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人的聖體愛

介紹作者

 馬奈里•德範神父(Fr. Stefano Manelli)晉鐸(升神父)二十八年,約有十年,他作自己所建築的[瑪利亞會院]院長。 該一修會團體由聖高比(St. Maximilian Kolbe)[無玷聖母之城]的思想所感召,設法更為密切地追隨聖五傷方濟的理想與會規。

 馬奈里神父之[瑪利亞會院],其印刷設備與電台繼續發展並專用來使耶穌和瑪利亞更為世人所認識與愛慕。 在馬奈里神父的領導下,瑪利亞會院 尤為發展,他在菲律賓又開創了另一瑪利亞會院。 馬奈里神父於一九八二年被選為拿坡里方濟會會士的省會長。

 馬奈里神父乃神學博士,在意大利也相當出名,他這本感人的耶穌聖體愛至少印到第五版,銷售十萬冊。

 雖然他的一些著作在英國其它地方傳布很久了,但是這本堅實而熱誠的著作在北美出版,尚屬首次。 當馬神父期望能夠透過參與彌撒,接觸到更多 靈魂:藉著瑪利亞把他們帶到基督[甘美的軛]下,他便高興地允准我們出版英文譯本。 我們也高興地使這本書廣為流傳。

 對所有願意更為了解和更為愛我們聖體內耶穌聖愛的人,我們邀請你們閱讀這本最有力和最有教益的書。

返回聖體­—感人的聖體愛—目錄

 聖庇護十世乃聖體教宗,他曾說:“對聖體的熱忱是最尊貴的,因為它的對像是天主; 它最有益於得救,因為他賞給我們聖寵的創始者;它也是甘美的,因為主乃是甘美的本身。”

 對聖體的熱忱與對瑪利亞的敬禮乃是天堂的敬禮。因為它乃是天使與天朝的聖人也擁有的。 神秘家,聖女傑瑪通常說“在天堂有一學校,人在那裡只學習怎樣愛慕。學校在晚餐廳裡,教師乃耶穌,教材就是聖體和聖血。”

 聖體是愛情本身,等於耶穌自己。所以它乃是愛情的聖事,充盈著愛的聖事。 它確實含有真正而生活的耶穌——他則是愛情(若四8)的天主,他也愛我們[一直到底(若十三1)]。

 所有愛情的表達,甚至那最崇高和極深遠的愛在聖體中都予證實了。 這樣,它乃是被釘在十字架上的愛、結合的愛、欽崇的愛、默觀的愛、祈禱的愛、以及愉快滿足的愛。

  聖體內的耶穌,乃是在彌撒至聖祭祀中被釘在十字架的愛,在那裡他重演“為我們犧牲自己”。 在實領或神領聖體中,他乃是結合的愛,使他和領他的人結為一體。 他是在聖體龕欽崇的愛,在那裡他獻身為欽崇天父的祭品。 他是那默觀的愛,因為他同那些喜歡在他腳前的人相遇,就像同伯達尼的瑪利亞相遇一般(路十34)。 他是那祈禱的愛,因為他在父前“常為我們轉求(希七一5)”,他是那愉快滿足人心的愛,因為他在天堂同受寵的淨配神婚結合中作他們的福樂。 他以獨特的愛吸引他們到他跟前,猶如吸引童身使徒、聖史若望在晚餐廳內“緊靠在耶穌的胸膛前(若十三25)”。

 “被耶穌所佔有和擁有耶穌,就是愛情的完善王國”,聖伯鐸•愛麥這樣寫道。 聖體在那些心淨的人身上,完成了“這愛情的完善王國”,他們親近神聖的聖體龕,以謙虛和愛情與聖體內的耶穌共融。 在聖體內,耶穌為我們祭祀了自己,而把他賞給了我們,他仍以無限的謙虛和愛情居住在我們中間。

 “為一個有非常高位,而能屈已下人者,乃是天大驚奇的事,似愛火天使的會父曾這樣呼號說: “那是多麼卓越的謙虛或謙虛中的卓絕,宇宙萬物的主為救我們致於這樣謙虛自貶,竟隱藏自己在麵形內。 我的弟兄們,看天主謙虛的作風,所以你們不要想:你們是人中的什麼,好被那為你們完全犧牲自己者所完全的接受!”

 聖亞豐索以習慣情深意切的口補充說:“我的耶穌!該一聖事是多麼可愛的新發明! 祢意願隱藏在麵形內,為使人愛祢,並幫助任何期待祢的人來朝拜祢。”

 我們常該愛慕至聖聖體,希望莫忘記每天給我們耶穌的司鐸和我們天主、耶穌的母親、真福童貞瑪利亞, 以及所有的司鐸,因為聖體和我們的聖母以及司鐸永不分離,正如耶穌、瑪利亞和聖史若望在加爾瓦略山同在一起一樣。

 讓我們在聖賢的學校中學習這一切,他們度了一種熱愛與卓越的生活,就如愛慕聖體的真正愛火天使一般。 照梵二大公會議所說,這些人乃是到達聖體內愛情天主台前的“最穩妥的路。”(對教會憲章50)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要我們記起他於一九八二年五月十三在法蒂瑪所作的演講: 耶穌在十字架上把瑪利亞給了我們每一人,作我們的母親,又在十字架上為了我們的得求祭獻了自己。 今天耶穌為了我們的得救在彌撒聖祭內,仍繼續奉獻自己於天主之父,這聖祭與耶穌在十字架上的祭祀是同一祭祀。


  庇奧神父(Padrd Pio of Pietrelcina)(一八八七——一九六八年),是二十世紀的奇蹟,他是有史以來第一位印五傷的神父, 手、腳和肋膀都有開著的傷口,血不斷地流,單肋膀傷口每日就流出二盎司血,傷口像是顛倒的十字架。 手傷穿透手掌,洞口有潰爛的紅、棕色的粘膜,但從不發炎,醫生檢查,以一般外傷治療,從末見效,疼痛亦未減輕,稍碰一下,即造成巨痛。 手掌包有多層繃帶,並套了半截手套。他能說預言,分身在二地,洞悉人心靈的秘密,每日在恩寵聖母聖堂聽告解,或祈禱。 甚至通宵達旦,興天主契合。 有多少人擁擠著來看神父,請教益,他並號召人捐款,蓋起五百萬美金的聖堂,於一九六八年逝世,享年八十一歲。

返回聖體­—感人的聖體愛—目錄

1. 噢!至聖聖體

1. 1 聖體內的耶穌是在我們中的天主

 聖若翰•維雅納一來到了默默無聞的亞爾斯小村,有人沉痛地對他說:“在這裡沒有事做。”聖人則回答說:“在這裡有很多事可做。”

 於是他立刻開始動作。那未,他做了什麼呢?他早晨兩點鐘起身,走到黑暗的祭台處。念日課、作默想,準備舉行彌撒。彌撒後,感謝聖體。 那時他祈禱,身體一動不動,一直到中午。他常常跪在地上,不用跪凳,手中拿著念珠。

 事情就這樣繼續下去,沒多久的時間。

 可是以後,他應當開始改變時間表,教務逐漸發展,需要徹底改換課程,聖體內的耶穌和真福貞母瑪利亞漸漸給這窮苦的聖堂召來人眾。 一直到那 聖堂似乎不能容納這些來客,本堂神聖的告解亭,擁擠著成排成隊的懺悔者。 於是神父每天必須聽十點、十五點、十八點鐘的告解。怎樣有瞭如是的改變? 它原是一間窮陋的聖堂,有一個長久不用的祭台,一個被拋棄的聖體龕。 一位天分不高的神父,無法辦什麼事情,在那一默默無聞的村莊,怎麼教務有這樣顯著的改變呢?

 我們今天對於意國一個名叫聖若望•羅東道(San Giovanni Rotundo)的城市也能提出同樣的問題。 一直到不多的幾十年前,它乃是在海角凹凸不平的山巔間,一個偏僻無名的地方。 今天聖若望•羅東道則成了一個精神、文化生活的中心,它的聲譽聯名國際。 在這裡曾住有一位前途無望的聖堂,只有一個簡陋的祭台聖體龕,孤單的陪伴著可憐的修士,他數破了他的念珠與雙手, 不疲倦的念著自己的玫瑰經。

 但是後來怎樣有了改變,什麼在使亞爾斯的羅東道有如此了不起的[反常態]?以致於成千累萬,或許數百萬人從世界各地來到了這裡?

 只有天主照自己做事的方式實現了這樣的改變: “天主召選了世上卑賤的和受人輕視的、以及那些一無所有的、為消滅那些有的(格前一 28)”。 這完全由於天主,由於聖體無限的神妙力量,由於從每一聖體龕所射出吸引人的全能力量,這些力量由亞爾斯和羅東道的聖體龕發出, 透過真正[聖龕的服務員]和[天主奧秘管 理人(格前四1)],也就是這兩位司鐸的服務,來到眾人的身上。

 現在我們提出問題:聖體是什麼?它是在我們內的天主。那是主,耶穌與他的肉身寶血,靈魂和天主性臨在教堂的聖體龕中。 那是耶穌隱藏在麵餅形像內,他真正帶著肉體臨在祝聖過的麵餅形內,這樣他住在我們中間,在我們內並為 我們工作,聽我們的安排。 聖體內的耶穌乃是真正的厄瑪奴耳,[天主與我們同在(瑪一23)]。

 教宗聖庇護十二也教導我們:“教會的信仰乃是: 天主子和瑪利亞之子系同一人,他在十字架上受難,他蒞臨聖體中,他在天堂上統禦著萬物。”

 聖體內的耶穌在這裡同我們在一起,作我們的弟兄,我們的朋友,靈魂的淨配。 他願意進到我們的心內,作我們永生的食糧,作我們的愛情,我們的支持。 他願意使我們參與他的妙體;繼而攜我們到天國,使我們享愛情的永遠幸福。

 天主同聖體真正賜給了我們每件東西。聖奧斯定說: “雖然天主全能,不能再多給我們,雖然他無上上智,不知道怎樣再多給我們,雖是無限富有,再沒有什麼多給我們。”

 那未,我們應當到聖體前。我們應當轉向基督——到耶穌前,他願意自己屬於我們,好使我們因[相似天主],而屬於他。 聖傑瑪常說:“耶穌,勇者靈魂的神糧,求祢堅強我,淨化我,使我成為小天主。 ”我們應以純潔和熱愛的心領受聖體,這是聖賢們所做的。我們總不該為了同該一不可言喻的秘跡日益親近,而感到煩惱。 默想、研究並尋思聖體應當每天在我們的日程表上佔有重要位置。這是我們每天蒙受充分降福的時候。

返回聖體­—感人的聖體愛—目錄

1.2 了解、愛慕、生活於聖體

 為了至少探究一些在聖體秘跡內所貯藏的無限富裕,我們應該著手鍛煉,那是專一而恆心地運用腦筋、思想與意志。

 第一、是用腦筋。 在這里人存心有規律地默想聖體。它可用書籍來完成,使我們個人發現,並深入地存思愛情的奧秘。 有一內容豐富的小本書,乃是聖亞豐索的[朝拜聖體與問候真福 貞母瑪利亞]。 另有兩本寶書乃是聖伯多祿•愛麥(St. Peter Julian Eymard)的著作——名字叫《聖體真正臨在》與《神聖的領聖體》。 (朝拜聖體全書)

 首先,我們應該談聖伯多祿•愛麥的學校,他是一位無可匹敵的聖體使徒。他的聖召與使命是領導眾信友到聖體前。 當他建立聖體司鐸修會時,他為耶穌的聖體神國奉獻出生命,在當時他寫出了這幾句熱愛的言語:“可愛的耶穌! 這就是我的生命,看我準備挨石頭擊,死無葬身地,只為使我能成功地為祢建起寶座,給祢一個友愛家庭,一個朝拜祢的族群。”

 巴不得我們知道天主的恩惠!他就是愛,他將自己給了我們作為愛情的滿溢恩惠。 聖伯爾納鐸說:“聖體乃是愛,它越過天上與地下的愛。” 聖多瑪斯也說:“聖體是愛情聖事,它的釋義為愛,又產生愛。”

 有一天阿剌伯王(Acd-ed-kader),曾同一個法國公務員,經過馬賽大街,遇見了一位神父,他正給一個垂死的人送臨終聖體。 法國公務員於是止步,脫帽,跪地朝拜。他的朋友問他這種動作的意義。

 那位好公務員答復道:“我朝拜我的天主,神父正在把他送給臨終的人。”

 “你們相信如此偉大的天主,將自己變成如是渺小,甚至讓自己到一窮人家中,這怎麼可能?我們回教人對神有一更崇高的想法。”

 公務員答道:“那是你們對神只有一種「偉大」的概念,而不了解他的愛情。”

 為確定該一信念,聖伯多祿•愛麥聲明道:“聖體乃是耶穌愛情的最高證明。在此端道理之後,也只有天堂一端了。 ”是的,我們中有很多基督徒,不曉得聖體所包括的愛情廣大範圍。

 第二、為探求聖體的富裕,我們要用心思,每一位基督徒應當愛耶穌基督! “假如有人不愛我們的主,耶穌基督,應當受詛咒(格前十六22)”。愛聖體之情應當發自內心,並常常在我們眾人中生活化。 愛情需要鍛煉:“人心需要練習去愛真天主,並渴望生命的創造者(宗三15)”。

 神聖的領聖體表現出鍛煉的最高點,它那銷熔的火焰將受造物和耶穌的心結合在一起。聖傑瑪在這方面曾呼叫說: “我禁不住地在思想,耶穌在他愛情的奇妙領域內發顯出來,他的心光輝炫耀地把自己披露給最卑賤的受造物。” 我們對於傑瑪心靈鍛煉能說什麼呢?她希望作“愛情的帳幕”,在那裡她同耶穌常斯守在一起。她渴 望在聖體盒內有一個“小地方”,為能與耶穌住在一起。 她要求自己能成為一個火球,燃燒著愛耶穌的火焰。

 當聖女小德蘭患重病時,她費盡平生之力,到聖堂去領耶穌。一天早晨,她在領聖體後,回到自己的房間,氣力全無。 有一位修女說:“她不該費這樣大的力氣。”聖女則回答說:“噢!這些痛苦對於我,比起領聖體可算得什麼呢?” 她溫柔的哀訴乃是她不能天天領聖體。(在她那時候還不准許天天領聖體。)她熱切地懇求耶穌說: “請祢同我在一起,一如祢在聖龕內一樣。請祢不要從小麵形內撤離。”

 當聖女瑪加利大•亞拉高(St. Margaret Mary Alacoque)離開世俗,進修會獻身於天主時,她私下即發了願,用她的血寫出: “一切為了聖體,無一為自己。” 在這裡要措述聖女對聖體所燃燒著的愛火,似乎不適宜,幾時她不能去領聖體,她突然發出這類熱切的言語,說: “我如此渴望領聖體,假如為領聖體我該赤腳走在火路上,我也要以不可言傳的喜樂這樣做。”

 聖女加大利納(St. Catherine of Siena)屢次對自己聽告解的神父說:“神父! 我飢餓,為了愛天主,請你將她的神糧在聖體內的主施給這一靈魂吧!” 她也吐露說:“一旦,我不能領我的主,我要去聖堂,在那裡我看他;我一再地看他……這可滿足我的心。”

 我們稱這些為“心靈的鍛煉”。

 第三、為尋到聖體的富裕,人應該鍛煉自己的意志:我們應這樣做,把聖體的神聖課業納入生活裡。 當我們沉思聖體,並設法在領聖體時愛慕他,如果我們那時不開始生活於它,只發現聖體的無限價值,那有什麼益處呢?

 聖體教導我們那非言可喻的愛情。它告知我們整個的自我犧牲,以及在謙虛和自貶上無以倫比的課題。 它教我們忍耐,無限制的奉獻。由這一切裡我們引申出什麼? 我們確實應當成就一些事情。 耶穌曾愛了我們,現在還仍然慷慨大方地愛我們,甚至愛我們到底(若十三1),我們卻繼續冷漠無情,而不做些什麼嗎?

 假如我們感到軟弱無力,我們必須投奔到他台前,把心話告訴他,不停地要求他的協助與支持。 因為他曾給我們說:“沒有我,你們什麼也不能作(若十五5)”。 我們首先應來到他跟前:“你們都到我跟前來……我要恢復你們的精神(瑪十一28)”。 讓我們屢次去探望他,我們每次能夠進聖堂,我們應在聖體龕前停留片刻,使我們的心接愛他,我們的身體跪近他。 聖人們一直在渴望造訪聖體內的耶穌,朝拜聖體,神領聖體,念聖體短經,並由心中發出熱愛。 他們由此獲得了多少益 處。播散出多少美德!

 有一天,在都靈(Turin)有一位朋友是彼得•喬治(Peter Ceorge Frassati)在大學中的同學,他要求喬治說:“我們出門,去喝些開胃品。 ”喬治趁此機會響應他,於是給他的朋友指著近處的聖道明聖堂,說:“可以,我們去那裡,在那間咖啡店吃些東西。” 他們進了聖堂,走近聖體龕,祈禱片刻,繼而到奉獻箱,彼得•喬治說:“這裡乃是我們的開胃品!” 兩個青年於是由口袋裡拿出給窮人的施捨!

 聖金口若望(St. John Chrysostom)有一次在講道時,想起了聖體,問說:“我們怎麼能使我們的身體作成'聖體'呢?” 他自己逐答复說:“我們的眼睛應不看邪惡,我們就 算獻出祭祀了; 我們的口舌免講非理之言,就是作出供獻了;我們的手不犯罪,就是奉出全燔祭了。”

 你只回想一下聖女高萊德(St. Colette)的眼睛,常是下視,溫文端莊,心神內斂。 為什麼這樣,她有一次曾答复說:“我充滿耶穌,我的眼睛在彌撒中舉揚聖體時,注視他,我不願意任何其它想像來替代他。”

 我們想聖賢們說話時的謹慎與建樹性,他們有分寸地運用自己的口舌,這口舌已從同耶穌基督的身體接觸而被祝聖了。

 請想,眾人充滿愛聖體情所完成的景行懿德,因為耶穌把汎愛眾弟兄的真情,以及最需的情緒通傳於他們。

 我們不也能夠練習我們的意志嗎?讓我們來向聖賢學習,開始繼續他們的聖善工作。

返回聖體­—感人的聖體愛—目錄

2. 耶穌為我

2.1 神聖彌撒乃是十字架上的祭祀

 只有在天堂我們才會了解神聖的彌撒是天主的怎樣奇蹟,不管我們怎樣勉強自己, 不管我們多麼聖潔和蒙啟示,我們不能完善地談論這超越人和天使的神聖事工。

 一天,有人要求庇奧神父說:“神父!請給我們講解神聖的彌撒。”神父則答道:“我怎麼能給你講解它呢? 彌撒和耶穌一般地無限……你問一位天使:'彌撒是什麼?'他要以真理答复你: '我了解:它是什麼,為什麼奉獻彌撒,但是我不了解它的價值如何。'一個天使,千個天使,天堂上的眾人了解都如此,想法也如此。”

 聖亞豐索(St. Alphonsus of Liguori)最後肯定說:“天主自己不能創作一種比舉行神聖彌撒更神聖、更偉大的行為。” 為什麼? 因為神聖彌撒乃是(我們可以說)綜合體,因為神聖彌撒可稱為綜合起耶穌降生與救贖, 它包括耶穌誕生、受苦與死亡,這些信端乃是天主為了我們的緣故所完成的秘跡。 梵二大公會議教導我們: “我們的救主,在他被 出賣的那一夜,建立了他的體血感恩祭獻,藉以永留十字架的祭獻於後世,直到他再度來臨(禮儀47)。”

 聖多瑪斯(St. Thomas Aquinas)在書中闡明:“神聖彌撒的舉行就像耶穌死在十字架上一般的有價值。”

 因此,聖五傷方濟說:“一旦,天主子在祭台上出現於司鐸手中,人類應戰栗,世界應震動,整個的天堂也深深地搖盪。”

  實在,就如神聖彌撒更新耶穌受難和死亡的祭祀,那末,就它本身說也偉大,足以遏止天主的義怒。 聖女大德蘭對自己的修女說:“如果沒有彌撒,我們那時將怎樣? 世上所有的眾人都要死亡,因為只有它能阻止天主的手。沒有彌撒,教會一定不能久存,世界將要無希望的喪亡了。 ”庇奧神父說:“為世界來說,沒有太陽反 比沒有彌撒更易使人存活。”聖良納多(St. Leonard of Port Maurice)曾說: “我相信:假如沒有彌撒,世界到今天在邪惡的重壓下,已經沉入深淵。彌撒則是撐住它的有力支柱。”庇奧神父也附和這種見地。

 每一台彌撒在參與者的靈魂上所發生的得救功效是奇妙的。 它獲得罪惡的反悔與寬恕,它寬減因罪所受的暫罰,消弱撒旦的影響和對我們肉情的惡狠攻擊。 加強我們在基督妙體上的結合,保護我們免除危險與災難,縮短煉獄的懲罰,為我們得到在天堂上高級的光榮。 聖老楞佐•猶斯定(St. Laurence Justinian)說:“由彌撒聖祭所獲得的恩惠,人的口舌不能盡數。 罪人同天主和好,義人成為更正直的;罪惡消除,毛病斷根,德行功勞增長,惡魔的詭計失敗。”

 聖梁納多不厭其煩地勸導聽眾說:“啊!你們這些受欺騙的民眾在作什麼?為什麼不趕快到聖堂盡量去參與彌撒,為什麼你們不效法天使? 他們在舉行彌撒時,成隊地由天堂降下,站在我們祭台的四周,行欽崇禮,來為我們代禱。”

 假如我們眾人在今生與來世需要聖寵,那未,任何事情也不比神聖彌撒由天主手中贏得的恩寵多。 聖斐理伯內利(St. Philip Neri)常說:“我們祈禱是向天主要求聖寵,參與彌撒則是強迫天主賞我們聖寵。 ”在彌撒中所奉獻的祈禱將連結我們整個的司鐸職,該職除在祭台上的個別服務的司鐸職外, 既包括服務的司鐸職,又包括平信徒的一般司祭職。 在神聖的彌撒中,我們的祈禱將同耶穌為我們祭祀時所作的痛苦祈禱融合在一起。 另外在彌撒中心的正典中,我們眾人的祈禱也變成臨在我們中間的耶穌的祈禱。 羅馬正典有兩段紀念經文,在其中紀念生者和紀念亡者,乃是我們的寶貴時刻,為呈獻我們的祈求。 另外在這至高無上的時刻,耶穌在司鐸手中接受苦難與死亡,我們為我們的需要祈禱,我們能夠託付我們可愛的生者與亡者, 我們應注意利用此時,聖人們都認 為此時乃最重要的,當他們將自己託付於司鐸們的祈禱時,即是拜託他們首先在正典中紀念自己。

 另外,在我們臨終時,我們熱心參與的彌撒,會帶給我們最大安慰與希望,在生前所望的一台彌撒, 比在我們死後,別人代表我們所望的多台彌撒更有益。

 我們的主對聖女潔如(St. Gertrude)說: “你可確信:一個善望彌撒的人,我要許多聖者在他生命的末刻,來安慰他,保護他,就如在那裡有他善望的許多彌撒一樣。 ”這話多麼寬 慰人心。亞爾斯的聖本堂(Curé of Ars)維雅納有理由這樣說: “假如我們知道彌撒聖祭的價值,我們要盡多大的心力去參與它呢?” 聖伯多祿•愛麥勸我們說: “噢,基督徒!你該知道彌撒乃是 宗教裡最神聖的行為。 除熱心參與彌撒、並儘量多望彌撒外,你不能為天主作更有光榮的事,為你的靈魂作更有益的事。”

 為這緣故,每次我們有機會去參與神聖彌撒,我們應當想自己幸運。為能不失機會,我們總不怕作犧牲,尤其在主日和慶節日。

 我們應當想聖女瑪利亞•葛萊蒂(St. Maria Goretti)她去望主日彌撒,來回步行十五公里。我們應該想想桑迪娜•罔巴納(Santina Campana)發著高燒,去望彌撒。 又應想聖高比(St. Maximilian M. Kolbe):當他的健康到這樣可憐情形,竟有位同會弟兄在祭台上要扶持他作彌撒,才不致跌倒。 有多次,庇奧神父傷口流血,且患著熱症時仍作神聖彌撒。

 在我們每天的生活中,我們應當將參與彌撒放在任何其它的善工以前。 聖伯爾納鐸(St. Bernard)說:“人熱心地參與一台神聖彌撒比他把所有的財富施捨窮人,並旅遊世界各地朝聖還有功勞。” 這是至理明言。因為在世間沒有一事能有一台神聖彌撒的無限價值。

 我們理應格外看重神聖彌撒,超過純粹浪費時間,對靈魂毫無益處的娛樂。 法國皇帝聖路易九世(St. Louis IX)每天望幾台彌撒,有位朝臣不滿,建議他能利用那時間辦理國家政事,聖王則回答說: “假如我浪費兩倍時間在娛樂上,像浪費在打獵上,絕對沒有人提出異議。”

 我們應慷慨而情願地作犧牲,好不失落這樣大的善行。聖奧斯定(St. Augustine)曾對自己的基督徒說: “人行路去望彌撒所邁的腳步,天使也加以計數,繼而天主在今生與來世要賜以重賞。” 亞爾斯本堂也說:“那陪人去參與彌撒的護守天使是怎樣幸福!”

 

返回聖體­—感人的聖體愛—目錄

2.2 每日的 神聖 彌撒

 一旦人知道:神聖彌撒有無限價值,他不驚訝聖人們的熱火與關心每天去參與它,甚至盡可能,常常想望彌撒。

 聖奧斯定給我們留下對他母親聖莫尼加的讚譽:“啊,上主!她並沒有一天不在祢的祭台前參與聖祭。”

 聖五傷方濟,平常每天望兩台彌撒。當他患病時,他要求一位有鐸品的弟兄在他的房間為他舉行神聖的彌撒,好讓他不缺乏神糧。

 聖多瑪斯每天早晨在舉行神聖彌撒後,又在感謝中給另一位司鐸輔祭。

 牧羊人聖巴斯加(St. Paschal Baylon)不能到聖堂,參與他所愛的一切彌撒。因為他要趕羊到牧場。 所以,他每次聽到聖堂彌撒鈴聲響,就在群羊中,跪於草地上,在自己所作的木頭十字架前,這樣可從遠處跟隨神父奉獻神聖的彌撒。 這是多麼可愛的聖人——一位對聖體熱愛的愛火天使! 在他臨死的床上,他聽到彌撒的鈴聲,有了力量,給自己的(會中)弟兄,悄悄地說: “我將我可憐生命的祭獻,同耶穌的祭獻融和在一起,是多麼幸福!”就在成聖體血的時候,他的靈魂回歸天鄉了。

 聖瑪加利大(St. Margaret)是蘇格蘭皇后,也是八個子女的母親,她每天去參與彌撒,帶著自己的兒女, 她並以慈母心教導他們珍珍藏她以寶石所特別修飾的彌撒經本。

 我們應按部就班地處理我們的事務,總不缺少參與神聖彌撒的時間。我們且不要說:“我們忙迫於瑣事。”那時耶穌要向我們說: “曼德,曼德!你為了許多事操心忙碌,其實緊要的只有一件事(路十41—42)”。

 一旦。人真正地願意,他就尋得到時間去望彌撒,而不耽誤自己的本分。 聖若瑟•高道蘭閣(St. Joseph Cattolengo)向每一人推薦每天望彌撒——他勸說教師、護士、工人、醫生和作父母的, 對那些抗議沒有時間去(望彌撒)的人,他堅定的答复:“無用 的繁忙,惡劣的節時。” 他說出真理,我們只要看重神聖彌撒的無限價值,我們勢必非常想望去聖堂,並想出各種方法找到時間。

 當聖嘉祿(St. Charles of Sezze)周遊羅馬,為自己的修會討施捨時,他必尋出時間,拜訪聖堂,去參與額外附加的彌撒。 就是在一次彌撒中的舉揚聖體時,他領受了愛情的箭到他心裡。

 聖方濟•保拉(St. Francis of Paula)到聖堂,留在那裡,參與所舉行的每天彌撒, 聖若望•伯爾各滿(St. John Berchmans), 聖亞豐索•羅德烈(St. Alphonsus Rodriguez),聖潔拉(St. Gerard Majella)盡可能輔祭多台。 他們輔祭如此熱心,如此感人,竟吸引了許多信友進堂望彌撒。

 可敬聖嬰方濟(Venerable Francis of the Child Jesus)是聖衣會士,每天輔十台彌撒。 假如有時他輔不到十台彌撒,他就會說: “我今天的早餐沒有吃飽。” 我們對於庇奧神父說什麼呢?他每天望許多台彌撒,望時還念許多串玫瑰經。當聖亞爾斯本堂(維雅納)說: “彌撒是聖人們的熱心功課”時,覺得有理。

 聖潔司鐸在舉行彌撒中所有的熱愛,也應是如此,為他們來說,如不能作彌撒乃是天大的痛苦。 “一旦你聽說:我已不能作彌撒,你該想我命歸黃泉了。” 聖方濟•白英奇(St. Francis Xavier Bianchi)曾這樣對一修會弟兄說。

 聖十字若望(St. John of Cross)明明說:“在他坐監的嚴厲考驗中,所受的最大痛苦,就是他一連九個月不能作彌撒,也不能領聖體。”

 一旦聖人們安排自己的事務,意在總不失落該一上好的神益(彌撒),那末艱難困苦對他們就不起用作用了。 例如,聖亞豐索走在那不勒斯(Naples)街上,受著非常巨烈的腹痛。 陪從他的會士強要他停步,吃鎮靜劑。但是聖人還末作彌撒,爽快地答復道: “可愛的弟兄,我要忍痛走上十公里,為能不放棄舉行彌撒。” 他的腹痛不能使他免守聖體齋,這是在當時從半夜起必須遵守的。他等待,一直到痛苦稍緩和,才繼續步行到聖堂。

 加布遣會(Capuchin)神父,聖老楞佐•布爾底希(St. Laurence of Brindisi)發覺自己走到一異端派的城鎮, 因為該鎮沒有天主堂,他竟又步行四十公里,到一天主教人士所管的聖堂,在那裡他才得舉行神聖彌撒。

 聖方濟沙雷氏(St. Francis de Sales)有一次住在基督教派的城市,為舉行彌撒,他必須每天拂曉前到一天主堂, 而此堂則在一寬闊溪流的對面,秋天雨季,溪水比平日高漲,把聖人常越過的小橋沖走。 不過聖方濟不氣餒,他在橋位上搭上一根大樑,繼續越過。可是,在冬天,由於冰雪,有嚴重的滑倒危險,跌落水中。 那時聖人想出辦法,騎在橫樑上,利用技巧爬過去,好能不耽誤他舉行神聖彌撒。

 我們從未足夠而透切地存思那不可描述的秘跡!這在我們祭台上重行加爾瓦爾略山上祭獻的神聖彌撒。 我們對天主那愛情至高無上的奇事總不能冷冷淡淡。

 聖文德(St. Bonaventure)寫道:“神聖彌撒乃是天主的偉大成就,在那裡他把自己所施給我們的一切愛情都放在我們眼前; 在另一意義上,它是綜合體,是施給我們諸般恩寵的大成。”

返回聖體­—感人的聖體愛—目錄

2.3 積極而有效果的參與

 彌撒聖祭無限偉大,應當使我們領會那用心而熱心地參與耶穌祭祀的需要。欽崇、愛慕和懺悔在我們的情感中佔著不可爭辯的優勢。

 聖庇護十二世在一極為感人的默想中(梵二大公會議曾予有力的引證),描述了一個參與神聖彌撒者所具有的心情, 就是神聖的救主在祭獻一已時所具的心情;與他擁有同一服從的謙虛精神,那即是朝拜、愛慕、讚美和感謝天主的卓越尊威。 這樣在我們心內好產生犧牲的條件,追隨福音所教導的克已,因而自動地作悔過的,和 為我們的罪惡悲傷並賠補的甘願祭獻。

 真正而積極的參與彌撒聖祭,就是所謂使我們如耶穌一般作成被祭殺的犧牲,並成功地 “在我們內產生有痛苦記號的特徵,耶穌受苦的肖像(庇護十二世)”,使我們成為受苦的伙伴,而“相似他的死亡(斐三10)”, 其它的一切將不過是崇拜禮與祭服而已。 聖教宗大額我略 教導說:“幾時我們奉獻自己當作祭品,那末祭台上的祭祀為了我們的利益,真正被悅納為我們給天主的獻禮。”

 在早期基督徒團體內信友所習慣穿著作被贖的服裝前進,由教宗主祭,唱著聖人列品禱文,遊行到祭台作彌撒,這可作這端道理的默想。 假如我們以這種精神去望彌撒,那末我們應想到,聖多默使徒所表明的情感就成了我們的,他當時說: “我們也去,同他一齊死亡(若十一16)”。

 聖瑪加利大•亞拉高參與彌撒時,她一凝視祭台,不能不瞥視一下苦像和點燃的蠟燭。 為什麼?那是為把兩件東西印在她的思想與心神內:苦像提醒她,耶穌為她作了什麼? 點燃的蠟燭使她想起:她應當為耶穌作什麼,那就是:犧牲自己,銷毀自己為了他,為了眾生靈。

 至福貞母瑪利亞、聖史若望以及聖瑪利亞•瑪達肋納與熱心的婦女們在十字架底下給我們立了參與聖祭的最好榜樣(參若十九25)。 望彌撒非常像站在加爾瓦略山上。

 當聖安德肋•亞味林(St. Andrew Avellino)說:“人不能把至聖感恩祭同耶穌的苦難分開。”那時他常感動得流淚。

 一天,有一位神子向庇奧神父說:“神父!我們該怎麼樣參與彌撒聖祭?”

 庇奧神父答道:“就像我們的聖母、聖若望以及熱心的婦女們在加爾瓦略山所做的,愛慕他,對他表達同情。”

 庇奧神父在一個神子的彌撒經本中寫道: “在參與神聖彌撒時,聚精會神地看著在你眼前所進行的驚人奧跡,那是你靈魂的救贖和同天主的和好。” 另一次,一個女孩問他:“神父,為什麼祢在彌撒中哭得那樣厲害?”庇奧神父則答道: “我的女兒,這些不多的眼淚怎麼能比在祭台上所進行的奧跡呢?在那裡應當淚流如江河。” 還有一次有人問他說:“神父!在彌撒整個的時間內,你流血的'五傷'腳站著,應受多大的痛苦呢?” 庇奧神父答道:“在彌撒中,我不是站著,而是懸掛著。”這是怎麼樣的回答!這'我是懸掛著'五字,強烈地表達著聖保祿所說: “與基督同釘在十字架上是什麼(參迦二19),” 它也使真正充實的參與同分心循例,甚至同只有嘈雜外表和口頭的參與彌撒很清楚地分別出來。 聖女伯爾納德(St. Bernadette Soubirous)對一位新司鐸說得很對:“司鐸在祭台上就常是耶穌在十字架上。”。 聖伯多祿•阿爾剛達拉(St. Peter of Alcantara)為作彌撒穿祭衣,就好像他要爬上加爾瓦略山一般, 因為一切司鐸的祭衣那同耶穌苦難和死亡有關,大白衣使人憶起黑落德給耶穌穿上白袍,為嘲笑他如瘋子,聖索提醒人耶穌的受鞭打, 領帶使人想起那捆綁耶穌的繩索,神職發環使人想起耶穌頭戴茨冠; 祭披飾以大十字形則提醒人耶穌背負十字架。

 參與過庇奧神父彌撒的人都想起他的熱淚,想起他的強烈要求,使在場院的人跪著跟隨神聖的彌撒,他們憶起在神聖禮儀進行中深深的肅靜, 也憶起:庇奧神父在非常吃力地念成聖體血的經文時,他臉上所自然表露的錐心痛苦; 他們也記得:當庇奧神父默默地念一點多鐘的玫瑰經時,充滿聖堂的信友默默祈禱的熱忱。

 不過,庇奧神父痛苦地參加神聖彌撒,一切聖人們也有同樣表現。 庇奧神父的眼淚,就像聖五傷方濟的眼淚(有時是泣血),像聖雲先•斐瑞(St. Vincent Ferrer),像聖依納爵(St. Ignatius), 像聖斐理伯內利,像聖老楞佐•布爾底希(who at times soaked seven handkerchiefs with his tears), 像聖女韋羅尼加•茱麗妮(St. Veronica Guiliani)的眼淚,又像聖若瑟•古白定(St. Joserh of Cupertine), 聖亞豐索(St. Alphonsus),聖傑瑪(St. Gemma Galgani)等聖人聖女的眼淚。 但是,最後,人怎樣在耶穌被釘十字架和死亡前,而仍淡薄無情呢? 我們一定不要像使徒們,他們酣睡在責色瑪尼山園裡,更不要像那些兵丁們, 他們在十字架下只想擲骰子的遊戲,而不注意耶穌的死前殘酷抽搐。 當我們看到所謂的“搖滾彌撒,伴隨著吉他的旋律,彈著褻瀆和卑污的樂曲,有女人穿著下流的服飾,青年著有奇裝異服, 這是我們所得到的悲慘印象……主啊!請祢寬恕他們吧!”

 讓我們來注視真福貞母和諸位聖人而效法他們。只有追隨他們,我們才會走到正路上,走在“中悅”天主的路上(格前一21)。

 最好的參與彌撒就是想自己在聖山上與聖母、聖史若望、聖女瑪達肋納在一起。

返回聖體­—感人的聖體愛—目錄

2.4 彌撒與煉獄靈魂

 我們一旦離開了世界,我們再沒有別的希望,只希望他人為我們的靈魂舉行神聖的彌撒。 祭台上的神聖禮乃是最有力的轉達祈禱,因為他超出 一切的祈禱,一切的補過,一切的善功。 假如我們憶起彌撒祭禮乃是彌撒在十字架上所奉獻的同一祭禮,他如今又用他那無限贖罪的價值在祭台上奉獻, 那末,我們也就不難明白以上的道理。 被祭殺的耶穌乃是“贖我們罪過(若一、二2)的真正犧牲,他的寶血流出,為赦免我們的罪過(瑪二六28)”。 絕對沒有 一件事情能與 神聖彌撒等量齊觀,該祭祀的得救效果普及到無限無量的靈魂。

 有一次聖伯爾納鐸(St. Bernard)在羅馬三泉聖保祿堂作彌撒時,他看到一架無末端的長梯,通到天上, 很多天使上上下下,由煉獄中陪送因耶穌的祭祀而得自由的那些靈魂到天堂,而該祭祀乃是在普世祭台上所重行的祭禮。

 這樣在我們親戚死時,我們應該多多注意為他們作彌撒,為他們參與神聖彌撒,而少關心花卉、孝服以及殯葬的遊行行列。

 有些人述說在煉獄中受淨化的許多煉靈顯現,他們來要求庇奧神父按他們的意向獻神聖彌撒,好使他們能夠脫煉苦。 一天,神父給同會的一位方濟 會士之父親獻彌撒。在聖祭完畢,庇奧神父對他的同會弟兄說: “今天早晨,你父親的靈魂升了天堂。”那弟兄聽到這消息非常高興,但他對庇奧神父說: “神父!不過我的好爸,是三十二年前死去的。”庇奧神父說:“我的孩子,在天主前任何罪罰都要賠補。” 那是彌撒聖祭為我們獲得了有價值的功勞,也就是耶穌的肉身寶血,這無玷的羔羊(默五12)為我們所掙得的。

 聖亞爾斯本堂有一天在道理中講了一位神父的榜樣,他為死去的一位朋友舉行彌撒,在成聖體聖血後,他祈禱如下: “永遠聖潔的父,讓我們作一交換吧!祢在煉獄中把持我朋友的靈魂,而我則在手中捧持著祢聖子的身體; 祢為我釋放我的朋友,我則將祢的聖子,會同他受難和死 亡的所有功勞完全獻給祢。”

 我們應記著:為靈魂所奉獻的一切祈禱和善功乃是好的,可嘉獎的。 不過,一旦我們能夠,我們首先為我們過世的親人近友要獻彌撒聖祭,另 外是三十台額我略彌撒(Gregorian Masses)。

 在真福亨利•蘇掃(Bl. Henry Suso)傳記上,我們閱到:他在年輕時,曾和一位同會修士約定: “他們中不拘誰比另一人活得久,讓他每周作一台彌撒,以加速那一'進入永遠'者的享受光榮。” 真福亨利的朋友在一傳道的區域首先過世,真福亨利一時想起了自己的許諾,那時因為他負責給其它人作彌撒, 他以祈禱和補贖代替了許給朋友的彌撒。但是他的朋友發顯責備他說: “你的祈禱和苦工為我不夠,我需要耶穌的聖血。”“因為我們藉著耶穌的血才能償還我們的罪債(參哥一14)”。

 還有,偉大聖熱羅尼莫(St. Jerome)曾寫道:“為了每台熱心所舉行的彌撒,許多靈魂離開了煉獄,飛到天堂。” 對熱心望彌撒的人,我們也可這麼說。 聖女瑪達肋納•巴斯(St. Mary Magdalen of Pazzi)是出名的聖衣會神秘家, 習慣在思想裡奉獻耶穌聖血,為拯救煉靈,在一次神魂超拔中,耶穌指給她看: 真正地有許多煉靈因奉獻寶血而獲釋放,這是理所當然的,原來聖多瑪斯教導我們說: “只是耶穌一滴聖血與其無限功勞就能搭救普世眾生,脫免罪惡。”

 所以我們為煉魂祈禱,藉著舉行或參與多台彌撒,而搭救他們脫免痛苦。 聖亞爾斯本堂說:“所有的善功善行加在一齊也不能具有一台彌撒的價值,因為那些都是人的工作,但是神聖彌撒則是天主的工程。”

 司鐸同耶穌一同祭獻,使自己的有限功勞同耶穌的無限功勞,結合在一起。

返回聖體­—感人的聖體愛—目錄

3. 耶穌在我們內

3.1 領聖體,耶穌在我們內

 在領聖體,耶穌把自己給了我,成了我的,我的一切也在他的體血,他的靈魂和天主性內。 於是,有一天,聖女傑瑪率直地對耶穌說:「我是祢的主人。」  我領聖體,耶穌就進到我心裡,麵形存留多久,耶穌連帶肉體則存留在我心內多久;就是十五分種左右。在這時間,教父們教訓我們: 天使圍繞我們,繼續朝拜耶穌,不停地愛慕他。聖伯爾納鐸說: 「幾時耶穌肉身臨在我們心中,天使就是愛情的守護者,而圍繞著我們。」 或許我們太少思想每次領聖體的崇高身分,但是聖庇護十世則說:「假如天使能夠妒忌,他們要嫉妒我們領聖體。」 聖女瑪達肋納•索斐亞 (St. Madeleine Sophie Barat)則界說:「領聖體則是在世的天堂。」   所有的聖人藉體驗則了解:與聖體內的耶穌相遇和結合的神聖奇事。他們了解熱心地領一次聖體在指人被天主佔有,而又佔有天主。 「誰吃我的肉,喝我的血,他住在我內,我也住在他內(若六56)」。 有一次,聖女傑瑪寫道:「現在是黑夜,明天早晨要到來,那時耶穌要佔有我,我要佔有耶穌。」 不可能再有更深、更完全的愛情結合,那就是他在我內,我在他內,一人在另一人內,我們還能再要求什麼呢?  聖金口若望說:「你嫉妒那位觸摸耶穌衣服的婦女,那位用淚洗耶穌腳的罪婦,那些從加里肋亞來有幸福在他旅行中跟隨他的婦女, 同他親切地交談的使徒與弟子,以及聽那出自他口中的恩寵與得救之言的當時百姓。 你稱那些看到他的人為幸福人……但是請祢來到祭台前,你要看到他,要觸摸他,給他神聖的接吻, 要用你的眼淚清洗他,要像至聖的瑪利亞(聖母)一般,在你心內「懷」有她。」

 所以,聖人們都以熱愛期待,渴望領聖體,比如: 聖五傷方濟、聖女加大利納、聖巴斯加、聖多明我•沙維豪(St. Dominic Savio)以及聖女傑瑪等。 沒有理由再繼續下去,因為這樣需要把所有的聖人都列出來。

 例如,曾有一夜,聖女加大利納•熱那亞(St. Catherine of Cenoa)做夢: 次日她不能領聖體,他所體驗到的悲傷如此之大,竟致不停地哭啼。 當次日清晨醒來,她發覺她的臉面都被夢中所流的眼淚浸濕了。

 聖女小德蘭寫出了一首聖體短詩,那即是「希望靠近聖體龕」,在詩內除了美妙的詩句外,她說:

 我願意作聖爵,在那裡我要朝拜聖血,在聖祭中,每天早晨收集聖血在我心,於是,我的靈魂為耶穌更可愛,她比金器更珍貴。

 在一次流行病中,神父許可她天天領聖體,這為天使般的聖女多麼幸福!

 有一天聽告解神父考驗聖女傑瑪,禁止她領聖體。她寫信給自己的神師道: 「啊!神父!今天我曾去辦告解,神父說:我應該停止領聖體。啊,我的神父!我的筆不願意再寫了。我的手顫動的厲害,我哭了。」

 啊!我的天哪!聖女真個是熾愛天使!她完全燃燒著愛聖體的火爓。

  同樣,聖吉拉•瑪琪拉(St. Gerard Majella),為了他不願自辯一椿虛假和毀謗的傳聞。受懲罰不領聖體。 聖人的痛苦竟致於此,有一天他拒絕去給一位來客司鐸輔祭,他說: 「因為我看見聖體內的耶穌在司鐸手中,我就禁不住地想搶奪聖體。」那是怎樣的渴望在消耗著這位令人驚奇的聖人。 或許我們每天很容易領聖體,但我們不去領,我們要受怎樣的責備!這乃是我們缺少那主要的因素——愛情的信號。 或許我們非常愛世間的快樂,我們竟不能珍視那同聖體內的耶穌結合的天上喜樂。 聖斐理伯內利向一個愛肉身、跳舞和消遣娛樂的青年說: 「孩子!你怎麼能感覺到由聖體龕擴散出來的天堂芒香呢(當然嗅不到)?」 領聖體的喜樂與五官的滿足「彼此相反(迦五 11)」。還有「屬血氣的人不能領受天主聖神的事(格前二14)」 這都是由天主而來的智能。

 聖斐理伯內利特愛聖體,甚至當他患重病時,他每天領聖體。 假如清晨不早早地給他送去。他就非常煩躁,尋不到任何安慰。 他於是呼喚說:「我是如此希望領耶穌,在等待時候,我竟不能得到平安。」 類似的事也在我們這時代發生在碧岳神父身上,只有服從才能使他等到四—五點鐘去作彌撒。 不錯,對天主之愛是吞噬的烈火(申四24)。

 一旦,耶穌成了我的,那未,整個教會,在天堂的教會,在煉獄中和地上的教會都歡騰。 在每次熱心領聖體時,誰能說出天使與聖人們的喜樂呢? 每次一個受造物與耶穌結合——佔有他而又為他所佔有,有一股愛情的清流來到天堂裡,而使天朝神聖深深感動。 一次領聖體比神魂超拔、狂歡或是神視有更大的價值。神聖的領聖體把整個天堂請到我心中!

  神聖的領聖體,為煉獄靈魂是他們能向我們接受的最珍貴的個人恩惠。誰能說出神聖領聖體在釋放煉靈方面是多麼有幫助? 有一天,聖女瑪達肋納•巴斯(St. Magdalen of Pazzi)之亡父發顯,對她說:「一百零七次的領聖體為他需要,好能脫離煉獄。」 實際,在一百零七次之最末一次為他領聖體時,聖女則看到她的父親升到天堂裡。

 聖文德自己成了一位真理的使徒,他以動人的口吻說: 「啊!基督徒的靈魂!你願意對你的亡者證明你的真愛嗎?你願意送給他們最珍貴的禮物開天 堂的金鎖匙嗎? 那末,你應該屢次領聖體,為安息他們的靈魂。」

  最後,我們該想:我們領聖體不但同耶穌結合,而且也同基督妙體所有的成員相聯繫,另外同那些為耶穌極可愛, 而為我們內心最可貴的靈魂合為一體。就是在領聖體時,我們充分的實現耶穌所說:「我在他們內……使他們完全合而為一(若十七23)」。 聖體使我們成為一體。甚至在我們、他的肢體內,人們共成一體,就如聖保祿所說:「在耶穌內完全合一(迦三28)」 神聖的領聖體真是天主和眾人的整體愛。一如聖女傑瑪說:「那是真正的[愛情筵]。」 在愛情中的靈魂能夠歡躍著同聖十字若望一齊歡唱:「天堂是我的,地上是我的,眾人是我的,義人同罪人都是我的。 天使是我的,天主之母是我的,萬物也都是我的。天主自己是我的,也 是我,因為基督是我的,一切都為我。」

返回聖體­—感人的聖體愛—目錄

3.2 靈魂的清潔為領聖體必要

 對於靈魂的最大純潔,我們要說什麼呢?聖人們就是以純潔的心靈前去領受天使之糧。我們知道:他們的良心非常細緻,真正像天使一般。 他們知悉自己的窮困,想法把自己奉獻給耶穌,成為「聖潔無玷的(弗一4)」,又同稅吏重複說: 「噢!天主。可憐我罪人(路十八13),」以最大的關心求助於告解的洗滌。

  當聖熱羅尼莫生命告終時,神父給他送來聖體,聖人則匍匐在地朝拜他, 旁人聽到他以極深的謙虛重複著聖依撒伯爾(St. Elizabeth)和聖伯多祿(St. Peter)的話說: 「我的主來到我這裡,是我那裡得來的呢?(路一43)」,「啊,主!請離開我,因為我是罪人(路五8)」。 像天使般,愛火天使般的聖 女傑瑪多少次想不領聖體?因為她認為自己只是微賤的「一團堆肥」外,再也不是什麼。

 碧岳神父習慣慌恐地對自己的弟兄弟重複:「天主甚至在天使身上看到缺點,那末,他在我身上應當看到什麼呢?」 為此,他很勤謹地辯告解聖事。

 「噢!巴不得我們能了解。我們在領聖體中所領受的天主是誰,那未,就知道我們要獻給他的怎樣的心靈純潔了」 聖女瑪達肋納•巴斯(St. Mary Magdalen of Pazzi)如此呼喊說。

  為此聖許格(St. Hugh)、聖多瑪斯.阿奎納(St. Thomas Aquinas)、 聖方濟沙雷氏(St. Francis de Sales)、聖依納爵(St. Ignatius)、 聖嘉祿•鮑榮茂(St. Charles Borromeo)、聖方濟•博爾日亞(St. Francis Borgia)、 聖路易•伯德郎(St. Louis Bertrand)、聖若瑟•古白定(St. Joseph Cupertino)、 聖梁納多(St. Leonard of Port Maurice)以及其它許多聖人在舉行彌撒前每天辦告解。

 聖嘉民 (St. Camillus de Lellis)若不首先辦告解,從未作過彌撒,因為他願意至少「指去他靈魂的灰塵」。 有一次,在一處大街的廣場上日落時,他在離開一位同會神父前,預先想到自己在第二天早晨彌撒前沒有司鐸聽他的告解, 於是停止腳步,脫帽,劃了一個十字架聖號,一直前去,在廣場上向他的同會弟兄辦告解。

 又聖亞豐 索、聖若瑟•加法束(St. Joseph Cafasso)、聖若望鮑思高(St. John Bosco)、聖庇護十世以及碧岳神父常常辦告解。 假如聖庇護十世不讓耶穌進入那相似天使的孩童純潔的心裡,那末他為什麼為降低(在七歲)初領聖體的年齡? 為什麼人們把準備初領聖體的五歲兒童帶到碧岳神父前,他則表現得如此高興?

 聖人們十全十美地隨從了聖神的指令:「所以人該省察自己,然後才可以吃這餅,喝這杯; 因為那吃喝的人,若不分辨主的身體,就是吃喝自己的罪案(格前十一28—29)」。

  省察自己、反悔、告明已罪,求天主寬恕,這樣每天由告解聖事中獲益,為聖賢們來說乃是自然的事。他們能辦如此多的告解是多麼幸福! 成聖的果實乃是恆久的, 豐裕的,因為每位聖人用以迎接耶穌到心裡的心靈純潔乃是「受選者的麥子(匝九17)」, 它就像沃田一般……要「以堅忍結出果實(路八15)」。

  聖安多尼•加烈(St. Anthony Mary Caret)舉例闡明此一事實說得非常好: 「當我們去領聖體時,我們眾人都領到同一主、耶穌,但是,不是領受同樣的聖寵, 在眾人身上所產生的影響也不一樣,這都來自我們或大或小的心靈準備。 為發揮該一事實,我由自然界中取一例,你可想到接枝的程序,一種植物越相似另一種,接枝越會成功, 同樣在去領聖體者 與耶穌越相似,那末,領聖體的效果越豐富。」告解聖事實際乃一卓越的方法,藉此恢復靈魂同耶穌間的相似。

 因此,聖方濟•沙雷氏教導自己的精神子女說: 「你們要以謙虛和熱忱去辦告解……假如可能,在每次去領聖體時,縱然有時你在良心內不覺得任何大罪的[自責]」。

  關於這一點,最好想起教會的教導。神聖的聖體只應該在天主聖寵境遇中才可領受。 因此,一旦有人犯了重罪,甚至此人有痛悔,並有熱切的希望領聖體,在領聖體前先辦告解,仍是必要,也是不可缺少的。 否則,他又犯一個褻聖的大罪,為此耶穌給聖女碧瑾(St. Bridget)說: 「在世間沒有一種罰,足以相稱地罰他。」

 聖安博(St. Ambrose)說:「那些犯褻瀆罪的人,帶著不多的罪來到聖堂,背負著許多罪出了聖堂。」 聖濟利祿(St. Cyril)寫了更為厲害的話說: 「犯褻瀆聖體的人,是領撒旦和耶穌基督一同到心裡,領撒旦,乃是讓他來統治;領耶穌,好把作祭品的他當作犧牲獻給撒旦。」 於是脫利騰大公會議要理(論聖體)聲明說:「一如在一切神聖的秘跡中沒有能與聖體相比的; 同樣,信友如不善或不虔誠地運用那含有聖潔的創造者與根源的(聖事),那未也沒有任何罪能比該罪更招致天主嚴重懲罰的。」

 另一方面,一個靈魂已經在寵愛的心境裡,在領聖體前辦告解使得她更為純潔,更為美麗乃是難能可貴的事,縱然不需要。 它之所以珍貴,因為它使靈魂穿上更為漂亮的「婚筵禮服(瑪二二12)」,藉此靈魂可以坐上天使的席位。 職此之故,那些最謹慎的靈魂常常不斷地(至少每週一次)運用這赦罪的聖事洗滌,甚至為赦免小罪。 假如你願意靈魂的高貴純潔為領到耶穌,那未沒有任何純潔能比那得自善辦告解的純潔, 在該聖事裡,耶穌滌罪的血使懺悔的靈魂非凡地皎潔美麗。 「領天主血的靈魂變成美麗的,好似穿上最寶貴的衣服,她顯得如此美麗動人, 假如你能看到她,你就要(如神般地)想朝拜她」聖女瑪達肋納•巴斯這樣發表說。

返回聖體­—感人的聖體愛—目錄

3.3 領聖體同聖母在一起

 啊,清潔而染有天主聖血的靈魂領到耶穌,是多麼中悅他!當這樣的靈魂是一個潔淨的貞女時,他得到多麼摯愛的喜樂呢? 因為聖體來自童貞之樂園,就是來自聖瑪利亞。聖大亞爾伯(St. Albert the Great)如此說: 我們聖體內的耶穌尋不到如是的樂園,除非是在童貞之體內。 沒有一人能完全像童身,在每次領聖體時,能夠同雅歌中的新娘說: 「我的愛人屬於我,我屬於我的愛人……他在百合花開,牧放他的羊群(雅二16—17)。」

 有一值得嘉許準備領聖體的方式,乃是懇求無玷童貞聖母,依賴她使得我們以她的謙虛, 潔淨和愛情來領受耶穌,尤其是祈禱她來接受他到我們心中,這種熱心實行乃是聖人們介紹給我們的。 另外是聖類思葛利寧•蒙福(St. Louis Grignion de Montfort),聖艾伯鐸、聖亞豐索以及聖高比。 聖艾伯鐸說:「最好的準備領聖體乃是同聖母一齊做」。 有一悅人的例證乃是聖女小德蘭提供的,她措繪自己的靈魂乃是一個三、四歲的小女孩,她的頭髮與衣衫零亂不堪, 羞愧出現在聖體欄杆前領耶穌,但是她央求聖母,於是寫道: 「童貞瑪利亞給我幫忙,很快地給我換去污穢的衣服,以漂亮的絲帶整好我的頭髮, 並添上一樸素的花……這足以使我有吸引力,讓我能夠在天使的筵席中,自然大方地就坐。」

 來,我們試用這方法,我們絕不致沮喪失望。我們也能說聖女傑瑪在神魂超拔中所喊出的話:「與天堂的母親同領聖體,那是多麼美妙。」

返回聖體­—感人的聖體愛—目錄

3.4 在聖體中感謝

 感謝聖體時,同耶穌相親相愛,乃是最理想的時間。 那是整個交出自己的愛,這樣整個的心還報耶穌的愛,竟不再是兩個「我們」——我們是能如此說——而是在身心方面變成一個。 讓它成為一個生活結合的愛——他在我內,我在他內,這樣我們融化在他愛的唯一與合一內。

 「祢是我愛慕的犧牲品,一如我是祢無邊愛情的目標。」聖女傑瑪親切地對耶穌說。

 聖若望寫道:「被召赴羔羊婚宴的人是有福的(默十九9)」。

 實際,靈魂妥善地領聖體時,在至上純潔的結合中,實現對新郎、耶穌的新婚愛,靈魂對於他能夠以雅歌上新郎最親切的熱情說: 「願君以熱吻同我接吻(雅歌一1)」。

  領聖體後的感謝乃是在世小小地預嚐到將來要經歷的天堂愛。其實,在天堂假如不透過與他永遠結合,我們可怎樣愛耶穌呢? 可愛的耶穌,噢,甘美的耶穌!為了祢賞賜我的每次領聖體,我該怎麼感謝祢呢? 聖女傑瑪說:她要在天堂感謝聖體,超過其它的任何恩典,不是很有道理嗎? 啊,耶穌!這樣完美地同祢結合在一起,是 怎樣的愛情奇蹟。

返回聖體­—感人的聖體愛—目錄

3.4.1 水、酵母和蠟燭三象徵

 亞力山大之聖濟利祿(St. Cyril of Alexandria)乃教會的教父,用了三個圖例顯示了人在領聖體時同耶穌愛情的結合: 「那領聖體的運作如同酵母與麵團混合,好使整個的麵團發起來……正如藉著二蠟溶化在一起,而得到一支蠟。 這樣,我想領耶穌體血的人透過領聖體與他溶合在一起,靈魂並發覺他在耶穌內,耶穌在他內。」

 為此緣故聖女傑瑪常恐懼驚異地談論在萬有真源的耶穌與纖如草介的傑瑪之間的聖體結合。 她在一次的神靈超拔中呼喊說:「啊!耶穌。領聖體是何等的甘美!我願生活在祢的 懷抱中!」 真福公達道•費利尼(B. Contardo Ferrini)寫道: 「啊!神聖的領聖體!人的精神達到的最高站!世界上有什麼?能與這純潔的、天上歡樂、永遠光榮的美味相等呢?」

 領聖體尚有另一價值,值得我們想想:那是關於天主聖三。 一天,聖女瑪達肋納•巴斯,兩手交叉,領聖體後,在初學生中間跪著。她抬頭望天,說:「啊!姐妹們! 巴不得我們能了解以下事實: 當餅酒形存在我們心中,耶穌就在那裡,同聖父和聖神不分離地在我們中工作,因此,三位一體都在那裡。」 ——她不能結束自己的話,因為她已神靈超拔了。

返回聖體­—感人的聖體愛—目錄

3.4.2 聖體至少存留十五分鐘

 聖人們在領聖體後為感謝他,一旦能夠,總不限定時間,至少要延續半點鐘。聖女大德蘭給自己的修女們說: 「讓我們有愛心地同耶穌晤談,不要浪費領聖體後的時間。那是一美妙的時間,同天主交往,並把有關我們靈魂的事呈獻到他前。 一如我們知道,慈善的耶穌同我們留在一起,一直到本性的熱力(消化力)分解了麵餅 的質料。 我們應當格外小心,莫失落了這樣美麗的機會與他談話,把我們的需要,放在他的面前。」

 聖五傷方濟、聖女茱麗雅•法高乃(Juliana Falconieri)、聖加大利納、聖巴斯加、聖韋羅尼加、聖若瑟古伯定、 聖女傑瑪以及其他聖人習慣幾乎常常立刻在領聖體後,進入愛情的神魂超拔中。 至論多久,那隻有天使能測量時間。聖女大德蘭幾乎每次剛領聖體後,隨即進入神魂超拔中,有時須將她抬離領聖體的欄杆。

 聖若望亞味拉(St. John of Avila),聖依納爵羅耀拉(St. Ignatius Loyola),聖類思公撒格習慣跪著謝聖體兩點鐘。 聖女瑪達肋納•巴斯願意謝聖體,繼續不斷。人們必須強制她(離開),好能用些食物。 聖女說:「領聖體後的分秒時間,是在我們生活中最寶貴的。 在我們方面,那是同天主交談最相宜的時刻,在天主方面,則是把他的愛情通達傳給我們。」

 聖類思葛利寧•蒙福(St. Louis Grignion de Montfort)習慣在作彌撒後,至少半點鐘, 留在那裡謝聖體,他不願讓任何煩惱或事務使他分心。 他說:「即便是為了一點鐘的天堂我也不願放棄這感謝的一點鐘。」

 那未,我們也該下一定決心:要這樣組成我們的時間和生活,在領聖體後至少十五分鐘留在那裡感謝。 另外還要決定:總不讓任何事務擾亂我們利用此謝聖體的時間。 耶穌肉體臨在我們的靈魂,居住在我們肉身內的這些分秒乃是天上的分秒,我們總不能予以浪費。

返回聖體­—感人的聖體愛—目錄

3.4.3 聖斐理伯內利與蠟燭

 聖保祿使徒寫道:「務要用你們的身體光榮天主(格前六20)」。沒有任何時間,再像領聖體以後的時間,按字義去了解這些話更為貼切的了。 那未,一個人領完聖體,彌撒一過,馬上出堂。或剛領我們的主,就立刻出堂。那是多麼無情。 我們可記起聖斐理伯內利的榜樣,他叫兩個輔祭的兒童,手持燃著的蠟燭,前去陪伴 一個在領聖體後,立刻離開聖堂的人。這是多麼美麗的教誨。

 人接待來客,假如沒有其他理由,為了表現風度,他應該停下來留意客人,並對他表示高興。 假如這客人是耶穌,那未,我們有理由,去看重他聖躬的臨在我們中間僅僅十五分鐘,或再多一點。 聖若瑟•高道蘭閣(St. Joseph Cottolengo)有鑑於此,他習慣個人監察烘烤彌撒和領聖體的麵餅。 他給了作這事的修女以下的指示:「將麵作厚,這樣我可同耶穌逗留長久時間。我不願神聖的麵餅形很快地就消失。」

 一旦,我們看到我們感謝的時間過長或許不耐煩地容它過去,我們同聖人們的榜樣,不是作得相反嗎? 可是,此時,我們應怎樣在這裡留心我們自己呢? 因為,假如耶穌在我們每次領聖體時「為了我們表現的款待,給我們百倍賞報。」 是真的,就如大德蘭說過的,那未,我們了為慢待他,也該負百倍的責罰,照樣也不假。 有一位碧岳神父的修會同仁告訴他,怎樣有一天他去到這位神聖畢神父前去辦告解,在告過其他罪後,也曾告明在彌撒後沒 有感謝聖體,因為,據他說,有某項職務使他不能謝聖體。碧岳神父審斷其他過錯,寬大為懷;一旦,聽到他告明耽誤了謝聖體。 神情便嚴厲起來,面色凝重,堅定 地對他說:「我們應當注意,我們的不能,不過是不情願。我們常常應做我的感謝聖體。 否則,要付出昂貴的代價。」

 讓我們嚴格地思想並註意這事。一旦,那是非常珍貴的事,就像感謝聖體一事。我們就應專心聆聽聖神的忠告: 「連一點好希望,也不要輕易放過(德十四14)」。

返回聖體­—感人的聖體愛—目錄

3.4.4 同聖母一齊感謝

 在聖母作陪下的感謝,為光榮她的「天使報喜」有一特別美意。 正好在領聖體後,我們懷耶穌在我們心身中,恰如榮福童貞瑪利亞在接受天使報喜時所有的。 我們在那時沒有更好的方式來欽崇愛慕耶穌,只有使我們的心情與天主之母的心情相合, 使得她無玷聖心對她聖子耶穌所懷有的欽敬、愛慕情感變成我們自己的。 為達成這一點,我們默默地念誦玫瑰經歡喜奧跡,也是有益的。 讓我們來試用一番。我們藉著這樣與聖母同心合意地以她超凡的心愛慕耶穌,不能不獲益處。

返回聖體­—感人的聖體愛—目錄

3.5 健壯者的食糧與往天鄉的候糧

 我們不必要說:耶穌在聖體內是每一人的真正食糧,為使他們堅強起來。 它也令人英勇,支持殉道者,給那些最後與死亡拼戰的靈魂帶來力量和平安的食糧。

  我們在涕泣之谷受苦、呻吟,耶穌則在聖體內對我們重複這種熱情的召喚: 「你們凡勞苦的,負重擔的,都到我跟前來,我要使你們安息(瑪十一28)」,因為, 實際:「人生在世,豈不像服兵役?(約七1)」。 此外,跟隨耶穌的人「都必要遭受迫害」(參弟後三12;瑪五10); 不錯: 「凡屬於耶穌基督的人,已把肉 身同邪情和私慾釘在十字架上了(迦五24)」,我們應當生活,如同「與基督同死於世俗原理」的人。

 「我賴加強我力量的那位,能應付一切(斐四13)」的確真實;因為耶穌乃是「萬有」(參若一3;哥一17),在領聖體時; 他成了「我的一切」。那未,我能同天主的僕人•路易沙(Luisa M. Claret de la Touche)一齊說: 「我需要怕什麼?支掌世界的那一位同我在一起。 天主的血在我的血管裡周流。啊!我的靈魂,請不要怕!宇宙的主宰把你抱在他的懷中,願意你在他身上找到安息。」

 因此,聖雲先•德保(St. Vincent de Paul)曾問他的遣使會士說: 「當你們領耶穌到你們心中,你們還有什麼犧牲不能忍受的呢?」 聖雲先•裴瑞(St. Vincent Ferrer)二年的時間,必須坐監受苦, 作迫害下的犧牲品,在他所受的苦患中,他非常滿心高興。(參格後七4)。 因為雖然有手拷腳鎖,和黑暗的監獄,每天他總想法能夠作神聖的彌撒。 當聖女貞德(St. Joan of Arc)在她赴火刑場前被允准領受聖體內的耶穌,同樣的勇敢與喜樂也賜給了她。 耶穌進入黑暗監獄時,聖女跪在地上,戴著她的鎖鏈,領受耶穌, 並沈醉在祈禱中,她一被告知出獄受死,立即起身上路,不斷地作祈禱。 她前行到法場,死在火爓中,她常與耶穌結合,耶穌居留在她的靈魂內,以及為國犧牲的肉體內。

返回聖體­—感人的聖體愛—目錄

3.5.1 殉道者的勇力

 殉道者的整個歷史,從首先殉道者•聖斯德望(St. Stephen), 一直到天使般殉道者•聖達西蘇(St. Tarcisus)以及較為新近的殉道烈士, 乃是一系列超人勇力的故事。當他們戰鬥,抵抗惡魔,相反所有的在世上猖獗的地獄勢力(伯前五9)時,聖體則賜給他們勇氣

 你也應記起,領聖體帶給病人的天上慰藉與幫助,不但給予他們的靈魂,也帶給了解的肉身,而肉身有時則驚人獲得痊癒。 例如:聖李維納(St. Lidwina)和達高大(Alexandria Da Costa)常發覺到: 在神聖的麵形存留在她們心內時,她們身體上的可怕痛苦奇妙地停止了。 同樣聖老楞佐•布林底希(St. Lawrence of Brindisi)和聖伯多祿•克拉味(St. Peter Claver)也發現, 所有折磨他們的慢性病痛,當他們舉行彌撒聖祭時,也就停止了。

返回聖體­—感人的聖體愛—目錄

3.5.2 首先關心靈魂

 但是,最安慰人心的,乃是基督徒最後的領聖體,它稱為「臨終聖體」。那是從今生到來世的行旅之糧。 聖人們是怎樣看重我們及時和以最好心情去領受它。

  當聖多明我•沙維豪(St. Dominic Savio)由於重病被送回家中時,醫生提供他病癒的美好希望。 但是這位聖潔的青年召喚他的爸爸說:「如果我先同天上的醫生交往,那是最好不過的事,我願意去辦告解,並領聖體。」 聖安多尼•加烈(St. Anthony Cleret)的健康每下愈況,開始引起嚴重的關懷,有人召來兩位內科醫生。 聖人理會這事,知道他的病嚴重,說:「我曉得,但是我們先該為靈魂著想,然後再關心肉身。」 他立刻願意領受聖事,聖事辦好後,請人去找兩位醫生,對他們說:「現在你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吧!」

 先靈魂,後肉身。我們可能不重視這一點。 我們常常不思不想,竟然非常關心邀請醫生,來照料病人,但是我們尋時間去召喚神父,只是在最後的幾秒鐘。 那時病人或許瀕臨死亡,不能完全清醒地領聖事,基或總不能領聖體了。噢!我們是多麼糊塗,多麼不明智! 假如,因著沒有及時請神父,我們讓一個臨終人的救靈陷於危險,剝奪了他最後的須臾時間, 而不能領受支援與最大的協助,那我們怎麼能逃脫責任呢?

 聖體乃是最高的擔保!擔保那住在該可憐流徒之地的教友真實的生命。 聖額我略•尼撒 (St. Gregory of Nyassa)說: 「當我們的肉身同基督的肉身結成一體時,即獲得不朽的開始,因為它們同'不朽'融合了。」 一旦,肉身短暫的生命衰弱,我們要仰賴耶穌,他乃是永遠的生命。 他在領聖體時被送給我們,好作我們不死靈魂的真實和耐久的生命,作我們可死肉身的複活: 「誰吃我的肉,喝我的血,就享永生(若六 55)」「誰吃這食糧,必要永遠生活(若六59)」。 因為他是複活和生命(若十一25)。

 啊!神聖的臨終聖體是多麼大的恩惠!當亞爾斯本堂臨終時,一聽到人宣報臨終聖體的來到,他感動得流淚! 於是說:「當耶穌最末一次以這樣多的 愛來到我們這裡,我們怎能不痛哭呢?」

  不錯,在聖體內的耶穌乃是愛情,他成了我飲食,我的力量,我的生命,我心裡的渴望。 在今生或死時,每次我領到他,他便使自己成為我的,好讓我成為他的。 是的,他完全是我的,我完全是他的,這一人在另一人內,這一人屬於另一人(參若六57)。 這為靈魂和肉身來說,乃是在天上人間愛情的圓滿。

返回聖體­—感人的聖體愛—目錄

3.6 每天同他在一起

 耶穌為了我們的緣故,臨在聖體龕中。他作了我靈魂的食糧。「我的肉是真實的食品;我的血是真實的飲料(若六55)」。 假如我願意精神榮養,並得到生命的豐盈供應,那末,我應該領他: 「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你們如果不吃人子的肉,喝他的血,在你們內便沒有生命(若六54)」。 聖奧斯定告訴我們:在他非洲教 區內公教教民都稱聖體為'生命'。當他們去領聖體時,他們就要說:「我們到生命那裡」。 這是多麼了不起的表達方式!

 為保持我超然的力量與精力,那就是我的超性生命在良好的健康上,我應當給它們營養。 聖體正是生命所需要的,因為是「生命糧(若六35)」,這「由天上降下的食糧(若六 59)」給予、 補充、保存並增加靈魂精神生命。 聖艾伯鐸竟敢說:「領聖體為支持基督徒的活力,是我們需要的,就如[目睹天主]為維持光榮的生命,是天使所需要的一樣。」

  我們每天應當營養我們的靈魂,正如每天,我們養活肉體好給它活力一樣。 聖奧斯定教導我們:「聖體乃是每天的食糧,我們當藥來服用,以治療我們每天所遭遇的軟弱。」 聖艾伯鐸附加上說:「耶穌準備的不只是一個麵餅,而是為我們生活每天有一個。 聖體為我們已準備好,我們不該漏過其中一個(每天領聖體)。」

 耶穌乃是那聖體,是那愛情的犧牲,他為靈魂如此甘美,如此增益健康,竟感動得聖女傑瑪說: 「我覺得有一宏大的需要,讓那甘飴的食物從新加強,而耶穌就把它賞給了我。 耶穌每天早晨所給我的這一有深愛的健康劑能使我輕鬆,並引領我心中的每一情感到他那裡。」

  為聖人們來說,每天的領聖體滿足生活與愛情的絕對急需,這符合耶穌賜下自己的神聖希望,來作每一靈魂的生命與愛情。 聖女小德蘭給一位修女寫信,說: 「耶穌每天從天堂降下,不是為佔據一個金質的聖體盒,而是為尋找另一片天,那就是我們的靈魂,他在那靈魂上得到喜樂。」 一旦靈魂還能這樣做,而卻不願意領耶穌到心裡,「耶穌就哭泣了。」 小德蘭又繼續說:「由是,一旦魔鬼不能因罪進到一個靈魂的聖所同,他願靈魂至少空閒著,而沒有主人,遠遠離開領神聖的聖體。」 確切明顯地,我們在此乃想魔鬼的羅網。因為只有惡魔才能有興趣使我們遠離耶穌。 希望我們小心提防。我們不應該嘗試作惡魔騙術下的犧牲者,「我們努力不要耽誤 領任何的神聖聖體。」 聖女瑪加利大(St. Margaret Mary Alacoque)建議我們: 「耶穌除去敵人控制我們的力量,一旦我們離開他,我們所給予敵人——魔鬼的喜樂,幾乎不能比這再大的了。」

 每天的領聖體乃是愛情、力量、光照、勇敢、每一德行、每一美善的來源。耶穌說:「假如有人口渴,讓他到我這裡來(若七37)」。 他自己乃是 那湧到永生的水泉(若四14)。 怎麼能有在寵愛中的人,而不願,或是認為不易到這「主的神聖筵席」前呢?

  英國首相,聖多默•摩爾(St. Thomas More),因為他反對教會分裂,殉道而死。 他習慣每天早晨,望彌撒、領聖體。幾個朋友設法勸說,他:這種關心(望彌撒)不適合一位堆滿很多政事的世俗人。 「你們提供你們所有的理由,這些理由無寧使我更為信服,我應當每天領聖體。」 他說:「我的分心走意很多,同耶穌在一起,我學得收斂性。得罪天主的機會時常有,我每天從他領到力量,為躲避犯罪。 我需要亮光和謹慎來處理最難的事務,每天我能在領聖體時徵詢耶穌。他是我偉大的教師。」

 有一人曾經詢問出名的生物學家板丁(Banting):為什麼他如此每天非常注意領聖體。 他回答說:「你是否曾反想過:假如每夜不降露水,那將怎樣?沒有植物能生長。 草木花卉不能活過當天的熱力以各種方式所造成的蒸發與乾旱。 它們能量(精力)的循環,自然的更新,淋巴液的平衡,植物的本來生命都需要露水。」 稍停一下,他繼續道:「現在,我的靈魂猶如一棵小植物,它是一種荏弱的(東西),每天風與熱來襲擊它。 這樣需要每天藉著去領神體,獲得精神雨露的新鮮貯存量。」

  聖若瑟•高道蘭(St. Joseph Cottolengo)稅勸告自己「天主眷顧會院」的醫生,在行艱鉅的外科手術前,去望彌撒、領聖體。 據他說,這是因為「醫術是大科學,但是天主是偉大的 醫生。」 聖若瑟•毛沙底(St. Joseph Moscati)是那不勒斯的出名醫生,總是常照例作這事,且到了不可信的程度, 他不惜忍受最大的不便(另外從他所作的屢次步行來看)以避免漏過每天的領聖體。 假如在任何一天,他完全不能領聖體,那天他便沒有勇氣,作他醫師的診療; 因為他說:「沒有耶穌,我就沒有足夠的亮光,救治我那些可憐的病人。」

  噢!聖賢們為了每天領聖體,有熱切的愛!誰又能夠適當地加以描述呢?聖若瑟•古伯定總能每天領他可愛的主。 曾有一次,他竟敢對他會中生活的弟兄說:「你們不必懷疑,我有一天不能領偉大的羔羊時,就進入未來的生命了(永生)。」 當時他有感觸地、熱心地叫出這天主的羔羊。實在,一種厲害的疾病有一天阻他去領聖 體內的吾主,就是他去世的那一天。

 當聖女傑瑪的父親發愁他女兒的健康,而批評她每天去望彌撒,出門太早。 這一批評使得聖女答復道:「爸爸,至於我,假如我不領聖體內的耶穌, 就生病了。」

 一旦聖熱那亞•加大利納曉得對她的城鎮發出禁令,禁止人望彌撒,領聖體,她每天則行路到熱那亞城外一遠處聖堂,去領聖體。 當有人對她說: 「她做事太過份。」聖女則回答說:「假如我應當在燃燒的火炭上走數里,為領耶穌,我則說這路途容易,好像我走在玫瑰花的地毯上一般。」

 這事給我們一個教訓,我們可能離聖堂進在咫尺,我們能在那裡方便地領耶穌到我們心中。 縱使這為我們犧牲一些代價,那不也值得嗎?

 但是尤有甚者,假如我們仔細思考,聖賢們願意領聖體,不只一次,而且一天要數里!

返回聖體­—感人的聖體愛—目錄

3.6.1 聖體盒滿滿,麵包箱空空

 我們繼續下去,我們靈魂和肉身的每一祝福都關係在天領聖體,我們不該為了領這樣神聖的事作辯白。

返回聖體­—感人的聖體愛—目錄

3.6.2 為靈魂的祝福

 有關靈魂的幸福,聖濟利祿•亞力山大(St. Cyril of Alexandria)是教父與聖師,他寫道: 「假如驕傲的惡毒在你內膨脹,請你投靠聖體;這神糧乃是你的天主,他使你自謙自貶,隱藏自己,並教導你謙虛。 假如自私自利的貪婪在你心裡猖狂,你應領此神糧;你能學到寬宏大方。假如貪財的冷風襲你,請你趕快去領天使之糧;愛德要在你心中向榮。 假如你感到肉情肆虐,那未,你滋補了基督的體血,他度世間生命時,曾實行了英烈式的算我控制,你也要成為行已有節的。 假如你對精神事物疏忽懈怠,那未,你該用這天上的食 糧加強你自己,你就成為熱誠的了。 最後,假如你覺得為不潔所困擾,你該去參與天使的歡宴,基督潔淨的聖體要使你淨化、貞潔。」

 如果人們願意知道聖嘉祿•鮑榮茂(St. Charles Borromeo)怎樣能在其他放蕩、輕浮的青年中保持貞潔、端莊, 這乃是他的秘密:屢次善領聖體。 同樣聖嘉祿(St. Charles)也規勸聖類思公撒格(St. Aloysius Gonzaga)常領聖體,他於是成了有天使般純潔的聖人。 的確,聖體證明是:「五穀滋養少男,新酒培育少女(匝九17)」。 聖斐理伯內利(St. Philip Neri)是一位同年輕人完全打成一片的司鐸,他說: 「對聖體和聖母的熱心不只是保守貞潔最好的方法,而且是唯一的方法。 在二十歲時,只有領聖體能夠保守人心潔淨……貞潔沒有聖體乃不可能。」這是最真不過的。

返回聖體­—感人的聖體愛—目錄

3.6.3 肉身方面的祝福

 聖體給肉身帶來怎樣的祝福呢?聖路加談我們的主說:「有能力由他身上出來,並治愈眾人(路六19)。」 在露德有多少次,不一再證明我們的救主真在聖體內嗎? 有多少人為這隱藏在白色麵形內的慈善主給治好了,有多少受病苦、窮苦的人, 在那裡由聖體神糧,接受到健康、勇力食糧以及其他急需的幫助呢?

 有一天,聖若瑟•高道蘭閣注意到,在「天主眷顧」的病院有許多病人不想領聖體。聖體盒滿滿,但是儀器室的麵包在下頓飯就用盡了。 聖人於是將聖體盒放在祭台上,轉過身來,很激烈地發出這有含意的聲音道:「聖體盒滿滿,麵包箱卻空空。」

返回聖體­—感人的聖體愛—目錄

3.7 神領聖體

 神領聖體乃是保存聖體生命愛情的,它為愛耶穌聖體的人常是有益的。 藉著神領聖體,有愛情的願望,滿足了那願意與可愛新郎、耶穌結合的靈魂。 神領聖體乃是靈魂與麵形內耶穌愛的共融。「因為靈魂生活與愛,勝過生活於生命。」聖十字若望這樣說。

返回聖體­—感人的聖體愛—目錄

3.7.1 相信、愛慕和渴望

 顯然地,神領聖體預先假定:我們相信耶穌在聖體龕中的真實臨在。 它也隱含著:我們要愛慕領聖體聖事,它要求我們對耶穌賞給該聖事的感恩心。 這一切都簡短的表達在聖亞豐索的祈禱內:「我的耶穌,我信祢真實臨在至聖聖體內。 我愛祢在萬有之上,我希望在我靈魂內擁有祢,因為我現在不能以聖事的方式領到祢, 請祢至少在精神方面來到我的心裡,就像祢已在我面前,我擁抱祢,同祢整個地結合在一起。 求祢總不要,總不要允准我離開祢,阿門。」

 依聖多瑪斯和聖亞豐索的教導: 神領聖體照你所發的情感,你對耶穌想望的真誠大小和你歡迎耶穌的愛情程度,以及所給予的適當留意而產生類似實領聖體的效果。

 神領聖體的益處是,我們隨便作多少次,甚至一天作幾百次,什麼時候我們愛作,甚至在深夜; 什麼地方我們願作,甚至在曠野,或在高空收音機上。

 另外當我們參與聖祭,而不能實領聖體,即適於神領聖體。 當司祭領聖體時,我們的靈魂應當參與,邀耶穌到我們心中, 這樣我們望的每一台神聖彌撒同奉獻禮,祭祀中的祝聖和領聖體才是完全的一台。

返回聖體­—感人的聖體愛—目錄

3.7.2 兩個聖爵

 在一次發顯中,耶穌親自對聖加大利納(St. Catherine of Siena)說:神領聖體多麼可貴。

 聖女害怕神領聖體與實領聖體二者不能相比。在神視中,我們的主舉著兩個聖體盒,說: 「在這金聖體盒內,我放著你的實領聖體;在這銀聖體盒中,我放著你的神領聖體。兩個聖體盒全中我意。」

 有一次,聖女瑪加利大(St. Margaret Mary Alacoque)聚精會神地向聖龕的耶穌呼出渴望的思慕,耶穌則對她說: 「我非常喜歡一個靈魂神領聖體的願望,以致每次她以思慕呼喚我時,我很快地就到她心裡。」

  我們不難看出,聖人們怎樣喜歡神領聖體。神領聖體至少可部分的滿償「與可愛者結合」的願望。 耶穌親自說:「你住在我內,我則住在你內(若十五4)」,神領聖體幫助我們心心相印,甚至在我們遠離聖堂的時候, 沒有其他的方法,來平息在聖賢心中所燃燒的內心熱望。 「噢!天主,我整個心靈渴慕祢,如小鹿渴慕清泉, 我整個的心靈渴慕天主(詠四12)」。

 這是聖賢們的愛心思慕。聖加大利納熱那亞(St. Catherine of Genoa)呼號說: 「(我靈魂)的可愛淨配,我這強烈地渴望同祢結合的喜樂,我竟認為:假定我死了,我也願意復活起來,好領受在聖體內的祢。」 真福十字 亞加大(Bl. Agatha of Cross)感覺到這樣尖銳的願望,常與在聖體內的耶穌結合,她竟說: 「假如聽告解神父不教導我神領聖體,我就不能生活了。」

 同樣,為聖五傷瑪利方濟(St. Mary Frances of the Five Wounds)來說,當她被關鎖在家中, 遠離可愛的主,另外是當有人不准她實領聖體地,神領聖體則是激烈痛苦的舒解。 這時候,她走出室外到她家的高台上,遠望聖堂,發出憂傷的太息:「噢!耶穌,那些今天在聖體事內領到祢的人,是有福的。 那圍護我耶穌的聖堂的牆壁是有福的。那常常接受極可愛耶穌的司鐸們也是 幸福的!」唯有神領聖體稍稍滿償她的心願。

返回聖體­—感人的聖體愛—目錄

3.7.3 在日間

 在這裡有碧岳神父給自己一位精神方面的女兒一項建議: 「在一天的過程中,你尋不到其他辦法,甚至在百忙之中,你該以靈魂的服膺訴怨,召喚耶穌,他勢必到,同你常在一起, 用他的聖寵和聖愛,與你的靈魂結合,你幾時不能親身到他那裡,要以精神飛到聖體龕前, 在那裡傾吐你精神上火熱的願望,並擁抱眾靈魂的可愛者,超過你有許可去實領聖體。」

 我們也該運用這種大恩。 例如,當我們受考驗或覺到受遺棄時,什麼善工為我們有益、莫不是藉著神領聖體,同聖事內的耶穌在一齊嗎? 這種聖善的實行能夠起作用,使得我們容易天天充滿愛慕的行動和情感,也能使我們生活在愛情的擁抱中, 一直在我們內屢次地更新,而使我們很少中斷它。

 聖女安琪拉•美西(St. