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作者

 马奈里•德范神父(Fr. Stefano Manelli)晋铎(升神父)二十八年,约有十年,他作自己所建筑的[玛利亚会院]院长。 该一修会团体由圣高比(St. Maximilian Kolbe)[无玷圣母之城]的思想所感召,设法更为密切地追随圣五伤方济的理想与会规。

 马奈里神父之[玛利亚会院],其印刷设备与电台继续发展并专用来使耶稣和玛利亚更为世人所认识与爱慕。 在马奈里神父的领导下,玛利亚会院 尤为发展,他在菲律宾又开创了另一玛利亚会院。 马奈里神父於一九八二年被选为拿坡里方济会会士的省会长。

 马奈里神父乃神学博士,在意大利也相当出名,他这本感人的耶稣圣体爱至少印到第五版,销售十万册。

 虽然他的一些着作在英国其它地方传布很久了,但是这本坚实而热诚的着作在北美出版,尚属首次。 当马神父期望能够透过参与弥撒,接触到更多 灵魂:藉着玛利亚把他们带到基督[甘美的轭]下,他便高兴地允准我们出版英文译本。 我们也高兴地使这本书广为流传。

 对所有愿意更为了解和更为爱我们圣体内耶稣圣爱的人,我们邀请你们阅读这本最有力和最有教益的书。

返回圣体­—感人的圣体爱—目录

 圣庇护十世乃圣体教宗,他曾说:“对圣体的热忱是最尊贵的,因为它的对像是天主; 它最有益於得救,因为他赏给我们圣宠的创始者;它也是甘美的,因为主乃是甘美的本身。”

 对圣体的热忱与对玛利亚的敬礼乃是天堂的敬礼。因为它乃是天使与天朝的圣人也拥有的。 神秘家,圣女杰玛通常说“在天堂有一学校,人在那里只学习怎样爱慕。学校在晚餐厅里,教师乃耶稣,教材就是圣体和圣血。”

 圣体是爱情本身,等於耶稣自己。所以它乃是爱情的圣事,充盈着爱的圣事。 它确实含有真正而生活的耶稣——他则是爱情(若四8)的天主,他也爱我们[一直到底(若十三1)]。

 所有爱情的表达,甚至那最崇高和极深远的爱在圣体中都予证实了。 这样,它乃是被钉在十字架上的爱丶结合的爱丶钦崇的爱丶默观的爱丶祈祷的爱丶以及愉快满足的爱。

  圣体内的耶稣,乃是在弥撒至圣祭祀中被钉在十字架的爱,在那里他重演“为我们牺牲自己”。 在实领或神领圣体中,他乃是结合的爱,使他和领他的人结为一体。 他是在圣体龛钦崇的爱,在那里他献身为钦崇天父的祭品。 他是那默观的爱,因为他同那些喜欢在他脚前的人相遇,就像同伯达尼的玛利亚相遇一般(路十34)。 他是那祈祷的爱,因为他在父前“常为我们转求(希七一5)”,他是那愉快满足人心的爱,因为他在天堂同受宠的净配神婚结合中作他们的福乐。 他以独特的爱吸引他们到他跟前,犹如吸引童身使徒丶圣史若望在晚餐厅内“紧靠在耶稣的胸膛前(若十三25)”。

 “被耶稣所占有和拥有耶稣,就是爱情的完善王国”,圣伯铎•爱麦这样写道。 圣体在那些心净的人身上,完成了“这爱情的完善王国”,他们亲近神圣的圣体龛,以谦虚和爱情与圣体内的耶稣共融。 在圣体内,耶稣为我们祭祀了自己,而把他赏给了我们,他仍以无限的谦虚和爱情居住在我们中间。

 “为一个有非常高位,而能屈已下人者,乃是天大惊奇的事,似爱火天使的会父曾这样呼号说: “那是多麽卓越的谦虚或谦虚中的卓绝,宇宙万物的主为救我们致於这样谦虚自贬,竟隐藏自己在面形内。 我的弟兄们,看天主谦虚的作风,所以你们不要想:你们是人中的什麽,好被那为你们完全牺牲自己者所完全的接受!”

 圣亚丰索以习惯情深意切的口补充说:“我的耶稣!该一圣事是多麽可爱的新发明! 祢意愿隐藏在面形内,为使人爱祢,并帮助任何期待祢的人来朝拜祢。”

 我们常该爱慕至圣圣体,希望莫忘记每天给我们耶稣的司铎和我们天主丶耶稣的母亲丶真福童贞玛利亚, 以及所有的司铎,因为圣体和我们的圣母以及司铎永不分离,正如耶稣丶玛利亚和圣史若望在加尔瓦略山同在一起一样。

 让我们在圣贤的学校中学习这一切,他们度了一种热爱与卓越的生活,就如爱慕圣体的真正爱火天使一般。 照梵二大公会议所说,这些人乃是到达圣体内爱情天主台前的“最稳妥的路。”(对教会宪章50)


  教宗若望保禄二世要我们记起他於一九八二年五月十三在法蒂玛所作的演讲: 耶稣在十字架上把玛利亚给了我们每一人,作我们的母亲,又在十字架上为了我们的得求祭献了自己。 今天耶稣为了我们的得救在弥撒圣祭内,仍继续奉献自己於天主之父,这圣祭与耶稣在十字架上的祭祀是同一祭祀。


  庇奥神父(Padrd Pio of Pietrelcina)(一八八七——一九六八年),是二十世纪的奇迹,他是有史以来第一位印五伤的神父, 手丶脚和肋膀都有开着的伤口,血不断地流,单肋膀伤口每日就流出二盎司血,伤口像是颠倒的十字架。 手伤穿透手掌,洞口有溃烂的红丶棕色的粘膜,但从不发炎,医生检查,以一般外伤治疗,从末见效,疼痛亦未减轻,稍碰一下,即造成巨痛。 手掌包有多层绷带,并套了半截手套。他能说预言,分身在二地,洞悉人心灵的秘密,每日在恩宠圣母圣堂听告解,或祈祷。 甚至通宵达旦,兴天主契合。 有多少人拥挤着来看神父,请教益,他并号召人捐款,盖起五百万美金的圣堂,於一九六八年逝世,享年八十一岁。

返回圣体­—感人的圣体爱—目录

1. 噢!至圣圣体

1. 1 圣体内的耶稣是在我们中的天主

 圣若翰•维雅纳一来到了默默无闻的亚尔斯小村,有人沉痛地对他说:“在这里没有事做。”圣人则回答说:“在这里有很多事可做。”

 於是他立刻开始动作。那未,他做了什麽呢?他早晨两点钟起身,走到黑暗的祭台处。念日课丶作默想,准备举行弥撒。弥撒後,感谢圣体。 那时他祈祷,身体一动不动,一直到中午。他常常跪在地上,不用跪凳,手中拿着念珠。

 事情就这样继续下去,没多久的时间。

 可是以後,他应当开始改变时间表,教务逐渐发展,需要彻底改换课程,圣体内的耶稣和真福贞母玛利亚渐渐给这穷苦的圣堂召来人众。 一直到那 圣堂似乎不能容纳这些来客,本堂神圣的告解亭,拥挤着成排成队的忏悔者。 於是神父每天必须听十点丶十五点丶十八点钟的告解。怎样有了如是的改变? 它原是一间穷陋的圣堂,有一个长久不用的祭台,一个被抛弃的圣体龛。 一位天分不高的神父,无法办什麽事情,在那一默默无闻的村庄,怎麽教务有这样显着的改变呢?

 我们今天对於意国一个名叫圣若望•罗东道(San Giovanni Rotundo)的城市也能提出同样的问题。 一直到不多的几十年前,它乃是在海角凹凸不平的山巅间,一个偏僻无名的地方。 今天圣若望•罗东道则成了一个精神丶文化生活的中心,它的声誉联名国际。 在这里曾住有一位前途无望的圣堂,只有一个简陋的祭台圣体龛,孤单的陪伴着可怜的修士,他数破了他的念珠与双手, 不疲倦的念着自己的玫瑰经。

 但是後来怎样有了改变,什麽在使亚尔斯的罗东道有如此了不起的[反常态]?以致於成千累万,或许数百万人从世界各地来到了这里?

 只有天主照自己做事的方式实现了这样的改变: “天主召选了世上卑贱的和受人轻视的丶以及那些一无所有的丶为消灭那些有的(格前一 28)”。 这完全由於天主,由於圣体无限的神妙力量,由於从每一圣体龛所射出吸引人的全能力量,这些力量由亚尔斯和罗东道的圣体龛发出, 透过真正[圣龛的服务员]和[天主奥秘管 理人(格前四1)],也就是这两位司铎的服务,来到众人的身上。

 现在我们提出问题:圣体是什麽?它是在我们内的天主。那是主,耶稣与他的肉身宝血,灵魂和天主性临在教堂的圣体龛中。 那是耶稣隐藏在面饼形像内,他真正带着肉体临在祝圣过的面饼形内,这样他住在我们中间,在我们内并为 我们工作,听我们的安排。 圣体内的耶稣乃是真正的厄玛奴耳,[天主与我们同在(玛一23)]。

 教宗圣庇护十二也教导我们:“教会的信仰乃是: 天主子和玛利亚之子系同一人,他在十字架上受难,他莅临圣体中,他在天堂上统御着万物。”

 圣体内的耶稣在这里同我们在一起,作我们的弟兄,我们的朋友,灵魂的净配。 他愿意进到我们的心内,作我们永生的食粮,作我们的爱情,我们的支持。 他愿意使我们参与他的妙体;继而携我们到天国,使我们享爱情的永远幸福。

 天主同圣体真正赐给了我们每件东西。圣奥斯定说: “虽然天主全能,不能再多给我们,虽然他无上上智,不知道怎样再多给我们,虽是无限富有,再没有什麽多给我们。”

 那未,我们应当到圣体前。我们应当转向基督——到耶稣前,他愿意自己属於我们,好使我们因[相似天主],而属於他。 圣杰玛常说:“耶稣,勇者灵魂的神粮,求祢坚强我,净化我,使我成为小天主。 ”我们应以纯洁和热爱的心领受圣体,这是圣贤们所做的。我们总不该为了同该一不可言喻的秘迹日益亲近,而感到烦恼。 默想丶研究并寻思圣体应当每天在我们的日程表上占有重要位置。这是我们每天蒙受充分降福的时候。

返回圣体­—感人的圣体爱—目录

1.2 了解丶爱慕丶生活於圣体

 为了至少探究一些在圣体秘迹内所贮藏的无限富裕,我们应该着手锻炼,那是专一而恒心地运用脑筋丶思想与意志。

 第一丶是用脑筋。 在这里人存心有规律地默想圣体。它可用书籍来完成,使我们个人发现,并深入地存思爱情的奥秘。 有一内容丰富的小本书,乃是圣亚丰索的[朝拜圣体与问候真福 贞母玛利亚]。 另有两本宝书乃是圣伯多禄•爱麦(St. Peter Julian Eymard)的着作——名字叫《圣体真正临在》与《神圣的领圣体》。 (朝拜圣体全书)

 首先,我们应该谈圣伯多禄•爱麦的学校,他是一位无可匹敌的圣体使徒。他的圣召与使命是领导众信友到圣体前。 当他建立圣体司铎修会时,他为耶稣的圣体神国奉献出生命,在当时他写出了这几句热爱的言语:“可爱的耶稣! 这就是我的生命,看我准备挨石头击,死无葬身地,只为使我能成功地为祢建起宝座,给祢一个友爱家庭,一个朝拜祢的族群。”

 巴不得我们知道天主的恩惠!他就是爱,他将自己给了我们作为爱情的满溢恩惠。 圣伯尔纳铎说:“圣体乃是爱,它越过天上与地下的爱。” 圣多玛斯也说:“圣体是爱情圣事,它的释义为爱,又产生爱。”

 有一天阿剌伯王(Acd-ed-kader),曾同一个法国公务员,经过马赛大街,遇见了一位神父,他正给一个垂死的人送临终圣体。 法国公务员於是止步,脱帽,跪地朝拜。他的朋友问他这种动作的意义。

 那位好公务员答复道:“我朝拜我的天主,神父正在把他送给临终的人。”

 “你们相信如此伟大的天主,将自己变成如是渺小,甚至让自己到一穷人家中,这怎麽可能?我们回教人对神有一更崇高的想法。”

 公务员答道:“那是你们对神只有一种「伟大」的概念,而不了解他的爱情。”

 为确定该一信念,圣伯多禄•爱麦声明道:“圣体乃是耶稣爱情的最高证明。在此端道理之後,也只有天堂一端了。 ”是的,我们中有很多基督徒,不晓得圣体所包括的爱情广大范围。

 第二丶为探求圣体的富裕,我们要用心思,每一位基督徒应当爱耶稣基督! “假如有人不爱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应当受诅咒(格前十六22)”。爱圣体之情应当发自内心,并常常在我们众人中生活化。 爱情需要锻炼:“人心需要练习去爱真天主,并渴望生命的创造者(宗三15)”。

 神圣的领圣体表现出锻炼的最高点,它那销熔的火焰将受造物和耶稣的心结合在一起。圣杰玛在这方面曾呼叫说: “我禁不住地在思想,耶稣在他爱情的奇妙领域内发显出来,他的心光辉炫耀地把自己披露给最卑贱的受造物。” 我们对於杰玛心灵锻炼能说什麽呢?她希望作“爱情的帐幕”,在那里她同耶稣常斯守在一起。她渴 望在圣体盒内有一个“小地方”,为能与耶稣住在一起。 她要求自己能成为一个火球,燃烧着爱耶稣的火焰。

 当圣女小德兰患重病时,她费尽平生之力,到圣堂去领耶稣。一天早晨,她在领圣体後,回到自己的房间,气力全无。 有一位修女说:“她不该费这样大的力气。”圣女则回答说:“噢!这些痛苦对於我,比起领圣体可算得什麽呢?” 她温柔的哀诉乃是她不能天天领圣体。(在她那时候还不准许天天领圣体。)她热切地恳求耶稣说: “请祢同我在一起,一如祢在圣龛内一样。请祢不要从小面形内撤离。”

 当圣女玛加利大•亚拉高(St. Margaret Mary Alacoque)离开世俗,进修会献身於天主时,她私下即发了愿,用她的血写出: “一切为了圣体,无一为自己。” 在这里要措述圣女对圣体所燃烧着的爱火,似乎不适宜,几时她不能去领圣体,她突然发出这类热切的言语,说: “我如此渴望领圣体,假如为领圣体我该赤脚走在火路上,我也要以不可言传的喜乐这样做。”

 圣女加大利纳(St. Catherine of Siena)屡次对自己听告解的神父说:“神父! 我饥饿,为了爱天主,请你将她的神粮在圣体内的主施给这一灵魂吧!” 她也吐露说:“一旦,我不能领我的主,我要去圣堂,在那里我看他;我一再地看他……这可满足我的心。”

 我们称这些为“心灵的锻炼”。

 第三丶为寻到圣体的富裕,人应该锻炼自己的意志:我们应这样做,把圣体的神圣课业纳入生活里。 当我们沉思圣体,并设法在领圣体时爱慕他,如果我们那时不开始生活於它,只发现圣体的无限价值,那有什麽益处呢?

 圣体教导我们那非言可喻的爱情。它告知我们整个的自我牺牲,以及在谦虚和自贬上无以伦比的课题。 它教我们忍耐,无限制的奉献。由这一切里我们引申出什麽? 我们确实应当成就一些事情。 耶稣曾爱了我们,现在还仍然慷慨大方地爱我们,甚至爱我们到底(若十三1),我们却继续冷漠无情,而不做些什麽吗?

 假如我们感到软弱无力,我们必须投奔到他台前,把心话告诉他,不停地要求他的协助与支持。 因为他曾给我们说:“没有我,你们什麽也不能作(若十五5)”。 我们首先应来到他跟前:“你们都到我跟前来……我要恢复你们的精神(玛十一28)”。 让我们屡次去探望他,我们每次能够进圣堂,我们应在圣体龛前停留片刻,使我们的心接爱他,我们的身体跪近他。 圣人们一直在渴望造访圣体内的耶稣,朝拜圣体,神领圣体,念圣体短经,并由心中发出热爱。 他们由此获得了多少益 处。播散出多少美德!

 有一天,在都灵(Turin)有一位朋友是彼得•乔治(Peter Ceorge Frassati)在大学中的同学,他要求乔治说:“我们出门,去喝些开胃品。 ”乔治趁此机会响应他,於是给他的朋友指着近处的圣道明圣堂,说:“可以,我们去那里,在那间咖啡店吃些东西。” 他们进了圣堂,走近圣体龛,祈祷片刻,继而到奉献箱,彼得•乔治说:“这里乃是我们的开胃品!” 两个青年於是由口袋里拿出给穷人的施舍!

 圣金口若望(St. John Chrysostom)有一次在讲道时,想起了圣体,问说:“我们怎麽能使我们的身体作成'圣体'呢?” 他自己逐答复说:“我们的眼睛应不看邪恶,我们就 算献出祭祀了; 我们的口舌免讲非理之言,就是作出供献了;我们的手不犯罪,就是奉出全燔祭了。”

 你只回想一下圣女高莱德(St. Colette)的眼睛,常是下视,温文端庄,心神内敛。 为什麽这样,她有一次曾答复说:“我充满耶稣,我的眼睛在弥撒中举扬圣体时,注视他,我不愿意任何其它想像来替代他。”

 我们想圣贤们说话时的谨慎与建树性,他们有分寸地运用自己的口舌,这口舌已从同耶稣基督的身体接触而被祝圣了。

 请想,众人充满爱圣体情所完成的景行懿德,因为耶稣把泛爱众弟兄的真情,以及最需的情绪通传於他们。

 我们不也能够练习我们的意志吗?让我们来向圣贤学习,开始继续他们的圣善工作。

返回圣体­—感人的圣体爱—目录

2. 耶稣为我

2.1 神圣弥撒乃是十字架上的祭祀

 只有在天堂我们才会了解神圣的弥撒是天主的怎样奇迹,不管我们怎样勉强自己, 不管我们多麽圣洁和蒙启示,我们不能完善地谈论这超越人和天使的神圣事工。

 一天,有人要求庇奥神父说:“神父!请给我们讲解神圣的弥撒。”神父则答道:“我怎麽能给你讲解它呢? 弥撒和耶稣一般地无限……你问一位天使:'弥撒是什麽?'他要以真理答复你: '我了解:它是什麽,为什麽奉献弥撒,但是我不了解它的价值如何。'一个天使,千个天使,天堂上的众人了解都如此,想法也如此。”

 圣亚丰索(St. Alphonsus of Liguori)最後肯定说:“天主自己不能创作一种比举行神圣弥撒更神圣丶更伟大的行为。” 为什麽? 因为神圣弥撒乃是(我们可以说)综合体,因为神圣弥撒可称为综合起耶稣降生与救赎, 它包括耶稣诞生丶受苦与死亡,这些信端乃是天主为了我们的缘故所完成的秘迹。 梵二大公会议教导我们: “我们的救主,在他被 出卖的那一夜,建立了他的体血感恩祭献,藉以永留十字架的祭献於後世,直到他再度来临(礼仪47)。”

 圣多玛斯(St. Thomas Aquinas)在书中阐明:“神圣弥撒的举行就像耶稣死在十字架上一般的有价值。”

 因此,圣五伤方济说:“一旦,天主子在祭台上出现於司铎手中,人类应战栗,世界应震动,整个的天堂也深深地摇荡。”

  实在,就如神圣弥撒更新耶稣受难和死亡的祭祀,那末,就它本身说也伟大,足以遏止天主的义怒。 圣女大德兰对自己的修女说:“如果没有弥撒,我们那时将怎样? 世上所有的众人都要死亡,因为只有它能阻止天主的手。没有弥撒,教会一定不能久存,世界将要无希望的丧亡了。 ”庇奥神父说:“为世界来说,没有太阳反 比没有弥撒更易使人存活。”圣良纳多(St. Leonard of Port Maurice)曾说: “我相信:假如没有弥撒,世界到今天在邪恶的重压下,已经沉入深渊。弥撒则是撑住它的有力支柱。”庇奥神父也附和这种见地。

 每一台弥撒在参与者的灵魂上所发生的得救功效是奇妙的。 它获得罪恶的反悔与宽恕,它宽减因罪所受的暂罚,消弱撒旦的影响和对我们肉情的恶狠攻击。 加强我们在基督妙体上的结合,保护我们免除危险与灾难,缩短炼狱的惩罚,为我们得到在天堂上高级的光荣。 圣老楞佐•犹斯定(St. Laurence Justinian)说:“由弥撒圣祭所获得的恩惠,人的口舌不能尽数。 罪人同天主和好,义人成为更正直的;罪恶消除,毛病断根,德行功劳增长,恶魔的诡计失败。”

 圣梁纳多不厌其烦地劝导听众说:“啊!你们这些受欺骗的民众在作什麽?为什麽不赶快到圣堂尽量去参与弥撒,为什麽你们不效法天使? 他们在举行弥撒时,成队地由天堂降下,站在我们祭台的四周,行钦崇礼,来为我们代祷。”

 假如我们众人在今生与来世需要圣宠,那未,任何事情也不比神圣弥撒由天主手中赢得的恩宠多。 圣斐理伯内利(St. Philip Neri)常说:“我们祈祷是向天主要求圣宠,参与弥撒则是强迫天主赏我们圣宠。 ”在弥撒中所奉献的祈祷将连结我们整个的司铎职,该职除在祭台上的个别服务的司铎职外, 既包括服务的司铎职,又包括平信徒的一般司祭职。 在神圣的弥撒中,我们的祈祷将同耶稣为我们祭祀时所作的痛苦祈祷融合在一起。 另外在弥撒中心的正典中,我们众人的祈祷也变成临在我们中间的耶稣的祈祷。 罗马正典有两段纪念经文,在其中纪念生者和纪念亡者,乃是我们的宝贵时刻,为呈献我们的祈求。 另外在这至高无上的时刻,耶稣在司铎手中接受苦难与死亡,我们为我们的需要祈祷,我们能够托付我们可爱的生者与亡者, 我们应注意利用此时,圣人们都认 为此时乃最重要的,当他们将自己托付於司铎们的祈祷时,即是拜托他们首先在正典中纪念自己。

 另外,在我们临终时,我们热心参与的弥撒,会带给我们最大安慰与希望,在生前所望的一台弥撒, 比在我们死後,别人代表我们所望的多台弥撒更有益。

 我们的主对圣女洁如(St. Gertrude)说: “你可确信:一个善望弥撒的人,我要许多圣者在他生命的末刻,来安慰他,保护他,就如在那里有他善望的许多弥撒一样。 ”这话多麽宽 慰人心。亚尔斯的圣本堂(Curé of Ars)维雅纳有理由这样说: “假如我们知道弥撒圣祭的价值,我们要尽多大的心力去参与它呢?” 圣伯多禄•爱麦劝我们说: “噢,基督徒!你该知道弥撒乃是 宗教里最神圣的行为。 除热心参与弥撒丶并尽量多望弥撒外,你不能为天主作更有光荣的事,为你的灵魂作更有益的事。”

 为这缘故,每次我们有机会去参与神圣弥撒,我们应当想自己幸运。为能不失机会,我们总不怕作牺牲,尤其在主日和庆节日。

 我们应当想圣女玛利亚•葛莱蒂(St. Maria Goretti)她去望主日弥撒,来回步行十五公里。我们应该想想桑迪娜•罔巴纳(Santina Campana)发着高烧,去望弥撒。 又应想圣高比(St. Maximilian M. Kolbe):当他的健康到这样可怜情形,竟有位同会弟兄在祭台上要扶持他作弥撒,才不致跌倒。 有多次,庇奥神父伤口流血,且患着热症时仍作神圣弥撒。

 在我们每天的生活中,我们应当将参与弥撒放在任何其它的善工以前。 圣伯尔纳铎(St. Bernard)说:“人热心地参与一台神圣弥撒比他把所有的财富施舍穷人,并旅游世界各地朝圣还有功劳。” 这是至理明言。因为在世间没有一事能有一台神圣弥撒的无限价值。

 我们理应格外看重神圣弥撒,超过纯粹浪费时间,对灵魂毫无益处的娱乐。 法国皇帝圣路易九世(St. Louis IX)每天望几台弥撒,有位朝臣不满,建议他能利用那时间办理国家政事,圣王则回答说: “假如我浪费两倍时间在娱乐上,像浪费在打猎上,绝对没有人提出异议。”

 我们应慷慨而情愿地作牺牲,好不失落这样大的善行。圣奥斯定(St. Augustine)曾对自己的基督徒说: “人行路去望弥撒所迈的脚步,天使也加以计数,继而天主在今生与来世要赐以重赏。” 亚尔斯本堂也说:“那陪人去参与弥撒的护守天使是怎样幸福!”

 

返回圣体­—感人的圣体爱—目录

2.2 每日的 神圣 弥撒

 一旦人知道:神圣弥撒有无限价值,他不惊讶圣人们的热火与关心每天去参与它,甚至尽可能,常常想望弥撒。

 圣奥斯定给我们留下对他母亲圣莫尼加的赞誉:“啊,上主!她并没有一天不在祢的祭台前参与圣祭。”

 圣五伤方济,平常每天望两台弥撒。当他患病时,他要求一位有铎品的弟兄在他的房间为他举行神圣的弥撒,好让他不缺乏神粮。

 圣多玛斯每天早晨在举行神圣弥撒後,又在感谢中给另一位司铎辅祭。

 牧羊人圣巴斯加(St. Paschal Baylon)不能到圣堂,参与他所爱的一切弥撒。因为他要赶羊到牧场。 所以,他每次听到圣堂弥撒铃声响,就在群羊中,跪於草地上,在自己所作的木头十字架前,这样可从远处跟随神父奉献神圣的弥撒。 这是多麽可爱的圣人——一位对圣体热爱的爱火天使! 在他临死的床上,他听到弥撒的铃声,有了力量,给自己的(会中)弟兄,悄悄地说: “我将我可怜生命的祭献,同耶稣的祭献融和在一起,是多麽幸福!”就在成圣体血的时候,他的灵魂回归天乡了。

 圣玛加利大(St. Margaret)是苏格兰皇后,也是八个子女的母亲,她每天去参与弥撒,带着自己的儿女, 她并以慈母心教导他们珍珍藏她以宝石所特别修饰的弥撒经本。

 我们应按部就班地处理我们的事务,总不缺少参与神圣弥撒的时间。我们且不要说:“我们忙迫於琐事。”那时耶稣要向我们说: “曼德,曼德!你为了许多事操心忙碌,其实紧要的只有一件事(路十41—42)”。

 一旦。人真正地愿意,他就寻得到时间去望弥撒,而不耽误自己的本分。 圣若瑟•高道兰阁(St. Joseph Cattolengo)向每一人推荐每天望弥撒——他劝说教师丶护士丶工人丶医生和作父母的, 对那些抗议没有时间去(望弥撒)的人,他坚定的答复:“无用 的繁忙,恶劣的节时。” 他说出真理,我们只要看重神圣弥撒的无限价值,我们势必非常想望去圣堂,并想出各种方法找到时间。

 当圣嘉禄(St. Charles of Sezze)周游罗马,为自己的修会讨施舍时,他必寻出时间,拜访圣堂,去参与额外附加的弥撒。 就是在一次弥撒中的举扬圣体时,他领受了爱情的箭到他心里。

 圣方济•保拉(St. Francis of Paula)到圣堂,留在那里,参与所举行的每天弥撒, 圣若望•伯尔各满(St. John Berchmans), 圣亚丰索•罗德烈(St. Alphonsus Rodriguez),圣洁拉(St. Gerard Majella)尽可能辅祭多台。 他们辅祭如此热心,如此感人,竟吸引了许多信友进堂望弥撒。

 可敬圣婴方济(Venerable Francis of the Child Jesus)是圣衣会士,每天辅十台弥撒。 假如有时他辅不到十台弥撒,他就会说: “我今天的早餐没有吃饱。” 我们对於庇奥神父说什麽呢?他每天望许多台弥撒,望时还念许多串玫瑰经。当圣亚尔斯本堂(维雅纳)说: “弥撒是圣人们的热心功课”时,觉得有理。

 圣洁司铎在举行弥撒中所有的热爱,也应是如此,为他们来说,如不能作弥撒乃是天大的痛苦。 “一旦你听说:我已不能作弥撒,你该想我命归黄泉了。” 圣方济•白英奇(St. Francis Xavier Bianchi)曾这样对一修会弟兄说。

 圣十字若望(St. John of Cross)明明说:“在他坐监的严厉考验中,所受的最大痛苦,就是他一连九个月不能作弥撒,也不能领圣体。”

 一旦圣人们安排自己的事务,意在总不失落该一上好的神益(弥撒),那末艰难困苦对他们就不起用作用了。 例如,圣亚丰索走在那不勒斯(Naples)街上,受着非常巨烈的腹痛。 陪从他的会士强要他停步,吃镇静剂。但是圣人还末作弥撒,爽快地答复道: “可爱的弟兄,我要忍痛走上十公里,为能不放弃举行弥撒。” 他的腹痛不能使他免守圣体斋,这是在当时从半夜起必须遵守的。他等待,一直到痛苦稍缓和,才继续步行到圣堂。

 加布遣会(Capuchin)神父,圣老楞佐•布尔底希(St. Laurence of Brindisi)发觉自己走到一异端派的城镇, 因为该镇没有天主堂,他竟又步行四十公里,到一天主教人士所管的圣堂,在那里他才得举行神圣弥撒。

 圣方济沙雷氏(St. Francis de Sales)有一次住在基督教派的城市,为举行弥撒,他必须每天拂晓前到一天主堂, 而此堂则在一宽阔溪流的对面,秋天雨季,溪水比平日高涨,把圣人常越过的小桥冲走。 不过圣方济不气馁,他在桥位上搭上一根大梁,继续越过。可是,在冬天,由於冰雪,有严重的滑倒危险,跌落水中。 那时圣人想出办法,骑在横梁上,利用技巧爬过去,好能不耽误他举行神圣弥撒。

 我们从未足够而透切地存思那不可描述的秘迹!这在我们祭台上重行加尔瓦尔略山上祭献的神圣弥撒。 我们对天主那爱情至高无上的奇事总不能冷冷淡淡。

 圣文德(St. Bonaventure)写道:“神圣弥撒乃是天主的伟大成就,在那里他把自己所施给我们的一切爱情都放在我们眼前; 在另一意义上,它是综合体,是施给我们诸般恩宠的大成。”

返回圣体­—感人的圣体爱—目录

2.3 积极而有效果的参与

 弥撒圣祭无限伟大,应当使我们领会那用心而热心地参与耶稣祭祀的需要。钦崇丶爱慕和忏悔在我们的情感中占着不可争辩的优势。

 圣庇护十二世在一极为感人的默想中(梵二大公会议曾予有力的引证),描述了一个参与神圣弥撒者所具有的心情, 就是神圣的救主在祭献一已时所具的心情;与他拥有同一服从的谦虚精神,那即是朝拜丶爱慕丶赞美和感谢天主的卓越尊威。 这样在我们心内好产生牺牲的条件,追随福音所教导的克已,因而自动地作悔过的,和 为我们的罪恶悲伤并赔补的甘愿祭献。

 真正而积极的参与弥撒圣祭,就是所谓使我们如耶稣一般作成被祭杀的牺牲,并成功地 “在我们内产生有痛苦记号的特徵,耶稣受苦的肖像(庇护十二世)”,使我们成为受苦的伙伴,而“相似他的死亡(斐三10)”, 其它的一切将不过是崇拜礼与祭服而已。 圣教宗大额我略 教导说:“几时我们奉献自己当作祭品,那末祭台上的祭祀为了我们的利益,真正被悦纳为我们给天主的献礼。”

 在早期基督徒团体内信友所习惯穿着作被赎的服装前进,由教宗主祭,唱着圣人列品祷文,游行到祭台作弥撒,这可作这端道理的默想。 假如我们以这种精神去望弥撒,那末我们应想到,圣多默使徒所表明的情感就成了我们的,他当时说: “我们也去,同他一齐死亡(若十一16)”。

 圣玛加利大•亚拉高参与弥撒时,她一凝视祭台,不能不瞥视一下苦像和点燃的蜡烛。 为什麽?那是为把两件东西印在她的思想与心神内:苦像提醒她,耶稣为她作了什麽? 点燃的蜡烛使她想起:她应当为耶稣作什麽,那就是:牺牲自己,销毁自己为了他,为了众生灵。

 至福贞母玛利亚丶圣史若望以及圣玛利亚•玛达肋纳与热心的妇女们在十字架底下给我们立了参与圣祭的最好榜样(参若十九25)。 望弥撒非常像站在加尔瓦略山上。

 当圣安德肋•亚味林(St. Andrew Avellino)说:“人不能把至圣感恩祭同耶稣的苦难分开。”那时他常感动得流泪。

 一天,有一位神子向庇奥神父说:“神父!我们该怎麽样参与弥撒圣祭?”

 庇奥神父答道:“就像我们的圣母丶圣若望以及热心的妇女们在加尔瓦略山所做的,爱慕他,对他表达同情。”

 庇奥神父在一个神子的弥撒经本中写道: “在参与神圣弥撒时,聚精会神地看着在你眼前所进行的惊人奥迹,那是你灵魂的救赎和同天主的和好。” 另一次,一个女孩问他:“神父,为什麽祢在弥撒中哭得那样厉害?”庇奥神父则答道: “我的女儿,这些不多的眼泪怎麽能比在祭台上所进行的奥迹呢?在那里应当泪流如江河。” 还有一次有人问他说:“神父!在弥撒整个的时间内,你流血的'五伤'脚站着,应受多大的痛苦呢?” 庇奥神父答道:“在弥撒中,我不是站着,而是悬挂着。”这是怎麽样的回答!这'我是悬挂着'五字,强烈地表达着圣保禄所说: “与基督同钉在十字架上是什麽(参迦二19),” 它也使真正充实的参与同分心循例,甚至同只有嘈杂外表和口头的参与弥撒很清楚地分别出来。 圣女伯尔纳德(St. Bernadette Soubirous)对一位新司铎说得很对:“司铎在祭台上就常是耶稣在十字架上。”。 圣伯多禄•阿尔刚达拉(St. Peter of Alcantara)为作弥撒穿祭衣,就好像他要爬上加尔瓦略山一般, 因为一切司铎的祭衣那同耶稣苦难和死亡有关,大白衣使人忆起黑落德给耶稣穿上白袍,为嘲笑他如疯子,圣索提醒人耶稣的受鞭打, 领带使人想起那捆绑耶稣的绳索,神职发环使人想起耶稣头戴茨冠; 祭披饰以大十字形则提醒人耶稣背负十字架。

 参与过庇奥神父弥撒的人都想起他的热泪,想起他的强烈要求,使在场院的人跪着跟随神圣的弥撒,他们忆起在神圣礼仪进行中深深的肃静, 也忆起:庇奥神父在非常吃力地念成圣体血的经文时,他脸上所自然表露的锥心痛苦; 他们也记得:当庇奥神父默默地念一点多钟的玫瑰经时,充满圣堂的信友默默祈祷的热忱。

 不过,庇奥神父痛苦地参加神圣弥撒,一切圣人们也有同样表现。 庇奥神父的眼泪,就像圣五伤方济的眼泪(有时是泣血),像圣云先•斐瑞(St. Vincent Ferrer),像圣依纳爵(St. Ignatius), 像圣斐理伯内利,像圣老楞佐•布尔底希(who at times soaked seven handkerchiefs with his tears), 像圣女韦罗尼加•茱丽妮(St. Veronica Guiliani)的眼泪,又像圣若瑟•古白定(St. Joserh of Cupertine), 圣亚丰索(St. Alphonsus),圣杰玛(St. Gemma Galgani)等圣人圣女的眼泪。 但是,最後,人怎样在耶稣被钉十字架和死亡前,而仍淡薄无情呢? 我们一定不要像使徒们,他们酣睡在责色玛尼山园里,更不要像那些兵丁们, 他们在十字架下只想掷骰子的游戏,而不注意耶稣的死前残酷抽搐。 当我们看到所谓的“摇滚弥撒,伴随着吉他的旋律,弹着亵渎和卑污的乐曲,有女人穿着下流的服饰,青年着有奇装异服, 这是我们所得到的悲惨印象……主啊!请祢宽恕他们吧!”

 让我们来注视真福贞母和诸位圣人而效法他们。只有追随他们,我们才会走到正路上,走在“中悦”天主的路上(格前一21)。

 最好的参与弥撒就是想自己在圣山上与圣母丶圣史若望丶圣女玛达肋纳在一起。

返回圣体­—感人的圣体爱—目录

2.4 弥撒与炼狱灵魂

 我们一旦离开了世界,我们再没有别的希望,只希望他人为我们的灵魂举行神圣的弥撒。 祭台上的神圣礼乃是最有力的转达祈祷,因为他超出 一切的祈祷,一切的补过,一切的善功。 假如我们忆起弥撒祭礼乃是弥撒在十字架上所奉献的同一祭礼,他如今又用他那无限赎罪的价值在祭台上奉献, 那末,我们也就不难明白以上的道理。 被祭杀的耶稣乃是“赎我们罪过(若一丶二2)的真正牺牲,他的宝血流出,为赦免我们的罪过(玛二六28)”。 绝对没有 一件事情能与 神圣弥撒等量齐观,该祭祀的得救效果普及到无限无量的灵魂。

 有一次圣伯尔纳铎(St. Bernard)在罗马三泉圣保禄堂作弥撒时,他看到一架无末端的长梯,通到天上, 很多天使上上下下,由炼狱中陪送因耶稣的祭祀而得自由的那些灵魂到天堂,而该祭祀乃是在普世祭台上所重行的祭礼。

 这样在我们亲戚死时,我们应该多多注意为他们作弥撒,为他们参与神圣弥撒,而少关心花卉丶孝服以及殡葬的游行行列。

 有些人述说在炼狱中受净化的许多炼灵显现,他们来要求庇奥神父按他们的意向献神圣弥撒,好使他们能够脱炼苦。 一天,神父给同会的一位方济 会士之父亲献弥撒。在圣祭完毕,庇奥神父对他的同会弟兄说: “今天早晨,你父亲的灵魂升了天堂。”那弟兄听到这消息非常高兴,但他对庇奥神父说: “神父!不过我的好爸,是三十二年前死去的。”庇奥神父说:“我的孩子,在天主前任何罪罚都要赔补。” 那是弥撒圣祭为我们获得了有价值的功劳,也就是耶稣的肉身宝血,这无玷的羔羊(默五12)为我们所挣得的。

 圣亚尔斯本堂有一天在道理中讲了一位神父的榜样,他为死去的一位朋友举行弥撒,在成圣体圣血後,他祈祷如下: “永远圣洁的父,让我们作一交换吧!祢在炼狱中把持我朋友的灵魂,而我则在手中捧持着祢圣子的身体; 祢为我释放我的朋友,我则将祢的圣子,会同他受难和死 亡的所有功劳完全献给祢。”

 我们应记着:为灵魂所奉献的一切祈祷和善功乃是好的,可嘉奖的。 不过,一旦我们能够,我们首先为我们过世的亲人近友要献弥撒圣祭,另 外是三十台额我略弥撒(Gregorian Masses)。

 在真福亨利•苏扫(Bl. Henry Suso)传记上,我们阅到:他在年轻时,曾和一位同会修士约定: “他们中不拘谁比另一人活得久,让他每周作一台弥撒,以加速那一'进入永远'者的享受光荣。” 真福亨利的朋友在一传道的区域首先过世,真福亨利一时想起了自己的许诺,那时因为他负责给其它人作弥撒, 他以祈祷和补赎代替了许给朋友的弥撒。但是他的朋友发显责备他说: “你的祈祷和苦工为我不够,我需要耶稣的圣血。”“因为我们藉着耶稣的血才能偿还我们的罪债(参哥一14)”。

 还有,伟大圣热罗尼莫(St. Jerome)曾写道:“为了每台热心所举行的弥撒,许多灵魂离开了炼狱,飞到天堂。” 对热心望弥撒的人,我们也可这麽说。 圣女玛达肋纳•巴斯(St. Mary Magdalen of Pazzi)是出名的圣衣会神秘家, 习惯在思想里奉献耶稣圣血,为拯救炼灵,在一次神魂超拔中,耶稣指给她看: 真正地有许多炼灵因奉献宝血而获释放,这是理所当然的,原来圣多玛斯教导我们说: “只是耶稣一滴圣血与其无限功劳就能搭救普世众生,脱免罪恶。”

 所以我们为炼魂祈祷,藉着举行或参与多台弥撒,而搭救他们脱免痛苦。 圣亚尔斯本堂说:“所有的善功善行加在一齐也不能具有一台弥撒的价值,因为那些都是人的工作,但是神圣弥撒则是天主的工程。”

 司铎同耶稣一同祭献,使自己的有限功劳同耶稣的无限功劳,结合在一起。

返回圣体­—感人的圣体爱—目录

3. 耶稣在我们内

3.1 领圣体,耶稣在我们内

 在领圣体,耶稣把自己给了我,成了我的,我的一切也在他的体血,他的灵魂和天主性内。 於是,有一天,圣女杰玛率直地对耶稣说:「我是祢的主人。」  我领圣体,耶稣就进到我心里,面形存留多久,耶稣连带肉体则存留在我心内多久;就是十五分种左右。在这时间,教父们教训我们: 天使围绕我们,继续朝拜耶稣,不停地爱慕他。圣伯尔纳铎说: 「几时耶稣肉身临在我们心中,天使就是爱情的守护者,而围绕着我们。」 或许我们太少思想每次领圣体的崇高身分,但是圣庇护十世则说:「假如天使能够妒忌,他们要嫉妒我们领圣体。」 圣女玛达肋纳•索斐亚 (St. Madeleine Sophie Barat)则界说:「领圣体则是在世的天堂。」   所有的圣人藉体验则了解:与圣体内的耶稣相遇和结合的神圣奇事。他们了解热心地领一次圣体在指人被天主占有,而又占有天主。 「谁吃我的肉,喝我的血,他住在我内,我也住在他内(若六56)」。 有一次,圣女杰玛写道:「现在是黑夜,明天早晨要到来,那时耶稣要占有我,我要占有耶稣。」 不可能再有更深丶更完全的爱情结合,那就是他在我内,我在他内,一人在另一人内,我们还能再要求什麽呢?  圣金口若望说:「你嫉妒那位触摸耶稣衣服的妇女,那位用泪洗耶稣脚的罪妇,那些从加里肋亚来有幸福在他旅行中跟随他的妇女, 同他亲切地交谈的使徒与弟子,以及听那出自他口中的恩宠与得救之言的当时百姓。 你称那些看到他的人为幸福人……但是请祢来到祭台前,你要看到他,要触摸他,给他神圣的接吻, 要用你的眼泪清洗他,要像至圣的玛利亚(圣母)一般,在你心内「怀」有她。」

 所以,圣人们都以热爱期待,渴望领圣体,比如: 圣五伤方济丶圣女加大利纳丶圣巴斯加丶圣多明我•沙维豪(St. Dominic Savio)以及圣女杰玛等。 没有理由再继续下去,因为这样需要把所有的圣人都列出来。

 例如,曾有一夜,圣女加大利纳•热那亚(St. Catherine of Cenoa)做梦: 次日她不能领圣体,他所体验到的悲伤如此之大,竟致不停地哭啼。 当次日清晨醒来,她发觉她的脸面都被梦中所流的眼泪浸湿了。

 圣女小德兰写出了一首圣体短诗,那即是「希望靠近圣体龛」,在诗内除了美妙的诗句外,她说:

 我愿意作圣爵,在那里我要朝拜圣血,在圣祭中,每天早晨收集圣血在我心,於是,我的灵魂为耶稣更可爱,她比金器更珍贵。

 在一次流行病中,神父许可她天天领圣体,这为天使般的圣女多麽幸福!

 有一天听告解神父考验圣女杰玛,禁止她领圣体。她写信给自己的神师道: 「啊!神父!今天我曾去办告解,神父说:我应该停止领圣体。啊,我的神父!我的笔不愿意再写了。我的手颤动的厉害,我哭了。」

 啊!我的天哪!圣女真个是炽爱天使!她完全燃烧着爱圣体的火爓。

  同样,圣吉拉•玛琪拉(St. Gerard Majella),为了他不愿自辩一椿虚假和毁谤的传闻。受惩罚不领圣体。 圣人的痛苦竟致於此,有一天他拒绝去给一位来客司铎辅祭,他说: 「因为我看见圣体内的耶稣在司铎手中,我就禁不住地想抢夺圣体。」那是怎样的渴望在消耗着这位令人惊奇的圣人。 或许我们每天很容易领圣体,但我们不去领,我们要受怎样的责备!这乃是我们缺少那主要的因素——爱情的信号。 或许我们非常爱世间的快乐,我们竟不能珍视那同圣体内的耶稣结合的天上喜乐。 圣斐理伯内利向一个爱肉身丶跳舞和消遣娱乐的青年说: 「孩子!你怎麽能感觉到由圣体龛扩散出来的天堂芒香呢(当然嗅不到)?」 领圣体的喜乐与五官的满足「彼此相反(迦五 11)」。还有「属血气的人不能领受天主圣神的事(格前二14)」 这都是由天主而来的智能。

 圣斐理伯内利特爱圣体,甚至当他患重病时,他每天领圣体。 假如清晨不早早地给他送去。他就非常烦躁,寻不到任何安慰。 他於是呼唤说:「我是如此希望领耶稣,在等待时候,我竟不能得到平安。」 类似的事也在我们这时代发生在碧岳神父身上,只有服从才能使他等到四—五点钟去作弥撒。 不错,对天主之爱是吞噬的烈火(申四24)。

 一旦,耶稣成了我的,那未,整个教会,在天堂的教会,在炼狱中和地上的教会都欢腾。 在每次热心领圣体时,谁能说出天使与圣人们的喜乐呢? 每次一个受造物与耶稣结合——占有他而又为他所占有,有一股爱情的清流来到天堂里,而使天朝神圣深深感动。 一次领圣体比神魂超拔丶狂欢或是神视有更大的价值。神圣的领圣体把整个天堂请到我心中!

  神圣的领圣体,为炼狱灵魂是他们能向我们接受的最珍贵的个人恩惠。谁能说出神圣领圣体在释放炼灵方面是多麽有帮助? 有一天,圣女玛达肋纳•巴斯(St. Magdalen of Pazzi)之亡父发显,对她说:「一百零七次的领圣体为他需要,好能脱离炼狱。」 实际,在一百零七次之最末一次为他领圣体时,圣女则看到她的父亲升到天堂里。

 圣文德自己成了一位真理的使徒,他以动人的口吻说: 「啊!基督徒的灵魂!你愿意对你的亡者证明你的真爱吗?你愿意送给他们最珍贵的礼物开天 堂的金锁匙吗? 那末,你应该屡次领圣体,为安息他们的灵魂。」

  最後,我们该想:我们领圣体不但同耶稣结合,而且也同基督妙体所有的成员相联系,另外同那些为耶稣极可爱, 而为我们内心最可贵的灵魂合为一体。就是在领圣体时,我们充分的实现耶稣所说:「我在他们内……使他们完全合而为一(若十七23)」。 圣体使我们成为一体。甚至在我们丶他的肢体内,人们共成一体,就如圣保禄所说:「在耶稣内完全合一(迦三28)」 神圣的领圣体真是天主和众人的整体爱。一如圣女杰玛说:「那是真正的[爱情筵]。」 在爱情中的灵魂能够欢跃着同圣十字若望一齐欢唱:「天堂是我的,地上是我的,众人是我的,义人同罪人都是我的。 天使是我的,天主之母是我的,万物也都是我的。天主自己是我的,也 是我,因为基督是我的,一切都为我。」

返回圣体­—感人的圣体爱—目录

3.2 灵魂的清洁为领圣体必要

 对於灵魂的最大纯洁,我们要说什麽呢?圣人们就是以纯洁的心灵前去领受天使之粮。我们知道:他们的良心非常细致,真正像天使一般。 他们知悉自己的穷困,想法把自己奉献给耶稣,成为「圣洁无玷的(弗一4)」,又同税吏重复说: 「噢!天主。可怜我罪人(路十八13),」以最大的关心求助於告解的洗涤。

  当圣热罗尼莫生命告终时,神父给他送来圣体,圣人则匍匐在地朝拜他, 旁人听到他以极深的谦虚重复着圣依撒伯尔(St. Elizabeth)和圣伯多禄(St. Peter)的话说: 「我的主来到我这里,是我那里得来的呢?(路一43)」,「啊,主!请离开我,因为我是罪人(路五8)」。 像天使般,爱火天使般的圣 女杰玛多少次想不领圣体?因为她认为自己只是微贱的「一团堆肥」外,再也不是什麽。

 碧岳神父习惯慌恐地对自己的弟兄弟重复:「天主甚至在天使身上看到缺点,那末,他在我身上应当看到什麽呢?」 为此,他很勤谨地辩告解圣事。

 「噢!巴不得我们能了解。我们在领圣体中所领受的天主是谁,那未,就知道我们要献给他的怎样的心灵纯洁了」 圣女玛达肋纳•巴斯(St. Mary Magdalen of Pazzi)如此呼喊说。

  为此圣许格(St. Hugh)丶圣多玛斯.阿奎纳(St. Thomas Aquinas)丶 圣方济沙雷氏(St. Francis de Sales)丶圣依纳爵(St. Ignatius)丶 圣嘉禄•鲍荣茂(St. Charles Borromeo)丶圣方济•博尔日亚(St. Francis Borgia)丶 圣路易•伯德郎(St. Louis Bertrand)丶圣若瑟•古白定(St. Joseph Cupertino)丶 圣梁纳多(St. Leonard of Port Maurice)以及其它许多圣人在举行弥撒前每天办告解。

 圣嘉民 (St. Camillus de Lellis)若不首先办告解,从未作过弥撒,因为他愿意至少「指去他灵魂的灰尘」。 有一次,在一处大街的广场上日落时,他在离开一位同会神父前,预先想到自己在第二天早晨弥撒前没有司铎听他的告解, 於是停止脚步,脱帽,划了一个十字架圣号,一直前去,在广场上向他的同会弟兄办告解。

 又圣亚丰 索丶圣若瑟•加法束(St. Joseph Cafasso)丶圣若望鲍思高(St. John Bosco)丶圣庇护十世以及碧岳神父常常办告解。 假如圣庇护十世不让耶稣进入那相似天使的孩童纯洁的心里,那末他为什麽为降低(在七岁)初领圣体的年龄? 为什麽人们把准备初领圣体的五岁儿童带到碧岳神父前,他则表现得如此高兴?

 圣人们十全十美地随从了圣神的指令:「所以人该省察自己,然後才可以吃这饼,喝这杯; 因为那吃喝的人,若不分辨主的身体,就是吃喝自己的罪案(格前十一28—29)」。

  省察自己丶反悔丶告明已罪,求天主宽恕,这样每天由告解圣事中获益,为圣贤们来说乃是自然的事。他们能办如此多的告解是多麽幸福! 成圣的果实乃是恒久的, 丰裕的,因为每位圣人用以迎接耶稣到心里的心灵纯洁乃是「受选者的麦子(匝九17)」, 它就像沃田一般……要「以坚忍结出果实(路八15)」。

  圣安多尼•加烈(St. Anthony Mary Caret)举例阐明此一事实说得非常好: 「当我们去领圣体时,我们众人都领到同一主丶耶稣,但是,不是领受同样的圣宠, 在众人身上所产生的影响也不一样,这都来自我们或大或小的心灵准备。 为发挥该一事实,我由自然界中取一例,你可想到接枝的程序,一种植物越相似另一种,接枝越会成功, 同样在去领圣体者 与耶稣越相似,那末,领圣体的效果越丰富。」告解圣事实际乃一卓越的方法,藉此恢复灵魂同耶稣间的相似。

 因此,圣方济•沙雷氏教导自己的精神子女说: 「你们要以谦虚和热忱去办告解……假如可能,在每次去领圣体时,纵然有时你在良心内不觉得任何大罪的[自责]」。

  关於这一点,最好想起教会的教导。神圣的圣体只应该在天主圣宠境遇中才可领受。 因此,一旦有人犯了重罪,甚至此人有痛悔,并有热切的希望领圣体,在领圣体前先办告解,仍是必要,也是不可缺少的。 否则,他又犯一个亵圣的大罪,为此耶稣给圣女碧瑾(St. Bridget)说: 「在世间没有一种罚,足以相称地罚他。」

 圣安博(St. Ambrose)说:「那些犯亵渎罪的人,带着不多的罪来到圣堂,背负着许多罪出了圣堂。」 圣济利禄(St. Cyril)写了更为厉害的话说: 「犯亵渎圣体的人,是领撒旦和耶稣基督一同到心里,领撒旦,乃是让他来统治;领耶稣,好把作祭品的他当作牺牲献给撒旦。」 於是脱利腾大公会议要理(论圣体)声明说:「一如在一切神圣的秘迹中没有能与圣体相比的; 同样,信友如不善或不虔诚地运用那含有圣洁的创造者与根源的(圣事),那未也没有任何罪能比该罪更招致天主严重惩罚的。」

 另一方面,一个灵魂已经在宠爱的心境里,在领圣体前办告解使得她更为纯洁,更为美丽乃是难能可贵的事,纵然不需要。 它之所以珍贵,因为它使灵魂穿上更为漂亮的「婚筵礼服(玛二二12)」,藉此灵魂可以坐上天使的席位。 职此之故,那些最谨慎的灵魂常常不断地(至少每周一次)运用这赦罪的圣事洗涤,甚至为赦免小罪。 假如你愿意灵魂的高贵纯洁为领到耶稣,那未没有任何纯洁能比那得自善办告解的纯洁, 在该圣事里,耶稣涤罪的血使忏悔的灵魂非凡地皎洁美丽。 「领天主血的灵魂变成美丽的,好似穿上最宝贵的衣服,她显得如此美丽动人, 假如你能看到她,你就要(如神般地)想朝拜她」圣女玛达肋纳•巴斯这样发表说。

返回圣体­—感人的圣体爱—目录

3.3 领圣体同圣母在一起

 啊,清洁而染有天主圣血的灵魂领到耶稣,是多麽中悦他!当这样的灵魂是一个洁净的贞女时,他得到多麽挚爱的喜乐呢? 因为圣体来自童贞之乐园,就是来自圣玛利亚。圣大亚尔伯(St. Albert the Great)如此说: 我们圣体内的耶稣寻不到如是的乐园,除非是在童贞之体内。 没有一人能完全像童身,在每次领圣体时,能够同雅歌中的新娘说: 「我的爱人属於我,我属於我的爱人……他在百合花开,牧放他的羊群(雅二16—17)。」

 有一值得嘉许准备领圣体的方式,乃是恳求无玷童贞圣母,依赖她使得我们以她的谦虚, 洁净和爱情来领受耶稣,尤其是祈祷她来接受他到我们心中,这种热心实行乃是圣人们介绍给我们的。 另外是圣类思葛利宁•蒙福(St. Louis Grignion de Montfort),圣艾伯铎丶圣亚丰索以及圣高比。 圣艾伯铎说:「最好的准备领圣体乃是同圣母一齐做」。 有一悦人的例证乃是圣女小德兰提供的,她措绘自己的灵魂乃是一个三丶四岁的小女孩,她的头发与衣衫零乱不堪, 羞愧出现在圣体栏杆前领耶稣,但是她央求圣母,於是写道: 「童贞玛利亚给我帮忙,很快地给我换去污秽的衣服,以漂亮的丝带整好我的头发, 并添上一朴素的花……这足以使我有吸引力,让我能够在天使的筵席中,自然大方地就坐。」

 来,我们试用这方法,我们绝不致沮丧失望。我们也能说圣女杰玛在神魂超拔中所喊出的话:「与天堂的母亲同领圣体,那是多麽美妙。」

返回圣体­—感人的圣体爱—目录

3.4 在圣体中感谢

 感谢圣体时,同耶稣相亲相爱,乃是最理想的时间。 那是整个交出自己的爱,这样整个的心还报耶稣的爱,竟不再是两个「我们」——我们是能如此说——而是在身心方面变成一个。 让它成为一个生活结合的爱——他在我内,我在他内,这样我们融化在他爱的唯一与合一内。

 「祢是我爱慕的牺牲品,一如我是祢无边爱情的目标。」圣女杰玛亲切地对耶稣说。

 圣若望写道:「被召赴羔羊婚宴的人是有福的(默十九9)」。

 实际,灵魂妥善地领圣体时,在至上纯洁的结合中,实现对新郎丶耶稣的新婚爱,灵魂对於他能够以雅歌上新郎最亲切的热情说: 「愿君以热吻同我接吻(雅歌一1)」。

  领圣体後的感谢乃是在世小小地预尝到将来要经历的天堂爱。其实,在天堂假如不透过与他永远结合,我们可怎样爱耶稣呢? 可爱的耶稣,噢,甘美的耶稣!为了祢赏赐我的每次领圣体,我该怎麽感谢祢呢? 圣女杰玛说:她要在天堂感谢圣体,超过其它的任何恩典,不是很有道理吗? 啊,耶稣!这样完美地同祢结合在一起,是 怎样的爱情奇迹。

返回圣体­—感人的圣体爱—目录

3.4.1 水丶酵母和蜡烛三象徵

 亚力山大之圣济利禄(St. Cyril of Alexandria)乃教会的教父,用了三个图例显示了人在领圣体时同耶稣爱情的结合: 「那领圣体的运作如同酵母与面团混合,好使整个的面团发起来……正如藉着二蜡溶化在一起,而得到一支蜡。 这样,我想领耶稣体血的人透过领圣体与他溶合在一起,灵魂并发觉他在耶稣内,耶稣在他内。」

 为此缘故圣女杰玛常恐惧惊异地谈论在万有真源的耶稣与纤如草介的杰玛之间的圣体结合。 她在一次的神灵超拔中呼喊说:「啊!耶稣。领圣体是何等的甘美!我愿生活在祢的 怀抱中!」 真福公达道•费利尼(B. Contardo Ferrini)写道: 「啊!神圣的领圣体!人的精神达到的最高站!世界上有什麽?能与这纯洁的丶天上欢乐丶永远光荣的美味相等呢?」

 领圣体尚有另一价值,值得我们想想:那是关於天主圣三。 一天,圣女玛达肋纳•巴斯,两手交叉,领圣体後,在初学生中间跪着。她抬头望天,说:「啊!姐妹们! 巴不得我们能了解以下事实: 当饼酒形存在我们心中,耶稣就在那里,同圣父和圣神不分离地在我们中工作,因此,三位一体都在那里。」 ——她不能结束自己的话,因为她已神灵超拔了。

返回圣体­—感人的圣体爱—目录

3.4.2 圣体至少存留十五分钟

 圣人们在领圣体後为感谢他,一旦能够,总不限定时间,至少要延续半点钟。圣女大德兰给自己的修女们说: 「让我们有爱心地同耶稣晤谈,不要浪费领圣体後的时间。那是一美妙的时间,同天主交往,并把有关我们灵魂的事呈献到他前。 一如我们知道,慈善的耶稣同我们留在一起,一直到本性的热力(消化力)分解了面饼 的质料。 我们应当格外小心,莫失落了这样美丽的机会与他谈话,把我们的需要,放在他的面前。」

 圣五伤方济丶圣女茱丽雅•法高乃(Juliana Falconieri)丶圣加大利纳丶圣巴斯加丶圣韦罗尼加丶圣若瑟古伯定丶 圣女杰玛以及其他圣人习惯几乎常常立刻在领圣体後,进入爱情的神魂超拔中。 至论多久,那只有天使能测量时间。圣女大德兰几乎每次刚领圣体後,随即进入神魂超拔中,有时须将她抬离领圣体的栏杆。

 圣若望亚味拉(St. John of Avila),圣依纳爵罗耀拉(St. Ignatius Loyola),圣类思公撒格习惯跪着谢圣体两点钟。 圣女玛达肋纳•巴斯愿意谢圣体,继续不断。人们必须强制她(离开),好能用些食物。 圣女说:「领圣体後的分秒时间,是在我们生活中最宝贵的。 在我们方面,那是同天主交谈最相宜的时刻,在天主方面,则是把他的爱情通达传给我们。」

 圣类思葛利宁•蒙福(St. Louis Grignion de Montfort)习惯在作弥撒後,至少半点钟, 留在那里谢圣体,他不愿让任何烦恼或事务使他分心。 他说:「即便是为了一点钟的天堂我也不愿放弃这感谢的一点钟。」

 那未,我们也该下一定决心:要这样组成我们的时间和生活,在领圣体後至少十五分钟留在那里感谢。 另外还要决定:总不让任何事务扰乱我们利用此谢圣体的时间。 耶稣肉体临在我们的灵魂,居住在我们肉身内的这些分秒乃是天上的分秒,我们总不能予以浪费。

返回圣体­—感人的圣体爱—目录

3.4.3 圣斐理伯内利与蜡烛

 圣保禄使徒写道:「务要用你们的身体光荣天主(格前六20)」。没有任何时间,再像领圣体以後的时间,按字义去了解这些话更为贴切的了。 那未,一个人领完圣体,弥撒一过,马上出堂。或刚领我们的主,就立刻出堂。那是多麽无情。 我们可记起圣斐理伯内利的榜样,他叫两个辅祭的儿童,手持燃着的蜡烛,前去陪伴 一个在领圣体後,立刻离开圣堂的人。这是多麽美丽的教诲。

 人接待来客,假如没有其他理由,为了表现风度,他应该停下来留意客人,并对他表示高兴。 假如这客人是耶稣,那未,我们有理由,去看重他圣躬的临在我们中间仅仅十五分钟,或再多一点。 圣若瑟•高道兰阁(St. Joseph Cottolengo)有鉴於此,他习惯个人监察烘烤弥撒和领圣体的面饼。 他给了作这事的修女以下的指示:「将面作厚,这样我可同耶稣逗留长久时间。我不愿神圣的面饼形很快地就消失。」

 一旦,我们看到我们感谢的时间过长或许不耐烦地容它过去,我们同圣人们的榜样,不是作得相反吗? 可是,此时,我们应怎样在这里留心我们自己呢? 因为,假如耶稣在我们每次领圣体时「为了我们表现的款待,给我们百倍赏报。」 是真的,就如大德兰说过的,那未,我们了为慢待他,也该负百倍的责罚,照样也不假。 有一位碧岳神父的修会同仁告诉他,怎样有一天他去到这位神圣毕神父前去办告解,在告过其他罪後,也曾告明在弥撒後没 有感谢圣体,因为,据他说,有某项职务使他不能谢圣体。碧岳神父审断其他过错,宽大为怀;一旦,听到他告明耽误了谢圣体。 神情便严厉起来,面色凝重,坚定 地对他说:「我们应当注意,我们的不能,不过是不情愿。我们常常应做我的感谢圣体。 否则,要付出昂贵的代价。」

 让我们严格地思想并注意这事。一旦,那是非常珍贵的事,就像感谢圣体一事。我们就应专心聆听圣神的忠告: 「连一点好希望,也不要轻易放过(德十四14)」。

返回圣体­—感人的圣体爱—目录

3.4.4 同圣母一齐感谢

 在圣母作陪下的感谢,为光荣她的「天使报喜」有一特别美意。 正好在领圣体後,我们怀耶稣在我们心身中,恰如荣福童贞玛利亚在接受天使报喜时所有的。 我们在那时没有更好的方式来钦崇爱慕耶稣,只有使我们的心情与天主之母的心情相合, 使得她无玷圣心对她圣子耶稣所怀有的钦敬丶爱慕情感变成我们自己的。 为达成这一点,我们默默地念诵玫瑰经欢喜奥迹,也是有益的。 让我们来试用一番。我们藉着这样与圣母同心合意地以她超凡的心爱慕耶稣,不能不获益处。

返回圣体­—感人的圣体爱—目录

3.5 健壮者的食粮与往天乡的候粮

 我们不必要说:耶稣在圣体内是每一人的真正食粮,为使他们坚强起来。 它也令人英勇,支持殉道者,给那些最後与死亡拼战的灵魂带来力量和平安的食粮。

  我们在涕泣之谷受苦丶呻吟,耶稣则在圣体内对我们重复这种热情的召唤: 「你们凡劳苦的,负重担的,都到我跟前来,我要使你们安息(玛十一28)」,因为, 实际:「人生在世,岂不像服兵役?(约七1)」。 此外,跟随耶稣的人「都必要遭受迫害」(参弟後三12;玛五10); 不错: 「凡属於耶稣基督的人,已把肉 身同邪情和私欲钉在十字架上了(迦五24)」,我们应当生活,如同「与基督同死於世俗原理」的人。

 「我赖加强我力量的那位,能应付一切(斐四13)」的确真实;因为耶稣乃是「万有」(参若一3;哥一17),在领圣体时; 他成了「我的一切」。那未,我能同天主的仆人•路易沙(Luisa M. Claret de la Touche)一齐说: 「我需要怕什麽?支掌世界的那一位同我在一起。 天主的血在我的血管里周流。啊!我的灵魂,请不要怕!宇宙的主宰把你抱在他的怀中,愿意你在他身上找到安息。」

 因此,圣云先•德保(St. Vincent de Paul)曾问他的遣使会士说: 「当你们领耶稣到你们心中,你们还有什麽牺牲不能忍受的呢?」 圣云先•裴瑞(St. Vincent Ferrer)二年的时间,必须坐监受苦, 作迫害下的牺牲品,在他所受的苦患中,他非常满心高兴。(参格後七4)。 因为虽然有手拷脚锁,和黑暗的监狱,每天他总想法能够作神圣的弥撒。 当圣女贞德(St. Joan of Arc)在她赴火刑场前被允准领受圣体内的耶稣,同样的勇敢与喜乐也赐给了她。 耶稣进入黑暗监狱时,圣女跪在地上,戴着她的锁链,领受耶稣, 并沈醉在祈祷中,她一被告知出狱受死,立即起身上路,不断地作祈祷。 她前行到法场,死在火爓中,她常与耶稣结合,耶稣居留在她的灵魂内,以及为国牺牲的肉体内。

返回圣体­—感人的圣体爱—目录

3.5.1 殉道者的勇力

 殉道者的整个历史,从首先殉道者•圣斯德望(St. Stephen), 一直到天使般殉道者•圣达西苏(St. Tarcisus)以及较为新近的殉道烈士, 乃是一系列超人勇力的故事。当他们战斗,抵抗恶魔,相反所有的在世上猖獗的地狱势力(伯前五9)时,圣体则赐给他们勇气

 你也应记起,领圣体带给病人的天上慰藉与帮助,不但给予他们的灵魂,也带给了解的肉身,而肉身有时则惊人获得痊愈。 例如:圣李维纳(St. Lidwina)和达高大(Alexandria Da Costa)常发觉到: 在神圣的面形存留在她们心内时,她们身体上的可怕痛苦奇妙地停止了。 同样圣老楞佐•布林底希(St. Lawrence of Brindisi)和圣伯多禄•克拉味(St. Peter Claver)也发现, 所有折磨他们的慢性病痛,当他们举行弥撒圣祭时,也就停止了。

返回圣体­—感人的圣体爱—目录

3.5.2 首先关心灵魂

 但是,最安慰人心的,乃是基督徒最後的领圣体,它称为「临终圣体」。那是从今生到来世的行旅之粮。 圣人们是怎样看重我们及时和以最好心情去领受它。

  当圣多明我•沙维豪(St. Dominic Savio)由於重病被送回家中时,医生提供他病愈的美好希望。 但是这位圣洁的青年召唤他的爸爸说:「如果我先同天上的医生交往,那是最好不过的事,我愿意去办告解,并领圣体。」 圣安多尼•加烈(St. Anthony Cleret)的健康每下愈况,开始引起严重的关怀,有人召来两位内科医生。 圣人理会这事,知道他的病严重,说:「我晓得,但是我们先该为灵魂着想,然後再关心肉身。」 他立刻愿意领受圣事,圣事办好後,请人去找两位医生,对他们说:「现在你们想怎麽样,就怎麽样吧!」

 先灵魂,後肉身。我们可能不重视这一点。 我们常常不思不想,竟然非常关心邀请医生,来照料病人,但是我们寻时间去召唤神父,只是在最後的几秒钟。 那时病人或许濒临死亡,不能完全清醒地领圣事,基或总不能领圣体了。噢!我们是多麽糊涂,多麽不明智! 假如,因着没有及时请神父,我们让一个临终人的救灵陷於危险,剥夺了他最後的须臾时间, 而不能领受支援与最大的协助,那我们怎麽能逃脱责任呢?

 圣体乃是最高的担保!担保那住在该可怜流徒之地的教友真实的生命。 圣额我略•尼撒 (St. Gregory of Nyassa)说: 「当我们的肉身同基督的肉身结成一体时,即获得不朽的开始,因为它们同'不朽'融合了。」 一旦,肉身短暂的生命衰弱,我们要仰赖耶稣,他乃是永远的生命。 他在领圣体时被送给我们,好作我们不死灵魂的真实和耐久的生命,作我们可死肉身的复活: 「谁吃我的肉,喝我的血,就享永生(若六 55)」「谁吃这食粮,必要永远生活(若六59)」。 因为他是复活和生命(若十一25)。

 啊!神圣的临终圣体是多麽大的恩惠!当亚尔斯本堂临终时,一听到人宣报临终圣体的来到,他感动得流泪! 於是说:「当耶稣最末一次以这样多的 爱来到我们这里,我们怎能不痛哭呢?」

  不错,在圣体内的耶稣乃是爱情,他成了我饮食,我的力量,我的生命,我心里的渴望。 在今生或死时,每次我领到他,他便使自己成为我的,好让我成为他的。 是的,他完全是我的,我完全是他的,这一人在另一人内,这一人属於另一人(参若六57)。 这为灵魂和肉身来说,乃是在天上人间爱情的圆满。

返回圣体­—感人的圣体爱—目录

3.6 每天同他在一起

 耶稣为了我们的缘故,临在圣体龛中。他作了我灵魂的食粮。「我的肉是真实的食品;我的血是真实的饮料(若六55)」。 假如我愿意精神荣养,并得到生命的丰盈供应,那末,我应该领他: 「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们,你们如果不吃人子的肉,喝他的血,在你们内便没有生命(若六54)」。 圣奥斯定告诉我们:在他非洲教 区内公教教民都称圣体为'生命'。当他们去领圣体时,他们就要说:「我们到生命那里」。 这是多麽了不起的表达方式!

 为保持我超然的力量与精力,那就是我的超性生命在良好的健康上,我应当给它们营养。 圣体正是生命所需要的,因为是「生命粮(若六35)」,这「由天上降下的食粮(若六 59)」给予丶 补充丶保存并增加灵魂精神生命。 圣艾伯铎竟敢说:「领圣体为支持基督徒的活力,是我们需要的,就如[目睹天主]为维持光荣的生命,是天使所需要的一样。」

  我们每天应当营养我们的灵魂,正如每天,我们养活肉体好给它活力一样。 圣奥斯定教导我们:「圣体乃是每天的食粮,我们当药来服用,以治疗我们每天所遭遇的软弱。」 圣艾伯铎附加上说:「耶稣准备的不只是一个面饼,而是为我们生活每天有一个。 圣体为我们已准备好,我们不该漏过其中一个(每天领圣体)。」

 耶稣乃是那圣体,是那爱情的牺牲,他为灵魂如此甘美,如此增益健康,竟感动得圣女杰玛说: 「我觉得有一宏大的需要,让那甘饴的食物从新加强,而耶稣就把它赏给了我。 耶稣每天早晨所给我的这一有深爱的健康剂能使我轻松,并引领我心中的每一情感到他那里。」

  为圣人们来说,每天的领圣体满足生活与爱情的绝对急需,这符合耶稣赐下自己的神圣希望,来作每一灵魂的生命与爱情。 圣女小德兰给一位修女写信,说: 「耶稣每天从天堂降下,不是为占据一个金质的圣体盒,而是为寻找另一片天,那就是我们的灵魂,他在那灵魂上得到喜乐。」 一旦灵魂还能这样做,而却不愿意领耶稣到心里,「耶稣就哭泣了。」 小德兰又继续说:「由是,一旦魔鬼不能因罪进到一个灵魂的圣所同,他愿灵魂至少空闲着,而没有主人,远远离开领神圣的圣体。」 确切明显地,我们在此乃想魔鬼的罗网。因为只有恶魔才能有兴趣使我们远离耶稣。 希望我们小心提防。我们不应该尝试作恶魔骗术下的牺牲者,「我们努力不要耽误 领任何的神圣圣体。」 圣女玛加利大(St. Margaret Mary Alacoque)建议我们: 「耶稣除去敌人控制我们的力量,一旦我们离开他,我们所给予敌人——魔鬼的喜乐,几乎不能比这再大的了。」

 每天的领圣体乃是爱情丶力量丶光照丶勇敢丶每一德行丶每一美善的来源。耶稣说:「假如有人口渴,让他到我这里来(若七37)」。 他自己乃是 那涌到永生的水泉(若四14)。 怎麽能有在宠爱中的人,而不愿,或是认为不易到这「主的神圣筵席」前呢?

  英国首相,圣多默•摩尔(St. Thomas More),因为他反对教会分裂,殉道而死。 他习惯每天早晨,望弥撒丶领圣体。几个朋友设法劝说,他:这种关心(望弥撒)不适合一位堆满很多政事的世俗人。 「你们提供你们所有的理由,这些理由无宁使我更为信服,我应当每天领圣体。」 他说:「我的分心走意很多,同耶稣在一起,我学得收敛性。得罪天主的机会时常有,我每天从他领到力量,为躲避犯罪。 我需要亮光和谨慎来处理最难的事务,每天我能在领圣体时徵询耶稣。他是我伟大的教师。」

 有一人曾经询问出名的生物学家板丁(Banting):为什麽他如此每天非常注意领圣体。 他回答说:「你是否曾反想过:假如每夜不降露水,那将怎样?没有植物能生长。 草木花卉不能活过当天的热力以各种方式所造成的蒸发与乾旱。 它们能量(精力)的循环,自然的更新,淋巴液的平衡,植物的本来生命都需要露水。」 稍停一下,他继续道:「现在,我的灵魂犹如一棵小植物,它是一种荏弱的(东西),每天风与热来袭击它。 这样需要每天藉着去领神体,获得精神雨露的新鲜贮存量。」

  圣若瑟•高道兰(St. Joseph Cottolengo)税劝告自己「天主眷顾会院」的医生,在行艰巨的外科手术前,去望弥撒丶领圣体。 据他说,这是因为「医术是大科学,但是天主是伟大的 医生。」 圣若瑟•毛沙底(St. Joseph Moscati)是那不勒斯的出名医生,总是常照例作这事,且到了不可信的程度, 他不惜忍受最大的不便(另外从他所作的屡次步行来看)以避免漏过每天的领圣体。 假如在任何一天,他完全不能领圣体,那天他便没有勇气,作他医师的诊疗; 因为他说:「没有耶稣,我就没有足够的亮光,救治我那些可怜的病人。」

  噢!圣贤们为了每天领圣体,有热切的爱!谁又能够适当地加以描述呢?圣若瑟•古伯定总能每天领他可爱的主。 曾有一次,他竟敢对他会中生活的弟兄说:「你们不必怀疑,我有一天不能领伟大的羔羊时,就进入未来的生命了(永生)。」 当时他有感触地丶热心地叫出这天主的羔羊。实在,一种厉害的疾病有一天阻他去领圣 体内的吾主,就是他去世的那一天。

 当圣女杰玛的父亲发愁他女儿的健康,而批评她每天去望弥撒,出门太早。 这一批评使得圣女答复道:「爸爸,至於我,假如我不领圣体内的耶稣, 就生病了。」

 一旦圣热那亚•加大利纳晓得对她的城镇发出禁令,禁止人望弥撒,领圣体,她每天则行路到热那亚城外一远处圣堂,去领圣体。 当有人对她说: 「她做事太过份。」圣女则回答说:「假如我应当在燃烧的火炭上走数里,为领耶稣,我则说这路途容易,好像我走在玫瑰花的地毯上一般。」

 这事给我们一个教训,我们可能离圣堂进在咫尺,我们能在那里方便地领耶稣到我们心中。 纵使这为我们牺牲一些代价,那不也值得吗?

 但是尤有甚者,假如我们仔细思考,圣贤们愿意领圣体,不只一次,而且一天要数里!

返回圣体­—感人的圣体爱—目录

3.6.1 圣体盒满满,面包箱空空

 我们继续下去,我们灵魂和肉身的每一祝福都关系在天领圣体,我们不该为了领这样神圣的事作辩白。

返回圣体­—感人的圣体爱—目录

3.6.2 为灵魂的祝福

 有关灵魂的幸福,圣济利禄•亚力山大(St. Cyril of Alexandria)是教父与圣师,他写道: 「假如骄傲的恶毒在你内膨胀,请你投靠圣体;这神粮乃是你的天主,他使你自谦自贬,隐藏自己,并教导你谦虚。 假如自私自利的贪婪在你心里猖狂,你应领此神粮;你能学到宽宏大方。假如贪财的冷风袭你,请你赶快去领天使之粮;爱德要在你心中向荣。 假如你感到肉情肆虐,那未,你滋补了基督的体血,他度世间生命时,曾实行了英烈式的算我控制,你也要成为行已有节的。 假如你对精神事物疏忽懈怠,那未,你该用这天上的食 粮加强你自己,你就成为热诚的了。 最後,假如你觉得为不洁所困扰,你该去参与天使的欢宴,基督洁净的圣体要使你净化丶贞洁。」

 如果人们愿意知道圣嘉禄•鲍荣茂(St. Charles Borromeo)怎样能在其他放荡丶轻浮的青年中保持贞洁丶端庄, 这乃是他的秘密:屡次善领圣体。 同样圣嘉禄(St. Charles)也规劝圣类思公撒格(St. Aloysius Gonzaga)常领圣体,他於是成了有天使般纯洁的圣人。 的确,圣体证明是:「五谷滋养少男,新酒培育少女(匝九17)」。 圣斐理伯内利(St. Philip Neri)是一位同年轻人完全打成一片的司铎,他说: 「对圣体和圣母的热心不只是保守贞洁最好的方法,而且是唯一的方法。 在二十岁时,只有领圣体能够保守人心洁净……贞洁没有圣体乃不可能。」这是最真不过的。

返回圣体­—感人的圣体爱—目录

3.6.3 肉身方面的祝福

 圣体给肉身带来怎样的祝福呢?圣路加谈我们的主说:「有能力由他身上出来,并治愈众人(路六19)。」 在露德有多少次,不一再证明我们的救主真在圣体内吗? 有多少人为这隐藏在白色面形内的慈善主给治好了,有多少受病苦丶穷苦的人, 在那里由圣体神粮,接受到健康丶勇力食粮以及其他急需的帮助呢?

 有一天,圣若瑟•高道兰阁注意到,在「天主眷顾」的病院有许多病人不想领圣体。圣体盒满满,但是仪器室的面包在下顿饭就用尽了。 圣人於是将圣体盒放在祭台上,转过身来,很激烈地发出这有含意的声音道:「圣体盒满满,面包箱却空空。」

返回圣体­—感人的圣体爱—目录

3.7 神领圣体

 神领圣体乃是保存圣体生命爱情的,它为爱耶稣圣体的人常是有益的。 藉着神领圣体,有爱情的愿望,满足了那愿意与可爱新郎丶耶稣结合的灵魂。 神领圣体乃是灵魂与面形内耶稣爱的共融。「因为灵魂生活与爱,胜过生活於生命。」圣十字若望这样说。

返回圣体­—感人的圣体爱—目录

3.7.1 相信丶爱慕和渴望

 显然地,神领圣体预先假定:我们相信耶稣在圣体龛中的真实临在。 它也隐含着:我们要爱慕领圣体圣事,它要求我们对耶稣赏给该圣事的感恩心。 这一切都简短的表达在圣亚丰索的祈祷内:「我的耶稣,我信祢真实临在至圣圣体内。 我爱祢在万有之上,我希望在我灵魂内拥有祢,因为我现在不能以圣事的方式领到祢, 请祢至少在精神方面来到我的心里,就像祢已在我面前,我拥抱祢,同祢整个地结合在一起。 求祢总不要,总不要允准我离开祢,阿门。」

 依圣多玛斯和圣亚丰索的教导: 神领圣体照你所发的情感,你对耶稣想望的真诚大小和你欢迎耶稣的爱情程度,以及所给予的适当留意而产生类似实领圣体的效果。

 神领圣体的益处是,我们随便作多少次,甚至一天作几百次,什麽时候我们爱作,甚至在深夜; 什麽地方我们愿作,甚至在旷野,或在高空收音机上。

 另外当我们参与圣祭,而不能实领圣体,即适於神领圣体。 当司祭领圣体时,我们的灵魂应当参与,邀耶稣到我们心中, 这样我们望的每一台神圣弥撒同奉献礼,祭祀中的祝圣和领圣体才是完全的一台。

返回圣体­—感人的圣体爱—目录

3.7.2 两个圣爵

 在一次发显中,耶稣亲自对圣加大利纳(St. Catherine of Siena)说:神领圣体多麽可贵。

 圣女害怕神领圣体与实领圣体二者不能相比。在神视中,我们的主举着两个圣体盒,说: 「在这金圣体盒内,我放着你的实领圣体;在这银圣体盒中,我放着你的神领圣体。两个圣体盒全中我意。」

 有一次,圣女玛加利大(St. Margaret Mary Alacoque)聚精会神地向圣龛的耶稣呼出渴望的思慕,耶稣则对她说: 「我非常喜欢一个灵魂神领圣体的愿望,以致每次她以思慕呼唤我时,我很快地就到她心里。」

  我们不难看出,圣人们怎样喜欢神领圣体。神领圣体至少可部分的满偿「与可爱者结合」的愿望。 耶稣亲自说:「你住在我内,我则住在你内(若十五4)」,神领圣体帮助我们心心相印,甚至在我们远离圣堂的时候, 没有其他的方法,来平息在圣贤心中所燃烧的内心热望。 「噢!天主,我整个心灵渴慕祢,如小鹿渴慕清泉, 我整个的心灵渴慕天主(咏四12)」。

 这是圣贤们的爱心思慕。圣加大利纳热那亚(St. Catherine of Genoa)呼号说: 「(我灵魂)的可爱净配,我这强烈地渴望同祢结合的喜乐,我竟认为:假定我死了,我也愿意复活起来,好领受在圣体内的祢。」 真福十字亚加大(Bl. Agatha of Cross)感觉到这样尖锐的愿望,常与在圣体内的耶稣结合,她竟说: 「假如听告解神父不教导我神领圣体,我就不能生活了。」

 同样,为圣五伤玛利方济(St. Mary Frances of the Five Wounds)来说,当她被关锁在家中, 远离可爱的主,另外是当有人不准她实领圣体地,神领圣体则是激烈痛苦的舒解。 这时候,她走出室外到她家的高台上,远望圣堂,发出忧伤的太息:「噢!耶稣,那些今天在圣体事内领到祢的人,是有福的。 那围护我耶稣的圣堂的墙壁是有福的。那常常接受极可爱耶稣的司铎们也是 幸福的!」唯有神领圣体稍稍满偿她的心愿。

返回圣体­—感人的圣体爱—目录

3.7.3 在日间

 在这里有碧岳神父给自己一位精神方面的女儿一项建议: 「在一天的过程中,你寻不到其他办法,甚至在百忙之中,你该以灵魂的服膺诉怨,召唤耶稣,他势必到,同你常在一起, 用他的圣宠和圣爱,与你的灵魂结合,你几时不能亲身到他那里,要以精神飞到圣体龛前, 在那里倾吐你精神上火热的愿望,并拥抱众灵魂的可爱者,超过你有许可去实领圣体。」

 我们也该运用这种大恩。 例如,当我们受考验或觉到受遗弃时,什麽善工为我们有益丶莫不是藉着神领圣体,同圣事内的耶稣在一齐吗? 这种圣善的实行能够起作用,使得我们容易天天充满爱慕的行动和情感,也能使我们生活在爱情的拥抱中, 一直在我们内屡次地更新,而使我们很少中断它。

 圣女安琪拉•美西(St. Angela Merici)非常喜欢神领圣体。 她不但常做,又劝他人这样作,而且她也要像遗产般留给自己的修女们,好能以後常常习惯神领圣体。

  我们对圣方济•沙雷氏还说什麽呢?他的整个生命似乎是一接连不断地神领圣体。他曾打定主意至少一刻钟神领圣体一次。 圣高比从他幼年时也有这样的定志。 天主的仆人,安德肋•巴特拉米(Andrew Baltrami)给我们留下了他个人的一简短日记, 这是他同圣事内耶稣不断度精神共融生活的小日程表。 以下乃是他的记录:「我不拘在那里,要屡次想起在圣事里的耶稣。我要把我的思想贯注在圣龛内,甚至我偶尔在夜间醒来时。 我从我所在的地方朝拜他。呼唤圣事内的耶稣,把我所完成的工作献给他, 我要装设一条电报线,从我读书室到圣堂,另一条从我的宿室,第三条从我的餐厅,尽我可能,我要发送我爱情的信息给圣事内的耶稣。」 那该是多麽神圣情感的急流,经过这些 珍贵的电线!

返回圣体­—感人的圣体爱—目录

3.7.4 在夜里

 圣贤们都渴望运用这些以及类似的方法,来给自己满溢的爱心寻找一条出路:因为他们在殷勤事主方面,总感觉不满足(成功)。 圣女方济加.加比 尼(St. Frances Xavier Cabrini)呼号说:「我越爱祢,我越爱祢不够。因为我愿多爱祢,但是我不能。啊!求祢扩宽,开展我的心吧!」

 当圣罗格(St. Roch)在监狱里度过五年,因为当局判定他是一个危险的流浪汉,他在自己的囚室中常注视狱窗,在那时也祈祷。 狱卒询问他:「你在看什麽?」 圣人则回答说:「我了望本堂的高楼。该楼使我想到圣堂丶圣体龛以及圣体内的耶稣,他同我不可分地心心相印。」

  圣亚尔斯本堂对自己的群羊说:「你看到钟楼,可以说:耶稣在那里,因为在那里有神父作弥撒。」 真福路易•卦乃拉(Bl. Louis Guanella)当他坐在火车旅游丶朝拜各种不同的圣地(圣龛)时,习惯常提醒朝拜者: 每次他们从车窗看到圣堂钟楼时,要将思想与心神转向耶稣,他曾说: 「每一个钟楼在指示一圣堂,在那里有圣龛,在那里作弥撒,在那里有耶稣居住。」

 让我们向圣贤们吸取教训。他们都愿把他们心内燃烧的爱情星星火花传递出去。 我们应该开始作许多次神领圣体,另外在每天的忙碌时间。 那时爱情的火不久便进入我们心内。因为圣良纳多(St. Leonard of Port Maurice)向我们所确保很有安慰的事情是这样: 「如果你每天好多次实习神领圣体的善工,那未,在一月内,就看到你自己完全地改变了。」 够清楚的是,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不是吗?

碧岳神父的话

 「每天早晨,恰好在我与圣事中的他结合以前,我的心好似感觉到蒙天上的力量所吸引。 在领他以前感觉到如是之饥渴,奇怪的是,我竟未死在这渴望中。 我简直不能来到神圣的囚禁者(耶稣被拘禁於圣体内)前,好能作弥撒。弥撒一结束, 我同耶稣留在一起来感谢他。在我领受在圣事内的他後,我的焦渴与饥饿仍不减轻,更好说,不断地在增加。 今晨,我同乐园——耶稣所作的会谈是多麽甘饴!耶稣和我的心——假如你容我如此表达——溶化在一起。 它们不再是两个心在跳动,而只有一心。我的心好像一滴水在大洋中一般地消失了。」(碧岳神父记录)

返回圣体­—感人的圣体爱—目录

4. 耶稣与我同在

4.1 真实的临在

 我们圣龛内耶稣的真实临在乃是天主的秘迹,天主的恩惠与天主的爱情。

 在弥撒圣祭成圣体血时,神父一念了耶稣的神圣经文 「这就是我的身体……这一杯就是我的血(玛二六24—27)面饼与葡萄酒就变成了耶稣的体血。」 饼酒的本质已不在那里,因为它们已改变——(变质)。 成了耶稣的神圣体血,面饼与 葡萄酒只保存着形象,来表明体血的实在,依照耶稣的话: 「我的肉是真正食品;我的血是真正饮料(若六55)」。

 在面饼形的遮盖与掩饰背後以及在圣爵内有耶稣的天主性第二位,会同他的体血丶灵魂以及天主性。 这就是那所刚与一切领圣体者,也是不断存留在祝圣的面酒形内,而存放於圣龛中的(神粮)。

 圣安博(St. Ambrose)写道:「面饼变成基督的身体怎麽能实现呢?那是藉着[祝圣]。而祝圣由什麽经文完成呢? 是用耶稣的言语。一旦完成这神圣奇事的时刻到来,司祭中止以自己的名义说话,而是代表耶稣念经文。」

  成圣体血的经是天主赏给教会最了不起,最可敬畏的经文。 它们透过司祭,有能力将少量的面包与葡萄酒改变成我们被钉十字架的天主与耶稣! 它们以最高的威力完成了这种神妙与奥妙的事迹,该威力超出爱火天使色辣芬的能力,而只隶属於天主和他司祭的。 我们不应当惊奇:有些圣洁的司铎们,当他们念这神圣的经文时,受苦很大。 圣若瑟•古白定和我们时代的碧岳神父明明表露出「痛苦压迫」。只是困难而停顿地想法念完祝圣的两段经文。

 加尔底央(Guardian)神父大胆地向圣若瑟•古白定(St. Joseph of Copertino)说:「怎麽你诵念整台弥撒经文好得很,但在祝圣经文的每一音节,却念得结结巴巴?」

 圣人答道:「顾圣体圣血的神圣经文在我的口唇上像燃烧的火炭。当我诵念时,应当像一个吞食滚汤的食物一般。」

 就是透过这些祝圣的神圣经文,耶稣才到祭台上,存在面酒形内,住在圣体龛中,但是这一切是怎样发生的呢?

 有一位受教育的回教人问一位传教的主教说:「饼酒怎麽能变成基督的体血呢?」

 主教答道:「你生下来不大。你长大了,因为你的身体将你所吃的东西变成了肉和血。 假如一人的身体能够把饼酒变成血肉,那未,天主却更容易地这样作。」

 回教徒那时又问:「为耶稣来说,怎麽能整个地丶完全地临在一块小面形内呢?」

 主教答道:「你观看你目前的景色,你该想:你的眼睛同景色来比较是多麽微小。 现今在你小眼睛中有一幅广大的乡野像,那未,透过肖像在我们身上所完成的事,在他本身上就不能完成吗?」

 那时回教人又问说:「那怎麽能同一身体,在同一时间内,临在你们所有的圣堂里和在所有的祝圣过的面饼形内呢?」

  主教答道:「在天主没有作不来的事。」这一答复当然是足够了。不过,自然界也能答复这一问题。 我们要拿一在镜子,把它摔到地上,让它摔成碎片,每一片还有完整镜子以前所产生的同一肖像。 照样,同一耶稣也能自我复制。不是如同一个纯粹的肖像,而是如同一个实体。在每一祝圣这的面形内,他确确实实临在其中。

  圣体的奇妙都记载在圣女罗撒(St. Rose of Lima)丶福女安琪拉(Bl. Angela of Foligno)圣女加大利纳丶圣斐理伯内利丶圣方济•博尔日亚(St. Francis Borgia)丶圣若瑟•古白定(St. Joseph of Cupertino)……以及许多其他圣人的传记里。 他们的感官都觉察到耶稣在圣体龛丶在祝圣过的面形内的真实临在,好像他们用肉眼看到或体验到他不可言传的芳香。 我们也说明圣安多尼(St. Anthony of Padua)怎样对一个不信者曾证明圣体的真正临在, 而让他有一匹饥饿骡子跪在「盛着圣体」的圣体光前,而不愿吞吃放在旁边篮中的燕麦。 圣亚丰索在病床上领圣体时,一段有关他的插曲也很令人惊异的。 一天早晨,当他领了圣体後,他眼泪汪汪地大声感叹,「你们怎麽这样做? 你们给我送来没有耶稣的面饼,未经祝圣 的面形!」於是人们追查此事,最後得知: 作弥撒的司铎那天早晨心不在焉,把从正典「纪念生者到纪念亡者」的经文遗漏了 (可能两页粘在一起:译者)因此他完全未念祝圣饼酒经文,圣人才发现吾主不在未祝圣的面形内。

 由圣人传记所引证的许多其他插曲,可以记述出来。同样,驱魔的实例也能说明,在何地附魔的藉着圣体摆脱了恶魔。 人们也能引述信爱最宏伟的证据,那就是圣体大会以及出名的圣体朝圣地,像都灵(Turin)丶西那(Siena)丶 (Lanciano)丶贺外道(Orvieto)和彼得巴迭奥(St. Peter of Patierno)等。 这些圣地甚至今天还提供有价值而又最新的证据,来证明圣体真实临在的惊人事迹。

 但是超直芝些真实历史和证据的乃是我们的信德,真正临在的真理藉着它来确保, 并在它之上我们应当建起我们不可动摇的确知,那就是真理。 「耶 稣是真理(若十四6)」他给我们留下圣体,当作信德的奥迹,为使我们全灵,全心去相信。

 当人给天使圣师,圣多玛斯棒来临终圣体时,他由所卧的灰炉中起来,跪着领受,并且说: 「即便我有比信心更清明千百倍的亮光,但我更为坚定地相信我所领受的(他),确是永生天主之子。」

返回圣体­—感人的圣体爱—目录

4.1.1 信德的奥迹

 教宗保禄六世愿用这句话,来作论圣体通谕的标题,纯粹是因为:天主实体的「真理与确信」的来源,没有再比神学上的信德更高的。 这是由於该信德,圣人们才得以看到:耶稣在面形内,纵然他们不再要比自己所有的天主的话更多的证明。 教宗圣额我略第十五世(Pope Gregory XV)曾经声明: 他所列入圣品的圣女大德兰「曾以她的神目清楚地看到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在圣体内, 她说她却不羡慕那些在天堂上,面对面看主的真福者的福分。」 圣多明我•沙维豪曾有一次在日记里写道:「为作幸福人,在世上我不需要什麽。 我只需要,我如今以信德之眼在祭台上所看到,所钦崇的耶稣,在天堂上看到他。」

我们应当以此信心趋赴圣体前并留守在他的临在内,爱耶稣在此圣事内,并使别人爱他。

返回圣体­—感人的圣体爱—目录

4.2 朝拜圣体

 耶稣在我们的圣体龛内,这种实事我们称为真正的临在。 无玷玛利亚在自己童贞之身内所保育的同一耶稣,在这白色面形的小个体内,同一被鞭打丶戴茨冠, 为了世人的罪像牺牲般被钉的耶稣,存留在圣体盒内,当作为我们的得救而祭献的牺牲。 同一耶稣由死者中复活,并升到天堂,如今在天父右边光荣地为王,他也永久居住在祭台上,为众多无数朝礼的天使所围绕。 ——这是福女安琪拉在神视中所看到的。

 如此,耶稣真正地同我们在一起:「耶稣就在那里!」神圣的亚尔斯本堂尚未说完这句话,就落下泪来。 圣艾伯铎以喜乐的热诚呼号说:「耶稣就在那里!所以我们众人就应当去朝拜他!」 一旦,圣女大德兰听到有人说:「巴不得我生活在耶稣时代!……巴不得我看见耶稣!……巴不得我同耶稣曾谈过话!……」 她就兴奋地说:「我们在圣体人没有活生生的,真正的,真实的耶稣临在我们眼前吗?为什麽还在寻找他?」

 圣人们一定不再寻找其他。他们知道耶稣在那里,他们的唯一希望乃是既在情感上,又以形体临在保持与他永远结合的特恩。 常与可爱者同在,那不是真正爱情所要求的要件之一吗?实在是的。 所以,我们知道,朝拜圣体(「我们的热爱圣体」就是感谢朝拜圣体的金书) 和圣体降福乃是圣贤们的既隐秘而又显明的爱。 朝拜耶稣的时候乃是整个爱耶稣的时候——该爱情乃是我们在天堂的继续实行的,因为只有「爱是永垂不朽的(格前十三8)」。 热那亚•圣女加大利纳直言无误地说:「我在圣体龛前所用去的时间,乃是我生命中最善用的时间。」

返回圣体­—感人的圣体爱—目录

4.2.1 取法圣贤的榜样

 圣高比是无玷童贞圣母的使徒,他习惯每天平均拜圣体十次,还是他在童年作学生时开始的。 在读书的年龄,在两课中间,他赶紧去圣堂,这样务使早晨朝拜耶稣 五次。 在一天其他时间,他朝拜圣体超过五次,在这几次中,有一次他常认为是一种午後散心时必要的去处, 那就是去罗马的一座圣堂中,在该堂有明供圣体。

 圣罗伯•白敏(St. Robert Bellarmine)幼年时代,在每天来去学校的路上,他习惯四次路过圣堂。 这样,他一天四次要停步,去朝拜耶稣。

 我们碰巧多少次路过圣堂?无宁说我们是不思不想,冷漠无情的。 圣人们愿意在他们行经的路上遇到圣堂,可是,我们纵然发现圣堂在面前,我们也完全漠不关心。

 文奥利(Ven J. J. Olier)曾写道:「一旦,有两条路使我到一地方,我走那一条遇到多处圣堂的路,好更接近圣体。 一旦,我看到一处我的耶稣住的地方,我非常高兴,我於是说:'铁天主和我的万有,祢原来在这里!'」

 圣亚丰索•罗得利(St. Alphonsus Rodriguez)是一位守门会士。他的本分多次要他经过圣堂门。他从没有失去机会对我们的主,来一爱心的瞥视。 当他离开会院和回来时,他常常去朝拜耶稣,祈求他的降福。

  天使青年,圣达义(St. Stanislaus Kostka)利用每一自由时间,赶紧去朝拜圣体内的耶稣。 一旦,他简直不能去,他要转向护守天使,并泰然地对了说:「我可爱的天使,你替我去(朝拜圣体)」。 这天使般的请托是多麽真诚,为什麽我们不能作这样的请托?我们的护守天使会欣然同意的。 其实,我们不能要求他施於我们比这更为高尚和更为适合的恩惠。

 圣奥斯定给我们留下有关他母亲——圣女莫尼加的记事,述说她每天除望弥撒外,怎样两次去朝拜圣体:早上一次,晚上一次。 另一位有七个孩子的圣洁母亲福女安纳•达吉(Bl. Anna Maria Taigi)也同样做。 波希米亚王圣文策老(St. Wenceslaus)习惯白昼丶黑夜,甚至在严冬时巡游,朝拜圣堂内的圣体。

 在一王室也有另一幸福的榜样。当匈牙利之圣依撒伯尔(St. Elisabeth)还是女孩时,习惯与她的同伴们在宫殿周围游戏, 她时常选一处挨近圣堂的地点,这样时时刻刻,在别人不理会时,她驻足在圣堂门口,口吻锁匙,对耶稣说: 「我的耶稣!我正在玩,但我不忘记祢。请降福我和我的同伴。再见!」这是多麽纯诚的热心!

 法蒂玛三位小牧童之一,方济各(Francisco)是一位小默观家,他对朝拜圣体有一种燃烧的爱。 他愿意常去,尽可能留在圣堂,好接近圣体龛,靠近「隐藏的耶稣」。 他曾用那天真无邪而又意味深长的说话方式这样称圣体。当疾病困他在床褥时,他向他的表姐路济亚倾吐心声说: 「我的最大痛苦就是不能去拜访'隐藏的耶稣」,好以我的全吻和爱情领受他。「在这里我们有一个小孩子教导我们怎样爱(耶稣)。」

 我们还可以附加上圣方济•博尔日亚(St. Francis Borgia),他习惯至少每天朝拜圣体七次。 圣女玛达肋纳•巴斯在她生命中的一个时期每天朝拜圣体三十三次。 真福玛利•维弟(Bl. Mary Fortunata Viti)是我们时代的一位谦虚的本笃会修女,习惯照样做。 真福十字架亚加大(Bl. Agatha of the Cross)加入道明第三会,由自己住宅到圣堂,成功地每天朝拜圣体一百次。 最後,我们对真福亚力山•达高大(Bl. Alexandria da Costa)可说什麽呢? 她卧病不起,经年累月,仍不断地心神飞驰,朝拜世上的「神圣圣体龛」。

 或许这些例子使我们惊讶,可能认为例外,甚至在圣餐中也不寻常。不过,实际并不如此。原来朝拜圣体乃是信德行为。 那未,不拘谁越有信爱,越强烈地感觉到同耶稣在一起的需要。圣贤们如不以信爱生活,他们可凭什麽呢?

  一天,有一位富於想像的传教员对自己年黔驴技穷学生说:「假如有一位天使由天堂降下来,对你们说:耶稣亲身在某某家庭等候你们。 你们不立刻抛下一切,赶紧到他那里吗? 你们势必停止一切,或任何忙碌的事情;你们定要想自己能作一点牺牲,而去会见耶稣是幸运的。现在你们确信,切勿忘记: 耶稣在圣体龛中他时常等候你们,因为他愿意接近你们,并希望以自己的圣宠大大地嘉惠你们。」

 圣贤们怎样出意外地看重:耶稣本人亲自临在圣体龛内并希望我们新近他呢? 他们非常地丶十分地看重,意致使圣方济•少雷说:「我们应当每 天千次百次地去朝拜圣事内的耶稣。」

 让我们向圣贤学习喜欢去朝拜圣体。 让我们作这些朝礼而同他们厮守在一起,亲切地同他畅谈由衷之言。他要爱怜地向我们注视,把我们吸引到他心中。 「当我们以朴实和全心对耶稣谈话时,」圣亚尔斯本堂说:「他则像一位母亲,将她的婴儿置心头,并以亲吻与抚爱来包围我们。」

  假如我们不晓得怎样去朝拜那含有心对心交谈的圣龛,我们应该找到圣亚丰索的那本美丽无比的小书,其题目乃是 「朝拜圣体与拜访荣福童贞玛利亚」 (我们有这本书,且每日应用,不但防备分心,而且感到兴味无穷)。 碧岳神父的作法我们总不可遗忘,他每晚明供圣体时,恰在圣体降临前,习惯以哭泣的声音,念圣亚丰索朝拜圣体中之一日。

 我们的主有爱心的等候,让我们来开始,并忠实地至少一天朝拜圣体一次。继而想法按着我们的能力增加朝拜次数。 假如我们没有时间去作长久的朝拜,我们来作暂时而顺便的朝拜,那即是每次我们能够, 我们即进入圣堂,在圣体台前跪几分钟,热切地对耶稣说: 「耶稣!祢就在这里,我来朝拜祢!我爱祢,求祢到我心中。」 这事看来短暂,但是却是有益。我们应常常记住圣亚丰索这些慰心的话: 「你可确信,在你今生所有的时间中,你在圣体前所用的时刻,在生前,它要给你更大的力量, 在你死时和在永恒里,它要赏你更大的安慰。」

返回圣体­—感人的圣体爱—目录

4.3 耶稣!我朝拜您

 一旦在那里有真爱,它会升到某一点,那就是钦崇点。 大爱与钦崇乃两种不同的事,不过它们会形成一整体。而成为含钦崇的爱与含爱的钦崇。

 耶稣在圣龛内,不只是被那些真爱他的人钦崇,也接受任何崇拜他的人高度的爱。

 圣人们在实行爱情上飞步超前,成为忠信和热爱的朝拜圣体内的耶稣者。 重要的是,永生里的朝拜全组成我们整个的幸福,而圣体内的朝拜则认为是(我们所有的)与它惟妙惟肖的。 不同的,只是在於「帐幔」,它使我们看不到天主的实体,而信德才给予我们不可动摇的坚信。

  朝拜圣体乃是圣人们的热心神工。他们的朝圣,一点钟又继续一点钟,有时整天整夜。 在那里,「在耶稣脚前」就像伯达尼的玛利亚一般(参路十三39), 给他保持着爱心与亲切的「相偕」陶醉於默观他,在一纯洁与芬芳的奉献含钦崇的爱中,交出自己的心。 请你听听真福嘉禄•富高弟兄(Bl. Charles Foucauld)在圣体龛前所写的: 「我的天主,不做任何事情,只注视祢,向祢谈话度过十五多个小时,真是天大的愉快! 主啊!我爱慕祢,噢!是多麽甜美 的愉快!」

 所有的圣贤都是火热的朝拜圣体者,从伟大的圣师像圣多玛斯和圣文德,一直到教宗, 像圣庇护五世和十世,还有司铎,像圣亚尔斯本堂丶圣艾伯铎丶以迄谦虚的灵魂圣利达(St. Rita)丶 圣巴斯卦伦丶圣女伯尔纳德丶圣吉拉(St. Cetard)丶圣多明我•沙维豪以及圣女杰玛。 这些被选的灵魂,他们的爱是真实的,不计算热爱朝拜圣体的钟点,竟然在圣龛中的耶稣前度过白天与黑夜。

  请想想圣五伤方济,在祭台前度过如是多的时间,屡屡通宵达旦,留连在那里,这样热忱丶谦虚,以致深深地感动任何驻足观察他的人。 再想:圣本笃•雷卜(St. Benedict Labre)号称「四十圣时的穷人」,他在隆重地明供圣体的圣堂中度过时日。 人们很多年看到这位圣人在罗马举行四十小时的各个圣堂中(由这一圣堂到那一圣堂)朝圣,他留守在那里,在耶稣前, 常常双膝跪着,潜心在朝拜的祈祷中,八个小时一动不动,甚至他的朋友丶昆虫爬到他身上,叮遍他的全身。

 当有人愿画圣圣类思公撒格的像时,曾讨论应画何种姿态。 最後决定是绘圣人在祭台前朝拜,因为朝拜圣体乃是他的特徵,最能表达他的圣洁。

  那位珍爱圣心的圣女玛加利大,在一圣周四竟不间断地匍匐朝拜圣体十四点钟。 圣女芳佳•加比尼在圣心庆节,留守朝拜圣体一连十二小时,她如是潜心,并注视圣体内的主, 竟致一位修女问她是否喜爱那装饰祭台的花卉和地毯的布置,她则答道: 「我没有注意到,我只看到'一枝花',就是耶稣,并没有其他。」

  圣方济•沙雷氏在拜访米兰大堂以後,听到有人问他:「主教,你看到在那里有多丰裕的大理石?外观怎样地雄伟吗?」 圣洁主教答道:「你愿意我对你怎麽说呢? 耶稣临在圣龛中使我全神贯注,一切美丽的建筑我都没有注意。」 该一答复为我们是怎样的课题,而我们竟不思不想地去参观出名的圣堂,像参观一座博物院一般。

返回圣体­—感人的圣体爱—目录

4.3.1 收心之最

 真福公达道•费利尼(Bl. Contardo Ferrini)摩德拿大学的教授,是一位朝拜圣体时心神收敛的好榜样,他有一惊人的体验。 一天,在他进入圣堂朝拜吾主时,他全神贯注地朝拜,眼目死盯着圣体龛,意致有人偷掉披在他肩膀上的大衣时,他都未曾发觉。

  「甚至闪电光也不能使她分心。」 有人这样谈论圣女玛达肋纳•巴斯德(St. M. Magdalene Postel),因为她朝拜圣体时,表现出这样的收心与热忱。 另一方面,圣女加大利纳有一次朝拜圣体时,偶尔抬头看了一人走过。 因为这一时的分心,圣女如 此难过,竟痛哭一场,呼喊说:「我是罪人!我是罪人!」

 怎麽我们对我们在圣堂的行为不感到羞愧呢? 甚至在隆重地明供圣体前。还容易摇头晃脑,东张西望,芝麻大的事即能惊动我们,使我们分心,而不感觉任何遗憾。 啊!圣贤们细心而敏感的爱情!「圣女德兰教导我们说,在圣体内的耶稣面前, 我们应当像天堂诸圣在天主座前。」这就是圣贤们在圣堂里的行动表现。 圣亚尔斯本堂习惯朝拜圣体内的耶稣有这样的热爱与收心,竟致教友们相信:他曾亲眼看到耶稣本身。 人们说圣云先•德保也是如此:「他看到耶稣在圣体柜中。」 人们说圣艾伯铎,这位钦敬圣体盖世无双的使徒,也不例外。 碧岳神父想法效法他,而被登记在司铎朝拜圣体善会的名簿上,并将圣艾伯铎的小像放在书桌上,共四十年。

返回圣体­—感人的圣体爱—目录

4.3.2 甚至在死後

 值得一提的是:上似乎特别嘉惠一些圣人,而使他们在死後作出朝拜圣体的行为。 这样,当波隆那•加大利纳在她死後几天,被抬到供圣体祭台去,她的尸体竟然起来,表现成祈庆朝拜的姿态。 在圣巴斯卦伦的殡葬弥撒时,他的眼睛睁开两次: 在举扬圣体时和举扬圣爵时,为表示他对圣体的崇敬。 当真福吉占弟•玛窦(B. Matthew of Cirgenti)的尸体停在圣堂,行殡葬弥撒时,他的双手合并,作朝拜圣体状。

 在拉外劳(Ravello)(圣堂), 真福文德•巴登沙(Bl. Boneventura of Potenza)的尸体运过圣体祭台时,曾对圣体龛内的耶稣行「热切的点头礼」。

  真实不过的乃是:「爱情猛於死亡(歌八6)」和「谁吃我的肉,要活到永远(若六59)」。因为圣体是耶稣,是我们的生命。 钦崇圣体乃是天上的爱使我们生活化,使我们同耶稣丶牺牲品融为一体,他在「不停地为我们转达(希七25)」。 我们应当记得,当耶稣为了搭救兄弟们在父前转求时,那钦崇的人则使自己同面形内的耶稣结成一体, 原来对众人最高的爱就是为他们得到天国,只有在天堂我们才知道: 圣洁的人们,知名者与不知名者,藉着圣体的崇拜所作的赎罪,从地狱门搭救出怎样多的灵魂。 我们不该忘记,在法蒂玛天使亲自教导了三个牧童那赎罪而美丽区圣体的经文: 「噢!至圣圣三丶父丶子及圣神,我深深地钦崇祢, 并将这存於世界每一圣体龛内的耶稣基督至尊圣身丶宝血丶灵魂和天主性全献於祢,为赔偿祢因世人之冒犯所受的侮辱,亵渎以及慢待, 并透过耶稣至圣圣心和玛利亚无玷之心 的无限功劳,我恳求祢赏赐可怜的罪人悔改。」

 对圣体的钦崇乃是爱情之最,它是在救灵的使徒事业中的最有力救人的实行。

 因此,圣母的伟大使徒圣高比,在他建设的每一修院里,甚至在准备弟兄们的隔间以前, 他就愿意准备小圣堂,好立刻开始明供圣体的永久钦崇。 有一次,他领着一位访客巡游他在波兰的「无玷童贞圣母之城」,二人走进了宽大的 「朝拜圣体的圣堂,对圣体作出有礼的崇敬,他则对他的客人说:'我们整个的生活全系於此。 '」

返回圣体­—感人的圣体爱—目录

4.3.3 更好的一份

 加尔加诺山(Gargano)印五伤的会士丶碧岳神父,民众从各地蜂拥到他那里,他在每天冗长的告解亭中繁忙工作之後, 习惯在圣龛前朝拜圣体几乎度过所有的其馀白日与黑夜,同圣母共融在一起,念着无数遍的玫瑰经。 有一次曼佛多尼(Manfredonia)主教凯撒拉诺(Msgr. Cesarano)选择碧岳神父的修院作八天避静神工。 每天夜里,主教在各种不同时辰上楼,去圣堂,每夜的所有时间,他常发现碧岳神父在朝拜圣体。 加尔加诺的伟大使徒默默地在全世界作着自己的工作——有时人们能看到他分身二地——在那时他仍在会院里, 匍匐在耶稣前,後中拿着玫瑰经。 他平常告诉自己的神修子女说:「你愿意找以我时,请来圣体龛前。」

 董雅格(Don James Alberione)是我们时代的另一位大使徒, 印刷的使徒事业乃是他整个的大计划,他的唯一而特定的圣召,乃是钦崇日夜明供的圣体。 他明显地给自己那「神圣导师之虔诚弟子(Congregation of Pious Disciples of The divine Master)修会」 之修女提供了朝拜圣体。

 朝拜圣体真正是耶稣所说最好的一份,他曾责怪曼德操劳於许多「次要的事」,而忽略了「玛利亚所简选的最必要的事」。 那就是谦虚的丶热切的朝拜耶稣(路十41-42)。

  那末,我们对朝拜圣体所应当有的爱慕与热情是什麽呢? 假如圣体是「一切赖他而存在(哥一:17)」的耶稣,那末,投奔他,站立在他身边,同他结合在一起, 乃是在指:寻到丶得到并拥有我人以及万物所赖以存在者(天主)。 圣女小德兰曾说:「唯独耶稣是万有,其他一切都是虚无。」 那末,为了那所谓的一切而拒绝那所谓的虚无,为了那所谓万有者,耗尽我们的一切财力以及我们自己而不要那所谓的虚无, 这不正是我们真正的财富与至高的智慧吗? 这显然是碧岳神父的思想,他 曾写道:「千载享受人间光荣甚至不值得同圣体内的耶稣甜美的共融,而费去一点钟。」  我们有多好的理由来惊羡天使们,好似圣人们惊羡他们一般,他们无止无休地留守在圣龛前!

返回圣体­—感人的圣体爱—目录

4.3.4 圣体游行

 我们读旧约,知道以色列人有一宝物,乃是在旷野中,在梅瑟的领导下所作的约柜,约柜表示天人之间的和约,又像徵天主的临在。 每逢拔营前进,或开始战争,抑或是胜利凯旋,他们都抬出约柜游行,队伍是这样的,最前是约柜, 由亚朗的司祭班扛抬,备有乳香跟随,然後是乐鼓队,再後是人群,人们边走边喊,礼节非常隆重。 到了新的时代,教当局,为使人特敬圣体,组织教友,为光荣圣体而游行,另外是在圣体圣血节, 有许多堂区,都举行圣体游行,当然在其他情形下,像求天主赐福丶消灾丶免难,只要教会当局许可,都能举办圣体游行。 队伍是这样:司铎捧着圣体光有辅祭者三人,一人提香炉,二人抱蜡烛,护卫在司铎左右; 以後乃是 司祭玫,再後乃是教友群,如果组织好,人数我,行伍整齐,实在是光荣天主的好举动,能引发教友热忱,相信天主就在我们中间。

 以下乃是几个游行实例:

 圣亚尔斯本堂对发展天主的事业与敬礼不遗馀力,在圣体庆节,举办游行,以增加气氛,引人热爱圣体,在他传记上曾有:

  有一庆节特别隆重,那就是圣体节,本堂神父把心血都放在那上边。原来没有其他再比这节日更美的了。 街道上鲜花铺地,两旁悬起旗帜,搭起牌楼。游行中总是卫神父捧圣体前进,一直到他离开人间。 在他逝世的前一年,他捧圣体两小时,当时他显出疲倦不堪。 当游行回来,人们问他:「本堂神父!您今天很累 了吧?」神父 回答道:「哪里话,我所捧的天主,他也'捧'着我呀!」

 圣艾伯铎特敬圣体,一次在圣体节日,在游行中,他手捧圣体,觉得烈火爓爓,他述说: 「那时候,我的灵魂充满热爱……两小时的圣体出游,好似一刹那。 我将法国的教会丶普世教会丶全体人类以及我自己,都放在吾主的足下。 我的双目满含热泪,我的心 彷佛在榨油器似的,我渴望从都充满着圣保禄的爱主热火。」

 一九七九年六月十七日星期天,是耶稣圣体庆节,教宗若望保禄二世从阳台上发表星期天谈话,并降福民群,给来宾说: 「今天晚上,在若望•拉特郎圣堂,我要作大礼弥撒,为光荣耶稣圣体圣血节。 随後有圣体游行,从那圣堂出发到圣母大堂。请不要让耶稣独自游行啊!」

 是晚朝圣者造成高潮,有二十万人同耶稣和教宗游行。圣女小德兰也参与圣体游行,看她在传记上怎麽说:

  「我极爱占礼(教会庆节),占礼函义,各有各的奥妙,都承你(她的姐姐)讲解给我听,每逢占礼为我不是人间岁月,竟如天上时节。 迎圣体瞻礼,我尤喜爱。在主前,一步一步,撒花铺路。 但我撒玫瑰瓣,必撒得高高的,末落地之前,看见我的花瓣,飞向圣体发光,则我心不能再乐了。」

 以下的事乃是叙述圣云先恭迎圣体,这可能是圣体游行,因为那时已有了圣体庆节,也可能是司铎给病人送圣体, 不拘如何,圣人在外边见到圣体路过都是必恭必敬的,原文如下:

 「圣人在城中行走,看到圣体路过,他在何处,即在何处双膝跪下,谦谦虚虚地朝拜,一直到圣体走远,而又不顺路随行为止。 如果顺路,圣人则脱帽随圣体前行,一直到因了行路困难而不能追随时才罢,(见时代巨人圣云先第一0八页)」

返回圣体­—感人的圣体爱—目录

4.4 慈祥耶稣的住室

 圣龛中我们神圣的主之实有,乃常是圣贤们所非常恭敬与尊重的事。 他们为属於主的事(格前七-32)有如此朴实而纯洁的由衷关注,乃是彰显伟大爱意之一, 这种爱不拒绝任何事,而认为每件事都有漠大关系,即便只是一件所规定的礼节事,圣女大德兰和圣亚丰索曾表示:自己准备为此牺牲性命。

返回圣体­—感人的圣体爱—目录

4.4.1 圣洁与端庄

 我们从圣贤学习爱慕耶稣,以亲切的关心来围绕神圣的圣体龛,祭台和圣堂,「他住的地方(谷十一:17)」。 每一事,每一物应当启发热心与崇拜。甚至在最小的事上,甚或在细节方面。 一旦有关爱慕与尊敬「光荣之王(咏二三:10)」没有任何事所谓过於。 我们可想想稀有的古老的习惯:「在作弥撒时,甚至须用香水,来洗司铎的手指。」

 另外,耶稣愿意在一处体面丶美丽的地方制定了爱情的圣事:那就是晚餐厅,那是一座宽敞宴客的大厅,有设备和绒毯(路二二:12)。 圣贤们常常表现出满腔热忱的心思,去注重天主圣殿的美丽与整洁。

  例如,圣五伤方济在他传教旅途中,习惯带着或讨到一把扫帚,来清扫他发觉圩秽的圣堂,在给百姓讲道後,他向神职界发表意见, 热诚地催迫他们热中於主之圣殿应有的外貌,他让圣女佳兰和佳兰会中修女们为祭台准备圣布,纵然贫穷, 但是他常为穷苦和被忽略的圣堂,获得和赠与圣体盒,圣爵和台布等。

 由圣若翰•沙雷氏(St. John Baptist de la Salle)的传记中。 我们得知圣人愿意看到圣堂常清洁,而有适当的布置,祭台井然有序,圣体灯常燃。 破衣丶锈蚀的祭器为他感到锥心剌眼,一旦为准备我们的主之生吞活剥的崇敬,他从不认为花费太多。

 圣十字保禄(St. Paul of the Cross)愿意祭台的设备尘不染。一天,他陆续退回二件「九折布」,因为他认为不够清洁。

  爱圣体的皇帝中,出类拔萃者乃是波西米亚王圣文策老。 他亲手耕耘土地,播种小麦,收获,磨碎并筛粉。继而用最清洁的面粉作成弥撒圣祭这面饼。 法国皇后圣女 拉德功(St. Radgundes)在作谦卑的修女以後,高兴地能够亲手把选作弥撒面饼的小麦磨成粉, 她又习惯把面粉赠给穷苦的圣堂。 还有值得一提是圣女耶路莎(St. Vincentia Gerosa)她照管供应神圣弥撒酒的葡萄树并亲手栽培和修剪。 她一想到所培植的串串葡萄变作耶稣的圣血,就高兴起来。

 我们对於圣贤们有关圣体事所具有的细腻真心可说什麽呢?他们对耶稣甚至在最小块的面形内的真正临在也有不妥协的信德。 关於这一点,我们只要看看碧岳神父在祭台上揩试圣盘和圣器的小心翼翼就足够了。

  有一次,圣女小德兰在弥撒後的圣盘上看到一小块圣体,她召唤了初学生,继而端着圣盘以庄重丶钦崇的行动, 游行到祭衣室,那的确是天使的表现。 圣女德兰•玛加利大(St. Teresa Margaret)在祭台附近的地板上发现了一块圣体,於是大哭起来, 因为她想到对待耶稣所可能表现的不恭不敬,她在那一小块圣体前跪伏朝拜,一直到有一 位司铎把圣体拿起来,放到圣龛里。

 有一次,圣嘉禄•饱荣茂(St. Charles Borromeo)分送圣体时,不小心由手中掉下一小块圣体。 圣人想自己对耶稣犯了重大的不敬,他非常难过,实在没勇气作弥撒,为补赎罪过,他过了八天大斋。

 我们对圣方济•沙勿略 (St. Francis Xavier)可说什麽呢? 他不少次在分送圣体时,觉得有一种倾向,朝拜手中的圣体,竟致双膝跪下来,就以那种姿态继续送了圣体。 那不表现有值得升天的「信爱」证据吗?

  作司铎的圣贤们在确摸圣体时具有的小心翼翼,甚至成了更烩炙人口的事。 啊!他们怎样渴望有一双像无玷圣母一般纯洁的手! 今有一件关於圣公勤主教(St. Conrad of Costanza)的事值得一提, 那就是他的食指与姆指因为在拿耶稣至圣圣体时,常以信爱去运用,而在夜间竟发光。 圣若瑟•古白定(St. Joseph of Cupertino)是一位天使般的圣人,他的神魂超拔与身体腾空是赫赫有名的。 一旦他表明意愿,愿有另一对食指和姆指用来拿耶稣的至圣圣体,就显出了他的热心非同凡响。有时碧岳神父用手拿起圣体, 颇有难色,原来他认为自己不堪用那印五伤的手来接触圣体。 (最近教友用手拿着领圣体,还是本乎教会初期教友领对体的习惯,而为教会所准允, 希望教友谦恭地丶谨慎地去接受圣体,一旦发现碎屑,也要用舌舔到嘴里。噢!我们的天主怎样爱我们!)

返回圣体­—感人的圣体爱—目录

4.4.2 妇女的端庄恭谨

 圣人们对教会的体面与灵魂得救的另一宏大的关心,乃是要求妇女们的端庄与恭谨。对这特别的一点严紧的主张,乃是所有圣贤不断重申的。 由保禄使徒「告诉妇女戴头纱好使她们的头不像剃光的(可耻的)(格前十一5-6)」, 一直到圣金口若望,圣安博等,再传到碧岳神父,他不准许妇女穿热裤,而常常强调严紧的衣 服——无疑地达到膝盖以下。 如不然,那将如何?圣李奥波(St. Leopold of Castelnuovo)平常把衣裤不整的妇女赶出圣堂,而称她们为「出卖已身者」。 今天对这样多的妇女,甚至在圣堂里抛弃了端庄与稳重,我们可说什麽呢? 她们甚至在神圣的地方玩古老的魔鬼骗术,以骗取人们的情欲,还是圣神警告我们的(德九9)。 但是天主的公义不让这种极端的风狂和败坏消遥法外,圣保禄说: 「为了这一切,天主的义怒才降到悖之子身上(哥三6)」。这是在谈及肉情的罪恶。

 同样,圣人们常常以榜样与言论嘱咐我们,在进圣堂时谨遵典雅的风范,热心的点圣水,划十字圣号,恭敬的请安,诸事之前, 陪伴环立在祭台四周的天使圣人,朝拜圣体内的耶稣,假如我们停止诵祷,我们需要收敛心神,刻意的保持着热忱与警醒。

  (保持适当的界限)尽量接近供圣体的祭台也很好,因为真福若望•董思高(Bl. John Duns Scotus)指出: 人越接近他的体血,那末,耶稣至圣的人性肉体之影响越强烈 (圣女杰玛说:她时常不能接近供圣体之祭台,因为爱情之火如此在她心中燃 烧,竟致燃烧到她的胸衣)。

 不抱谁看到圣方济•沙雷氏进圣堂,划十字,请安,跪在圣龛前祈祷都异口同声地说: 「天使及圣人们在天堂上都是这样祈祷。」那就是「天使与圣贤在天堂都是那样作。」

 一次在苏格兰宫庭内有一亲王告诉自己的朋友说: 「假如你愿意看天上的天使怎样祈祷,你就去教堂,留心看玛加利大皇后怎样同自己的孩子们在祭台前祈祷。」

  所有急躁分心的人应当严格地反省真福路易•卦奈拉(Bl. Louis Quanella)这些话: 「我们总不要把圣堂变成走廊或中庭,或高速公路或公共场所。」 圣云先•德保(St. Vincent de Paul)苦劝百姓在圣体前跪膝切实可行要像木偶玩具的戏耍(动作)一般。

返回圣体­—感人的圣体爱—目录

4.4.3 希望圣贤的榜样对我们有益

 我们在福音上看到一段简短叙述,它告诉我们颇饶趣味与魅力的爱情热诚行为。 那即是圣玛利亚•玛达肋纳(St. Mary Magdalene)在伯达尼所作出的行动, 当时她来到耶稣前「用一玉瓶贵重的香液倒在他的头上(参玛二六7)」 为使神圣的圣体龛具有兴味与魅力,我们要寻找那些可爱丶芬芳的花卉来布置。 在运用这些东西方面圣人们胜人一筹。 当都灵(Turin)的总主教顺便拜访一座主顾会小会院中的圣堂时,他发现圣堂那样可爱: 有装饰的祭台和芬芳的花卉,他於是问圣若瑟•高道兰阁说: 「今天你们在举行什麽庆节?」圣人则答道:「我们今天不过什麽庆节,原来在该处圣堂中天天是庆节。」

 圣方济•热罗尼莫(St. Francis of Jerome)有本分,为「供圣体的祭台」种植花卉, 有时他能让它们奇妙地生长起来,使得耶稣总有花卉陪伴。

 「有一株花陪耶稣。」是一美好的习惯!我们切不可放弃这一爱耶稣的高尚表示。那可能每周用一些花费,但是耶稣要酬报花卉「一百倍」。 我们那在祭台上的花卉藉着美丽和芳香表达我们的爱临在耶稣身旁。

  另一种在这一方面有趣的事,就是圣奥斯定主教告诉我们,他那时的一种热心的习惯。 在神圣弥撒後,在信友中有一面竞赛争抢神圣花卉的习惯,这些花卉是在祭台上用过的。 信友们要把这些花拿到家中,当圣体加以保存,因为它们曾在祭台上挨近过耶稣,并在举行圣祭陪伴在那里。 圣女珍方济(St. Jane Frances of Chantal)也勤谨地把鲜花供给耶稣, 一旦花卉在圣龛旁开始枯萎,她便把它们拿到自己的住室保留在苦像脚下。 啊!这些习惯证明圣贤有多大的爱情。

 (碧岳神父认为免受世俗污染的最好方法,就是勤领圣体,因此他特别强调弥撒的重要。 他说:没有太阳不能生存,但是更不能没有弥撒圣祭,在弥撒中,面饼与酒变成耶稣基督。)

返回圣体­—感人的圣体爱—目录

5. 那赏给我们耶稣的人

5.1 司铎乃是天主的人

 谁是为我们准备圣体,给我们耶稣的人?那就是神父(或称司铎)。 假如没有神父,就没有神圣弥撒,也就没有圣体,没有耶稣真正地临在圣龛内。

 那末,司铎是谁? 他是「天主的人(弟後三17)」。唯有天主以特殊的圣召从众人中简选了他,并召唤了他。 「谁也不得擅自取得这尊位,而蒙天主召选,有如亚郎一样(希五4)」。 他使司铎与其他人分开,司铎则是「被选拔为传天主的福音(罗一1)」。 天主用永不磨灭的神印使他不同凡响,使他作「永远的司祭(希五6)」,赏给他司祭职份的超性权威,他被祝圣完全为天主的事。 司祭是「由人间所选拔,奉派人行关於天主的事,为奉献从物与牺牲,以赎罪过(希五1)」。

返回圣体­—感人的圣体爱—目录

5.1.1 贫穷丶贞洁与服从

 司铎透过他的晋升在灵魂和肉身方面是被祝圣的。他变成了完全神圣的一员,类似神圣的司祭丶耶稣。 所以司铎乃是耶稣真正的延展,参与耶稣的圣召与使命, 普遍赎世的最重要的工作中尽耶稣的职份——也就是在天主的敬礼和福传上尽耶稣的职份。 在他的生活中他被邀请完全重写耶稣的生活——一位守贞(独身)的生活,一个贫穷人的生活,一位被钉十字架者的生活。 就是藉着这样使自己像似耶稣,他在外邦人中成了耶稣基督的使臣(罗十五16)「领导并教导人灵(玛二八 20)」。

 圣额我略•尼撒(St. Gregory of Nissa)写道:「那昨天还是众百姓中的一员,(今天)则成了他们的教师,上司,圣事的教导者和在神圣秘迹中的领导者。」 这事的成就乃天主圣神的工作; 因为「那不是人,不是天使或大天使,也不是任何受造的权威,而是圣神赐给人司祭职」(圣金口若望)。 圣神将司铎的灵魂造成耶稣的肖像,赏给司铎权力如此迟 耶稣的责任, 「司铎在祭台上竟扮演耶稣的角色(圣启廉St. Cyprian)」并「负责管理天主的一切(圣金口若望)」。 那末,假如司铎的尊位被圣贤们声明为「天上的(如仙答)」,「神圣的(圣德宜称)」,「无限的(圣义范称)」, 「天使们忠诚地尊敬者(圣额我略•纳祥)」,他如此伟大,竟致「一旦司铎领导神圣的祭祀,天使们要站立在他周围,排成歌咏团, 来唱赞美诗,光荣被祭献的牺牲(圣金口若望)」这事在每台弥撒中都予实现。

返回圣体­—感人的圣体爱—目录

5.12 尊重与恭敬

 我们知道:圣五伤方济不愿意升神父,因为他想自己不起这样崇高的圣召。 他以特别热忱尊敬神父,想他们乃是自己的「主」,因为在他们身上他只有看到「天主子」。 他爱慕圣体同他爱慕那祝圣并管理耶稣体血的司铎,融合在一起,他特别尊敬司铎的双手,习惯常跪着非常热诚地亲吻, 他甚至习惯吻司铎的脚,吻司铎所走过的脚印。

 信友们尊重司铎被圣过的手,并恭谨地予以亲吻,常常存在教会中。值得注意的是: 在最初几世纪的教难中,对於主和司铎的一种特殊残暴,就是在於砍去他们的双手,这样他们再不能实行祝圣,也不能赐人降福。 教友常去寻找这些砍掉的双手,以防腐香料,像遗骸般地保存起来。 亲吻司铎 的手乃是一种细腻地表示,相信并爱慕司铎所代表的耶稣。 在百姓中越有信德和爱德,他们越敢跪在司铎前,口吻那「神圣而可敬的手(参罗马正典)」, 因为求耶稣有爱心地每 天位临他们的手中。

 圣奥斯定主教呼喊说:「啊!司祭的可敬尊位!在他们手中天主子降生成人,犹如他降孕在圣母怀中一般。」 神圣的亚尔斯本堂说: 「那些所传给我们并保存在劳来道的东西像圣洁童贞圣母与圣婴耶稣的饭盘,我们都认为有很大价值。 但是那触摸耶稣基督可敬身体,那放在盛圣血和盛圣体合中的司铎这手指不是更贵重吗?」 或许我们以前从末想到它,可是真正是这样。 圣贤们的榜样也肯定该一事实。

 可敬加大利纳万尼尼(Venerable Catherina Vannini)在神魂超拔时看到:在弥撒中天使们簇拥在司铎双手的四周,支援他举扬圣体圣爵。 我们可以想见:这位可敬的天主仆人平常以多大恭敬与情感,来亲这些双手呢!

  圣德维(St. Hedwig)皇后每天早晨在宫廷的小圣堂中参与所举行的弥撒,对作弥撒的司铎表现出感激与尊敬。 她习惯供给他们食宿,热情地亲吻他们的双手,侍他们用 餐,对他们表示一切的尊敬。 她几时呼喊:「天主降福那位使耶稣由天降下并把他赐给我的人!」则表现出由衷的感情。

 圣巴斯卦雷是隐修院的看门人。每次司铎来,这位圣德的辅理修士即下跪,恭敬地口吻他的双手。 百姓谈到他,曾如谈到圣五伤方济一般,他对司铎那被祝圣的双手有一种热诚。 他认为:那些手有能力驱逐魔鬼,对以恭敬善待它们的人降下鸿福,因为他们乃是耶稣所运用的双手。

  我们看到碧岳神父多麽高兴地,甚至出人意外地突然捉住一位司铎的手,去热切地亲吻,那不是有教益的一幕吗? 我们也因另一位天主的仆人(Fr. Don Dolindo Ruotolo)之榜样所感动,他总不让司铎拒绝「供人吻手」的爱德。 我们知道,天主时常用真正奇迹来报答这一恭敬的行为。我们在圣安博的传 记上看到:有一天,圣人作弥撒後,有一患疯瘫的妇人到他跟前,亲吻他的手。 这妇人对这祝圣圣体的双手有惊人的依恃心,她立刻得到了痊愈。 同样,在贝那芬托有一妇人患半身不遂十五年,要求教宗良九世让她喝在神圣弥撒中洗手所用过的水。 神圣的教宗允准了她谦谦逊逊所作的请求。这妇人原像客纳罕妇人一般地要求耶稣: 「小狗也吃主人桌子上掉下来的碎屑(玛十五27)」。於是她也立刻痊愈了。

 圣贤们的信心真了不起,也时常发生奇迹。他们因信德而生活(罗一17),作人处事凭信爱,一旦兴耶稣有关,那没有退缩的馀地。 为他们来说司铎不多不少,简直是代表耶稣。「在司铎身上,我看到天主子。」圣五伤方济如此说。 神圣的亚尔斯本堂在讲道时答:「每次我看到一位司铎,就想到耶稣。」一旦,玛达肋纳•巴斯谈起司铎,她总是称他为「这们耶稣」。 就由於该一看重,圣女加大利纳习惯口 吻司铎所经过的地板或地面。 一天圣女韦罗尼加•茱丽妮(St. Veronica Guiliani)看到一位司铎爬隐修院的楼梯,来给病人送圣体,她在楼梯脚跪下, 继而跪着爬上楼中的梯际,口吻足迹,用爱慕所产生的眼泪予以润湿,这是何等爱慕的榜样!

 神圣的亚尔斯本堂经常说: 「假如我碰见一位司铎和一位天使,我要先向司铎致敬,然後再向天使敬礼……假如没有司铎,耶稣的苦难和死亡不会帮助我们。 假如没有人打开箱子,那末,充满黄金的箱子可有什麽用处呢? 司铎原有开启天上珍宝的钥匙呀……」是谁令耶稣降到白色的面形内? 谁把耶稣放在我们的圣龛内,谁将耶稣送给我们的灵魂,是谁净化我们的心,好让我们领到耶稣? 那是司铎,也只是司铎。他是「服务圣龛的人(希十三10)」他有「和好的职务(格後五18)」 「他为你们乃是耶稣基督的仆役(哥一7)」以及「天主奥秘的分施者(格前四1)」 ——那些英勇的司铎牺牲自己为将耶稣赐给群羊,我们能报导多麽多的例子! 我们在这里所报告的只是苍海之一粟而已。

 几年前在英国一堂区里,有一老本堂神父躺在临终床上,就在那时,他的一个教友也在临近死亡末刻, 这教友乃是天主和教会的迷羊(多年不进堂)。 本堂神父烦恼,因为他不能起身到他那儿,於是打发副本堂去,劝他要忆起那位将死的人(本堂), 因迷羊曾有一次许给他不会不领圣事而死。 这个堂区迷羊听到这话,便托故推辞道:「我许给的是本堂神父,而不是你!」副本堂只好离开临终人,将此答复报告给本堂神父。 本堂并不气馁,虽然他知道自己只有不多时的活命,於是准备叫人载他到那罪人家中。 人们把神父送到那一家,他顺利地听了临终者的告解,也给他送了圣体。那时神父对那人说:「再见,我们天堂再见了!」 英勇的本堂躺在担架上被抬回教堂。 他一来到,众人打开盖他的被单,那位神父已不再动弹,他已经去世了。

 我们要尊敬司铎,并感念他,因为他将我们的主送给我们。 尤其是,我们应当为他尽崇高的使命而祈祷,该使命原是耶稣的使命:「父怎样打发你们(若二0 21)。」 一旦,我们深深地思想那启发使命的爱,天主的使命就使我们心神不安。司铎原「相似天主子(希七3)」,神圣的亚尔斯本堂习惯说: 「我们只是在天 堂才衡量出司铎的伟大。 假如我们在今世觉察到它,我们就要死去,并不是死於怕,而是死於爱……在天主以後,司铎是一切。」

 这样卓越的伟大带来巨大的责任,这责任加压在司铎荏弱的人性上,而此人性又与其他人性完全一样。 於是圣伯尔纳铎说:「司铎按本性乃像似其他的人:按地位超过世上每个其他的人,按他的行为他应该同天使媲美。」

 天主的召请,卓越的使命,天使的生活,崇高地位——是怎样大的重量积压在可怜而有死的肩膀上。 「司铎品乃十字架和牺牲,是那位卓越的司祭和天主的仆人」董包坡(Don Edward Poppe)所送给的美妙的描写。

  你应想想:多麽重大的救灵责任放在司铎的身上。 他的责任是给不信者带来信仰,使罪人回头改过,冷淡人给以热忱,激励善人变成益善,使神圣的子民行走在最高的水平上。 假如司铎不同耶稣维持合一与共同体,那他怎样做到这一切。 因此碧岳神父说:「司铎或是圣人,或是魔鬼。」他或激发教友修圣德或遭毁灭。 司铎藉着不当的言行亵渎自己的圣召,或是由於抛弃被天主祝圣和受简选(若十五16)之身位, 竟致践踏圣召,他给人带来多麽不可胜计的毁灭呢?

 在圣若翰•维雅纳列圣品的法定进行中,曾这样写道:「神圣亚尔斯本堂一想到那些不相称圣洁召唤之司铎的毁灭,流出很多眼泪。」 碧岳神父曾描述了:「耶稣为不称职而无信德司铎受到可怕锥心痛苦」的神视。

 我们知道圣女小德兰,这位天使般圣衣会修女就在她去世以前为一卓越的意向领了她最末一次的圣体, 那就是为获得一位抛弃圣召,误入歧途司铎的悔改。我们也知道这位司铎呼号耶稣,反悔已过而终。

 我们知道有不少灵魂,另外纯洁的灵魂,把自己当作牺牲而祭献於天主,是为了司铎。这些灵魂是耶稣完全特宠的。 现今我们也该为司铎,危险中的司铎,为那些更屹立不摇的司铎,为那些陷入迷途的司铎, 为那些在全德上前进的司铎祈祷,作克苦(献牺牲)。

  特别是,我们每次看到一位司铎在祭台上,我们应该用可敬嘉禄•雅钦笃(Ven Charles Ciacinto)的话,向圣母祈祷: 「噢!可爱的母亲,把您的心情让给司铎,好使他能够相称地作弥撒。」但更好,更正确地,我们应当祈祷, 让每一位司铎能够效法圣加耶当(St. Caetano 或Cajetan)他常使自己很切爱地同至圣玛利亚结合一致, 来准备自己作弥撒,有人谈起他: 「他作弥撒,好像是圣母。」实在,一如圣母在白冷抱耶稣在怀中,同样,司铎在神圣弥撒中接耶稣在手中; 一如圣母在加尔瓦略山奉献耶稣为牺牲,同样司铎也奉献神圣的羔羊而祭祀在祭台上。 一如玛利亚将耶稣给了人类,同样司铎在圣体中也将耶稣送给我们。这样圣文德(St. Bonaventure)正确地声明: 每一位司铎在祭台上应当与圣母有同一身份,因为这至圣身体藉着她赏给了我们,这同一身体也藉着司铎的手得以奉献於圣父。 圣五伤方济说:「圣母为一切司铎来说代表他们圣德的镜子,在圣言降孕於玛利亚怀中与祝圣圣体在司铎手中有异曲同工之妙。」

 「……玛利亚,耶稣由她而诞生(玛一16)」。

返回圣体­—感人的圣体爱—目录

6. 我们的天上母亲给了我们这神粮

 圣奥斯定写道:「耶稣从玛利亚之身,而取了人性。」的确,耶稣圣身是由至洁母亲供给我们,而由司铎用麦饼祝圣,成为神粮。

我们也知道:那在圣体内与天主性结合者乃是由荣福童贞圣母的体血所产生的。 所以在我们领每次的圣体时,我们注意到我们圣洁母亲的甘美和奥妙的临在, 而不可分离地同耶稣在圣体内连结,乃是完全正确而无瑕疵的。 耶稣常常是她钦慕的儿子,也是圣母的亲骨肉。当厄娃从亚当肋骨被取出(而造成女人)时,如果亚当能称厄娃为 「亲骨肉(创二23)」,那末,圣洁童贞玛利亚称耶稣为「亲骨肉」,不是更为适当的吗? 照圣多玛斯所说,那取自「无损童贞的,耶稣的肉体乃属玛利亚「为人母」的肉体,耶稣的血乃是玛利亚「为人母」的血。」 所以将耶稣同玛利亚分离,那是永不可能的。

 因此,在每次举行的弥撒圣祭里,荣福童贞能够真正地给圣体内和圣爵内的耶稣说: 「祢是我的儿子,我今天生了祢(咏二7)」 圣奥斯定也适当地教导我们:在圣体中「玛利亚延长了并永久延长了自己天主之母的地位。」 圣大亚尔伯以爱规劝我们:「我的灵魂!假如你愿意经验同玛利亚的亲密吗? 你当钻到她的怀里,用她的体血(乳)养育你。」……你怀着这一不可言传的 圣洁思想,趋 赴天主的筵席,你在圣子的血中寻到母亲的荣养。

 许多圣贤和神学士(圣伯多禄•达明义丶圣伯尔纳铎丶圣文德丶圣纳定……)说: 耶稣建定圣体首先为玛利亚,继而藉着玛利亚普世诸宠恩保为我们众人,所以耶稣由玛利亚降来而天天赐与欠。 在耶稣身内常常有他至圣母亲之无玷肉体和童贞之血进入我们的心中,陶醉我们的灵魂。 圣依纳爵罗耀拉作神圣弥撒时,在神魂超拔中,有一天看到了该一最甘美的真理所启示的实况,他在那里受着天上的感动良久。

 另外,假如我们深思耶稣,这一玛利亚无玷怀中的果实乃是她的最爱,最甘甜,最亲切,是她的整个富裕,全部生命,继而我们看到: 一旦我们领受耶稣也不能不接受她,而她则藉着超高爱的联系,又透过血肉的连结,同耶稣形成一身,一个整体,因为她常常, 不可分离地「依靠着自己的可爱者(歌八5)」。 那不是爱——首先是天主的爱促成结合和统一的吗? 除去在圣三内部的合一外,我们能想到有比在耶稣和童贞圣母玛利亚之间更为亲密的和整个的合一吗?

 玛利亚的纯洁丶全贞,她的亲切风范,温存态度,她的爱情,连她神圣的本来容貌……这一切,我们在耶稣身上都予寻到。 因为圣言所取得的最圣洁的人性,完全是,也只有是玛利亚的人性,原因是,圣神完成了童贞怀孕的最大奥迹, 他曾使玛利亚成为耶稣的母亲,同时又祝圣她为童贞,使得她在灵魂与肉身方面,永远一尘不染,且充满荣耀。

 圣大亚尔伯曾这亲写道: 「圣体产生天使般爱情的冲力,它并有独特的能力将对天神之后的亲切的圣洁情感倾注在众灵魂内, 她曾赏给我们所谓的」「她骨中骨,肉中肉」,又在圣体内继续赏给我们这甘饴而纯洁的天上筵席。

  最後,圣言在圣三内永远的诞生里(圣父生圣子),父即将自己整个地给了子,而子则称为「父的明镜」, 同样,圣言在人性怀内暂世的诞生里,天主之母也将自己完全地给了子,将「圣母的童贞花(庇护十二世称)给了她的耶稣」。 相对地圣子也将自己整个地给了母亲,而使自己相似母亲,并使圣母「完全地相似天主。」(圣伯多禄•达明义)。

 圣艾伯铎,这位圣人整个地献身於敬礼圣体,他声明道:「即便在这世界上,在耶稣升天以後,荣福童贞圣母全度着圣体生活, 并因圣体而生活。」这样他高兴称她为「我们的圣体圣母。」 碧岳神父常愿意对自己神修界的儿女们说:「你们看不见圣母常常在圣体龛的旁边吗?」 她怎麽不能在那里呢。……——她曾在加尔瓦略山上「站在十字架旁(若一九25)」。 所以圣亚丰索在他那朝拜圣体书中,习惯常常在朝拜圣体中附加一段:「问候荣福童贞玛利亚。」 圣高比常奉劝人:当我们去到耶稣圣体前,总不可忘记圣母的临在,要求她,使我们同她连结在一起,至少应该想起她的甘饴圣名。

 在道明会弟 兄,圣雅钦多(St. Hgacinth)的传记上,我们阅到: 有一次圣人为避免人亵渎圣体圣事,赶到圣体龛,把盛圣体的盒子拿出来,好把它放在一较为安全处, 当他把耶稣圣体紧抱在胸前,快要离开祭台时,听到有一声音由临近祭台的荣福童贞圣母圣像上传出来:「怎麽?你将耶稣带走,而不带我吗?」 圣人惊异地踌躇起来。 他了解这信息,但是他不晓得,能怎样设法把圣母像带走。他左右为难,走近圣像,看看是否能顺便用一只手搬动它。 当时并没费多大气力,因为那塑像「轻如鸿毛」, 这一奇迹含有珍贵的教益,几时我们同耶稣一齐移走玛利亚,她绝对不增加重量与代价,因为他俩人奇妙地相依为命(若六57)。

 有人曾问圣女伯尔纳德该一奇妙的问题:「领圣体或是在山洞中看圣母,那一样更使你高兴?」她所给的回答非常中肯。 小圣女想了片刻,随即答道:「那是多麽奇怪的问题!两人不能分开。耶稣和玛利亚常在一齐。」

  圣母和圣体循事物的本性不可分离地结合在一起,「甚到今世的终结(玛二八20)」。 因为玛利亚同她的灵魂与肉身乃是天堂的「天主的帐幕(圣龛)」(默二一 3)。她是不可腐朽的面饼形,「圣洁而又无玷(弗五10)」,她以自己本身覆育了降生成人的天主子。 圣女杰玛竟敢称她为「天主之甘美乐园」 依照一种可嘉的意思,像圣女韦罗尼加•茱丽妮, 特别是真福玛达肋纳•玛弟南(Bl. Magdalena Martiengo)在神魂超拔和神视中支持这一说法: 天堂的荣福童贞圣母在胸中保存着,也要常常保存着耶稣可见的圣体形像,这为她来说是 「永远的安慰,为天堂上一切真福圣人也是喜乐的机缘,另外是所有热爱圣体人之永久的喜乐。」 这形像表现在「圣母普世恩保」上,斯白朗莎姆姆(Mother Speranza)将它绘成图,并放在高来旺(Collevalenza)的朝圣地。 同样的圣像又展示在前世纪的明供圣体(圣体供出让人钦崇的神圣敬礼)。 该图像(雕像)是:在圣母胸中制一可见空洞的地方,里边放上祝圣的圣体。圣经曾有:在众人中有妇女高声喊说: 「怀过你的胎……是有福的(路十一27)」。这样在法国的一些圣堂中圣体龛通常镶衔在圣母升天的塑像中。 其意义非常明显:这在表示——常常是荣福童贞玛利亚赏给我们耶稣,耶稣则是童贞怀中可赞颂的果实,也是她无玷之心的中心。 她要永远继续把圣体内的耶稣带(怀)在她胸中,好展示出来,供天朝神圣高兴地去瞻仰,即便在今天, 她让他们看到他的神性位格在圣体面形内:这是依照天使博士•圣多玛斯的讲法。

 就是在圣体内,另外在领圣体时,我们同圣母的合一成为同她充分质在地相似。 我们兴圣体圣事一同领受了她热诚的关心与保护。 当基督同我们,她的孩子们每一人结成一体时,她那亲切的关注不忽略任何事,而感动她将所有的母爱倾注在我们的灵魂与肉体。 伟大的圣怡东是教父,也是教会圣师写出了这一卓越的片段:「我们给与圣母的最大喜乐乃是在我们心中带着圣体内的耶稣。」 她同耶稣的(母子合一)。她结合了「同耶稣共成一体」的人,另外是在领圣体时。 什麽能比同被爱的人合一供给爱人者这样多的喜乐呢?但我们自问,我们到底作了天上母亲可爱的儿女没有?

 当我们到祭台上的耶稣前,我们常看到他和「他的母亲玛利亚在一起,犹如贤士们在白冷所看到的(玛二11)。」 祝圣过的面形内的耶稣,从我们 心中的祭台上能够对我们每一人,重复他从加尔瓦略山东省的祭台对圣史若望所说的话: 「看!你的母亲(若十九27)」。

  圣奥斯定完美地,甚至更佳地说明了:玛利亚怎样使她作了我们的母亲,并在领圣体时把她同我们每人结成一体。 他说:「圣言乃是天使的食粮。 人们没有能力使它营养自己,也无须他们这样作,所需要的乃是有一位母亲,她可吃这神粮,把它变成自己的乳汁,来养育她的穷孩子。 这位母亲乃是玛利亚。 她用圣言营养自己,并把他变成神圣的人性。她将圣言变成体血,意思是,变成那称为(圣体)的最甜美的乳汁。」

 这样很自然的,那大的和较小的玛利亚朝圣地常常孕育了对圣体的热心,致使它们也可称为圣体朝圣地。 请想想,露德丶法蒂玛丶劳来道丶庞贝,在那里民众都大排长龙,去领玛利亚的可赞颂的果实(她的亲子耶稣)。 实在如此,因为同圣母有这样亲密而甘美的联系就如同在领圣体时所实现的。 耶稣同玛利亚(永远在一起。)这是圣伯尔纳德说的。

 请你也莫忘记,圣母在法蒂玛要求:那同玫瑰经一起的,首先尚有领补辱圣体,为赔补她的无玷圣心所受的冒犯与侮辱。 她寻找那些愿意迎她进入自己家中而安慰她的「爱心」,一如圣史若望所做的(若一九27)。 我们在我们众心的家里(心灵深处),以最殷勤的款待,欢迎她,每次我们在领圣体时藉着领受耶稣的邀请她来作陪, 那时我们将生活的真正耶稣呈到她台前,为给她最大的安慰与喜乐,这种款待非常中悦她。 我们需要认知:有圣母会同耶稣和在耶稣内的充分关心与注意,那是多大的恩宠。 圣安博愿意一切基督徒有「玛利亚的灵魂,来显扬主,以玛利亚的心神欢跃於天主(路一46)」 这是在每次善领圣体时,天主以最崇高的方式赏给我们的恩惠,让我们以爱 慕与感恩心来加以反省。

 古老的圣体光之一乃是以「玛利亚在怀中带着圣体」之像制成的,在它的基座写着这些话: 「噢!基督徒,充满信心来领生命之粮,相称地领,要记住,它乃是以玛利亚纯洁的血育成的。」 玛利亚也能非常正当地向我们作手势,用那受默示的先知语,向我们说:「你们来,吃我的食粮,饮我配制的酒(箴九5)」 几时圣高比提议: 在一切供有圣体的祭台上边都有一座无玷童贞圣母像,她的双臂伸开, 邀请我们众人来吃给我们制成的天粮,他就有我们在上边所谈的思想。

 圣额我略•都尔主教以此高妙的想法:「玛利亚的无玷之心乃是天上的宝橱,善为贮藏着她所制成的生命粮,好养育她的孩子们。 (怀过你的胎,及你所吮吸过的乳房是有福的(路十一27)」有一个妇人这样向耶稣呼喊说。 无玷的童贞圣母在她心内带着耶稣,而他的身体则是由她的血和肉孕育而成的。 这样,我们每次去领圣体,有一些当记起的甜美的事迹,就是耶稣在圣体圣事内乃是生命粮,由玛利亚以无玷肉身孕育而成。 她制此食粮是为我们,她的儿女。当我们分享我们母亲这可口和精致的天粮之时,我们更该充分地实现我们彼此的手足之情。

返回圣体­—感人的圣体爱—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