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講:都靈聖殮布與耶穌苦難

2021年四月2日

第二講:都靈聖殮布與耶穌復活

2021年四月9日

都靈聖殮布是什麼?

 都靈聖殮布是存於意大利北部都靈城市的聖若翰天主教座堂的麻布,顯示著受刺冠、被鞭打及被釘十字架的身體, 身上的傷口和血漬與福音中描敘耶穌受難經過非常符合;所以被認為可能是埋葬耶穌用的殮布。

 殮布一直受到世界各地的學者關注和研究; 隨著醫學和科學技術發達,教內外許多科技人員都要求對殮布進行新的高科技測試; 而新的研究不斷地提供了新的發現。

 殮布的真偽,不屬於信理;天主教也沒有作出肯定或否定,卻讓學者研究分辨。

殮布展覽

 1898年殮布展示期間,施剛竇·庇雅(Secondo Pia)給殮布拍照,在沖嗮相片過程中, 發現殮布上不容易看出的人像,它的底片竟然顯示出更明顯的人像來, 所以殮布本身顯示的,其實是人像的負片! 然而,照相技術是1839年才發明的,前人不可能會用負片來表示人像。 但殮布上的負片人像又是怎樣形成的? 殮布遂引起學者的研究興趣。

 1931年殮布展示期間,朱塞培·恩儒( Giuseppe Enrie )再度拍照確認負片是人像。

 1969年殮布在宮廷的小聖堂展示,讓研究隊伍檢查,也是第一次拍了彩色照片。

 1973年首次現場直播展覽,隨後把殮布上的一些線拿去檢驗。

 1978年是殮布自在二次世界大戰後,殮布重返都靈主教座堂四十週年的隆重展覽,43天內有3百萬人進來看和在殮布前默想、祈禱。 隨後讓意大利和外國專家用120小時直接檢查殮布。

 1998年在都靈主教座堂為期57天展覽,240萬人進來看,並用互聯網以4種語言介紹和展示了數百圖片。

 2000年轉到氣候控制保護環境,並作了為期72天展覽,並增加了默想、修和聖事、聖體降福。

 2002年紡織品專家們對殮布進行修復工作,除去用來修補殮布在火災受損的布。

 2008年意大利HAL9000公司給殮布做了多層高分析度圖片。

 2010年教宗本篤十六世任內殮布展覽。

 2015年公開展覽殮布,以紀念聖若望鮑思高誕生200週年,教宗方劑各到了殮布前祈禱。

受鞭打、刺冠、釘十字架的身體

聖經:「這是我的身體,為你們而捨的,」 (格前十一:24)

 殮布顯示著受過鞭打、刺冠、和釘十字架的身體的正面及背面, 人體高約1.7 – 1.88米高,有鬍子、面兩邊有鬚、頭髮從中間分開至肩長。 殮布提供給了醫學人士,從專業角度,如同法醫為法庭調查證物般,研究殮布所示的人,到底經歷過什麼 (http://www.crucifixionshroud.com/ed_shroudtour-5.php?)。 醫學的研究結果,也幫助我們更加明瞭聖經上所講的鞭打、刺冠和十字架苦刑。

 殮布顯示身體被用了幾種不同的鞭子鞭打。最明顯的是末端繫著硬物的鞭子, 下圖顯示研究人員認為是當時羅馬用的鞭子的其中一種,每一鞭打下去,都把皮肉破開。

從殮布的攝影底片中,可以看到全身都被鞭打得皮開肉裂: 上身、背部、腰部、腹部、雙手、臀部、雙足、大腿、小腿,都是密麻麻的鞭打傷口。 羅馬判犯人十字架死刑,一般是讓犯人在十字架上延長痛苦的時間才死去,不需要再這樣殘忍地極重地把犯人先行鞭打。
但聖經記載比拉多原不想定耶穌死罪,為了想群衆願意釋放耶穌, 便先把耶穌先行鞭打。 「那時,比拉多命人把耶穌帶去鞭打了。」(若十九:1)「比拉多又出去到外面,向他們說: “看,我給你們領出他來,為叫你們知道我在他身上查不出什麼罪狀。” 於是耶穌帶著茨冠,披著紫紅袍出來了;比拉多就對他們說:“看,這個人!”」 而且把耶穌鞭打得特別重,已至耶穌在十字架三小時便斷了氣,比其他釘十字架的人早了死去。
聖經:比拉多驚異耶穌已經死了,遂叫百夫長來,問他耶穌是否已死。(谷 15:44)

