015/02/locations-of-shroud- turin-shroud.html 看到。

 1355年武士杰费里查尼(Geoffrey de Charney) 在法国Lirey建小堂存放殓布,相信他是从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获得的。 殓布从1355年展览到1377年。 今天从博物馆也找到了当年来Lirey看殓布的朝圣者的章。

 1418-38年间,殓布存於法国靠近德国与瑞士边界的圣伊波利特( St. Hippolyte sur Doubs )圣堂。 该堂今天有存放过殓布的纪念碑。

 1453年,查尼家族的最後一人玛加列查尼( Margaret de Charney )把殓布易主到沙武( Savoy )家族处。 在1453-65年,殓布存於法国南部靠近意大利和瑞士边界的贝里( Chambery )。

 1532年贝里的小堂大火,殓布受到损坏。

 1578年殓布从贝里被移到都灵(Turin),保存在圣若翰洗者座堂的一小堂内,很小供人观看。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