 殮布頭部顯示不但從前面看到額頭有多個刺傷,

 從後面看頭頂也有多處被刺傷, 至今已經數到共30個刺傷了,

 傷處顯示茨冠不只是一個刺織的環,而是像戴帽子般有許多利刺刺入整個頭頂。 這是推測的茨冠圖。

聖經: 然後兵士們用荊棘編了個茨冠,放在他頭上,給他披上一件紫紅袍,來到他跟前說:「猶太人的君王,萬歲!」(若十九:2-3) 羅馬雖然曾把很多犯人釘十字架,但沒有理由要用茨冠折磨犯人,然而耶穌的罪狀牌卻是「猶太人的君王」,而且是猶太人不願意這樣寫的。 聖經: 比拉多寫了個牌子,放在十字架上端,寫的是: 「納匝肋人耶穌,猶太人的君王。」 這牌子有許多猶太人唸了,因為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的地方離城很近,字是用希伯來、羅馬和希臘文寫的。 於是猶太人的司祭長就對比拉多說:「不要寫猶太人的君王,該寫他自己說:我是猶太人的君王。」 比拉多答覆說:「我寫了,就寫了。」 (若十九:19-22)

 面部多處傷口和腫脹,左眼腫得幾乎關閉,
聖經: 他剛說完這話,侍立在旁的一個差役,就給了耶穌一個耳光,說: 「你就這樣答覆大司祭嗎?」(若十八:22)來到他跟前說: 「猶太人的君王,萬歲!」並給他耳光。(若十九:3)那些羈押耶穌的人戲弄他、打他; 又蒙起他來,問他說:「你猜一猜:是誰打你?」(路廿二:63-64) (英文聖經是打他的面: And they blindfolded him, and smote his face.)

 鼻樑像破裂了和有泥土, 破裂原因可能是當背著十字架上山時,雙手被綁在木上,向前跌倒時面部直撞到地上石塊。

 兩腳膝蓋都傷重,左膝蓋更甚,並且膝蓋有泥土。 可能也是跌倒所致。

 背後沿著肩膀一大範圍受傷,似是背負粗糙而又深重之物所致 。

聖經:「於是比拉多把耶穌交給他們去釘死。他們就把耶穌帶去了。 耶穌自己背著十字架出來,到了一個名叫「髑髏」的地方,希伯來話叫「哥耳哥達」, 」(若十九:16-17)

 背後沿著肩膀一大範圍受傷,似是背負粗糙而又深重之物所致 。

兩手交叉放在前面,外面的手腕處被刺傷及有血沿著手流向手臂, 另一隻手腕被外面的手腕遮著,所以看不到手腕的傷口,但可看到沿著手流向手臂的血。 因為血是向下流的,從流血方向,可推測出當時雙手伸開而身體下垂,是人被釘十字架時的姿勢。 手部被釘的地方在手腕而不是傳統十字架畫像的劃在手掌,並且拇指彎入手心。

 背後沿著肩膀一大範圍受傷,似是背負粗糙而又深重之物所致 。

後來經醫學研究,外科手術巴貝(Pierre Barbet)醫生在他1950年出版的書中認為,釘在手掌不夠力承受身體重量,手掌傷口會沿著手指裂開而脫離釘的。 所以醫生認為最大可能是釘在位於手掌跟部的手腕第一和第二排腕骨之間,才能承受身體重量; 這是釘在手掌跟部的手腕處的示意圖。

 而這處是手的正中神經所在,會非常痛和令拇指往內彎,所以殮布顯示每隻手只得四根手指伸出。
聖經:他們就在那裡把他釘在十字架上,(若十九:18)

 雙腳在腳跟處被刺傷流血。
聖經:他們就在那裡把他釘在十字架上,(若十九:18)

 腿没有斷。
聖經:猶太人因那日子是預備日,免得安息日內──那安息日原是個大節日──屍首留在十字架上,就來請求比拉多打斷他們的腿,把他們拿去。 兵士遂前來,把第一個人的,並與耶穌同釘在十字架上的第二個人的腿打斷了。 可是,及至來到耶穌跟前,看見他已經死了,就沒有打斷他的腿; (若十九:31-33)

 右胸在第五和第六根肋骨之間有很大的刺傷,流出大量血和水,這圖是被刺的胸旁,

 從後面也看到胸旁傷口的血沿著胸流到背後。
這是屬於死後的刺傷, 可能是被利器從胸旁刺入心臟所致。
聖經:有一個士兵用槍剌透了他的肋膀,立時流出了血和水。(若十九:34)

殮布上的血

聖經: 「這是我的血,新約的血,為大眾傾流,以赦免罪過。」(瑪廿六:28)

 醫學界對殮布上的血跡作了很多項研究,結果如下:

 殮布上的血是真實的血液,含有紅血球及對血清蛋白測試有正反應, 但一般血漬都會隨著時間變黑,不能解釋殮布為什麼仍有呈紅色的紅血球。

 血漬確定是來自人體,因為它含有人體血液獨有的S抗原。

 血漬是AB型血液,而另一塊相信是面巾的血型也是AB型,兩者血型相符, AB血型是較為少有的,在中東只得7%人口是AB血型,故兩個中東人同為AB血型的機會是0.005。 而這面巾是早於公元六世紀已有記錄和被認為是耶穌受難的面巾; 甚至有研究面巾的人認為殮布所顯示的頭部傷口與面巾上顯示的傷口大部分相符。 如果殮布和面巾同屬一人,殮布產生日期就不能是晚於公元六世紀了。 以下2012年的報告 (https://www.shroud.com/pdfs/soonspantxt.pdf) 也提出更多殮布和面巾相同的地方。 再者,這雖然不屬於殮布的研究範圍,在天主教認可的許多聖體奇蹟中,都同是AB血型的,這就更難解釋了。

 血液的DNA屬於男性。

 血液是已凝固了的血塊,多是完整而沒有破爛。

 血液分別包含有活人流出的血和人死後流的血,肋旁的血是後者。

 頭部血液有分開從動脈流出和從靜脈流出的血兩種。

 用紫外光熒光攝影才能看到一些傷口血漬終端有血清環。

 2017年巴都亞大學(Padua University) 報告從殮布中提取的血清中進行的實驗研究, 發現它含有在健康人的血內找不到的納米粒子(nanoparticle), 是肌酐(creatinine)與鐵蛋白(ferritin)結合, 是人體遭受到嚴重創傷如受到重刑才會出現的, 這顯示殮布所包裹的人體死前受著非常大的痛苦。 (http://journals.plos.org/plosone/article?id=10.1371/journal.pone.0180487)

人像

 人像沒有寫畫時的起稿痕漬,卻與人體的各部分比例完全正確。

 再者,殮布的圖在近距離看只是一些改變了顏色的纖維, 從遠方才看出人像,畫家又怎能站在幾米外離遠繪畫呢。

 人像上沒有任何筆畫方向,這就更加不可能是用筆畫的了。

 整個傷痕累累的身體都是赤裸,包括臀部,古時的畫家是不敢這樣繪畫聖像的。

 殮布的纖絲上沒有顏料、染料、染漬。X光、熒光和微量化學排除了用繪畫形成圖像的可能性,並得到紫外光和紅外線檢查的證實。

 殮布有血漬遮蓋的地方便沒有人像痕跡,表示血漬是先附在布上,後來才產生人像。

 殮布不但顯示人體表面,也顯示人體內的骨,如手掌骨,腿骨等,如同今天照X光般。

 電腦圖像放大分析顯示圖像有獨特的三維空間訊息, 按照顏色改變多少去定距離,2018年報導,結合電腦的切片分析,機械學方迪(Giulia Fanti)教授竟然重建成了立體的人體模型。 (https://aleteia.org/2018/03/28/this-3d-carbon-copy-of-jesus-was- created-using-the-shroud-of-turin/)

 以下研究報告( https://shroud.com/pdfs/ssi24part4.pdf )提出可能人體的血塊也如同人體其他地方如皮膚、頭髮、指甲一樣形成人像在布上, 而且有些血漬沒有落在殮布上的地方也有血塊的像,支持人像是不用接觸形成的其他研究報告。

 殮布必定曾經與身體接觸,才能解釋殮布上的特徵,如鞭痕和血跡等。 不過,雖然這接觸能解釋的一些身軀的特徵,卻完全不能解釋攝影所呈現的高分辨率臉部圖像。 科學能夠達到共識的,是圖像的產生,是某種原因使麻布的纖絲本身的多糖化合組織產生氧化、脫水、碳化過程; 然而,尚沒有已知的化學或物理方法,也沒有任何結合物理、化學、生物、醫學環境,足以充份解釋圖像是怎樣形成的。

當把燈光放在殮布後面,利用透過殮布的光,從前面看殮布,便看不到人像了: 這表示人像的地方,即殮布上顏色改變的地方,只發生在殮布表面, 殮布裡面沒有這種顏色改變。

 微量化學化驗找不到任何油脂、或生或死的身體發出的生化物。

 殮布沒有屍體腐化的痕跡,而且人像更沒有因屍體腐化而破壞,所以殮布包裹屍體的時間,從屍體死後開始只得兩天而不可能有三整天。 可以了解一般死囚被釘十字架的屍體,會留在十字架上一些時間,然後有可能被棄屍荒野,除非有人敢來認領並把它埋葬。
聖經上描述耶穌的情况是比較例外的: 猶太人因那日子是預備日,免得安息日內──那安息日原是個大節日──屍首留在十字架上,就來請求比拉多打斷他們的腿,把他們拿去。 (若十九:31) 然而一般屍體即使得到埋葬,既然被埋葬了,又怎會死後不夠三天就不再被殮布包扎著呢? 況且耶穌的墳墓是有軍隊看守著的。
聖經:第二天,即預備日以後的那天,司祭長和法利塞人同來見比拉多說: 「大人,我們記得那個騙子活著的時候曾說過:三天以後我要復活。 為此,請你下令,把守墳墓直到第三天;怕他的門徒來了,把他偷去,而對百姓說:他從死人中復活了。那最後的騙局就比先前的更壞了!」 比拉多對他們說:「你們可得一隊衛兵;你們去,你們所知道的,好好看守。」 他們就去,在石上加了封條,派駐衛兵把守墳墓。(瑪廿七:62-66) 按照猶太人計算,耶穌死後第三日復活並不是三整天三整夜,安息日前耶穌死在十字架上是第一天,安息日是第二天,安息日一過便是第三天了。
聖經:安息日既過,一週的第一日,天快亮時,瑪利亞瑪達肋納和另外一個瑪利亞來看墳墓。(瑪廿八:1)這時墳墓已空。
聖經:天使對婦女說道:「你們不要害怕!我知道你們尋找被釘死的耶穌。 他不在這裡,因為他已經照他所說的復活了。你們來看看那安放過他的地方;(瑪廿八:5-6)

 人像的地方,即纖絲脫水致顏色改變的地方只在纖絲最表面的0.0002毫米的深度。 纖絲裡面顏色沒有改變。

 2011年做了試驗,要用真空紫外光直線和非常短時間而又強力的光束,才能使纖絲只在最表面改變成像殮布上人像部分的表面顏色。 光束要足夠強,才能令纖絲改變; 用激光的極之短時間的光束,才不會燒毀麻布; 但又只有用真空紫外光的頻譜,光才不會透進布內。 按今天科學的了解,需要經過這樣極強而又極短的激光束技術,還需要每一處都很精確地計算出所需的激光束的強度和時長,向殮布不同部分發射; 然而即使用了最新的極光束科技,直到今天還未能製作出像殮布上的所有圖像特徵。 那麼殮布曾經過的那麼極強、極短而又極精確的光,是從哪裡來呢? 既然人類二千年前,甚至是今天,也無法製作出這樣奇妙的光, 如果相信天主的無限光榮的話, 這圖像就可能是耶穌復活發出極大光榮所留下的痕跡了。
聖經沒有直接記載耶穌復活時發出這樣大的光,但卻描述了天使的容貌已經是多麼厲害: 忽然發生了大地震,因為上主的天使從天降來,上前把石頭滾開,坐在上面。 他的容貌好像閃電,他的衣服潔白如雪。 看守的人由於怕他,嚇得打顫,變得好像死人一樣。(瑪廿八:2-4)

布質:

 殮布是一種“斜紋,三合一”高級亞麻布,一般被釘十字架的死囚遺體,是不可能用貴重的殮布包裹埋葬的。
聖經:到了傍晚,因為是預備日,就是安息日的前一天,來了一個阿黎瑪特雅人若瑟, 他是一位顯貴的議員,也是期待天國的人。 他大膽地進見比拉多,要求耶穌的遺體。比拉多驚異耶穌已經死了,遂叫百夫長來,問他耶穌是否已死。 既從百夫長口中得知了實情,就把屍體賜給了若瑟。 若瑟買了殮布,把耶穌卸下來,用殮布裹好,把他安放在巖石中鑿成的墳墓裡; 然後把一塊石頭滾到墳墓門口。 那時,瑪利亞瑪達肋納和若瑟的母親瑪利亞,留心觀看安放耶穌的地方。 (谷十五:42-47)

 殮布長4.42米,寬1.13米,長寬按古時的量度單位剛好是8肘乘2肘。

 翻轉到殮布後面,有石灰和塵土。
聖經:把他安放在巖石中鑿成的墳墓裡;(谷十五:46)

年份和地點

1988碳-14測年報告之謎

 1988年由三個實驗室分別做放射性碳C-14測年報告,測得殮布年份是公元 1260-1390年,引起大量傳媒稱殮布為中世紀的贗品,更不斷有人宣佈是天主教偽造來欺騙人之作。

 然而,從其他許多證據,偽造需要有極之高深又廣泛的知識, 包括許多專門的醫學、人體學、植物學、紡織、光學、物理力學、羅馬當時行刑和風俗, 對羅馬當時施刑非常了解,極之周祥規劃,還要使用今日才發明的先進技術。 前人在中世紀根本沒有如此豐富而且是人類今天才有的知識和技術。

 果然,2000年的一份科學報告指出,殮布下部補了一塊棉布和在棉布上有染料,與殮布用的沒有染料的麻布不同; 連接的地方是棉線與麻線交織的,而抽取放射性碳C-14測年的樣本,正位於麻布與棉布連接之處。 報告指出這處有棉,有顏料用的呂金屬,有茜草根染料(Madder root dye)等, 的確,三個先前做C-14測年的實驗室都證實了1988年用作放射性碳測年的樣本的確有以上成分,都是在殮布的麻布部分沒有的, 後來的化學元素實驗更加確認了樣本的化學成分與麻布的化學成分相當不同。 既然樣本其實的材料是後來修補的結果,根本不純是殮布本身的麻布,所以1988年的C-14測年的有效性自然不能成立了。

年份重測

 2013年巴都亞大學(Padua University)發表重新釐定殮布年份學術報告:

傅里葉變換紅外線光譜(Fourier Transform Infrared Spectroscopy)分析結果是700BC-100AD;

拉曼光譜(Raman Spectroscopy)結果是700BC-300AD;

多參數機械(Multi-parameter Mechanical)測試結果是0-800AD。

 三個測試的信心水平是95%,而它們的重疊範圍是0-100AD。

花粉和花影研究

 弗雷 (Max Frei) 是通過辨認花粉,給法庭案件提供證據的專家,他在1973年開始檢查殮布上的花粉, 隨後更多植物學家繼續研究並發表論文報告,發現了植物花粉在殮布上。 這些植物的花粉有是來自中東地區、君士坦丁堡、和歐洲,表示殮布到過這三個地方。 其中二十餘種是中東花卉的花粉。

 此外植物學也發現很多隱約的花影,多數位於頭部周圍。 達寧(Avinoam Danin)是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Hebrew University of Jerusalem)的植物學教授,是一位以色列花卉的權威。 他於1997年在以色列雜誌(ERETZ Magazine)報導了他繼前人對花影的研究結果(https://www.shroud.com/danin.htm)。 發現有生長在耶路撒冷的冠菊花(crown chrysanthemum)的花影:

 更看到石玫瑰(rock rose),像一束花的放在右面額。 而早前也已有人發現黃連木(pistacia lentiscus)的花影
(http://people.duke.edu/~adw2/shroud/flowers-and-pollens.html)。

 這些花影所示的花卉,是屬於花粉所示的花卉其中一部分,所以一般認為花影可能源於埋葬時放的花卉。

 不過,花粉本身,可能還有多一個來源。 貝依 (M. Boi) 於2016年的報告則提出新的顯微鏡和掃描電子顯微鏡發現殮布上最多的花粉是一種蠟菊(genus Helichrysum), 再加上之前已發現的一些主要的花粉如半日花科/石玫瑰(Cistaceae)和一類黃連木(genus Pistacia)。 這些花粉可能來自用作製造名貴蠟菊香油的香料,有記載古時殮葬時用香料和沒藥塗在殮布上的。
聖經:那以前夜間來見耶穌的尼苛德摩也來了,帶著沒藥及沉香調和的香料,約有一百斤。 他們取下了耶穌的遺體,照猶太人埋葬的習俗,用殮布和香料把他埋好。(若十九:39-40)

其他尚未能證實的發現報告,暫時不考慮:

 除了以上大量有力的研究結果外, 還有其他研究報告或論據支持這是耶穌的殮布,不過從專業角度,以下幾點研究還未到最後結果。所以這裏建議暫時不必考慮。

 眼部有像比拉多時代硬幣的影子,考古學者稱把硬幣蓋在眼上是猶太的埋葬風俗, 但也有學者認為這些影子不夠清楚去肯定,建議作更嚴謹的驗證,耐心等待更詳細的研究結果吧。

 布有連接邊,與在以色列南部靠近死海的馬薩達( Masada )洞穴發現的屬於第一世紀的紡織相似,所以這項研究表示殮布出處可能出於第一世紀的中東地區。 但亦有學者認為這點本身不能排除其他時期也有這樣的紡織。

 有人聲稱殮布面部有字,可以肯定是耶穌的殮布,但未看不到需要足夠證據地在期刊發表,一般學者不考慮這點。

殮布的來歷

 殮布早期的傳說是宗徒把它帶去土耳其的埃德薩(Edessa)便不知下落,直到944年由拜占庭君王派軍隊把殮布帶到君士坦丁堡。 1204年歐洲軍人從君士坦丁堡取到殮布,把它帶到法國。 以上傳說今日未能確認,但有些古時的耶穌畫像,與殮布上的像有相似之處, 如果是當時的畫家看過殮布上的像而仿照它去劃耶穌畫像的話, 那麼殮布的年份就不會晚過這些畫像了。

 到1287年,有記載說一法國青年在初進武士時被帶到秘密地方向一塊印有人像的布行禮。

 從1355年起到1578年的詳細記錄可以在 http://theshroudofturin.blogspot.com/2015/02/locations-of-shroud-turin-shroud.html 看到。

 1355年武士杰費里·查尼(Geoffrey de Charney) 在法國Lirey建小堂存放殮布,相信他是從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獲得的。 殮布從1355年展覽到1377年。 今天從博物館也找到了當年來Lirey看殮布的朝聖者的章。

 1418-38年間,殮布存於法國靠近德國與瑞士邊界的聖伊波利特(St. Hippolyte sur Doubs)聖堂。 該堂今天有存放過殮布的紀念碑。

 1453年,查尼家族的最後一人瑪加列·查尼(Margaret de Charney)把殮布易主到沙武(Savoy)家族處。 在1453-65年,殮布存於法國南部靠近意大利和瑞士邊界的貝里(Chambery)。

 1532年貝里的小堂大火,殮布受到損壞。

 1578年殮布從貝里被移到都靈(Turin),保存在聖若翰洗者座堂的一小堂內,很小供人觀看。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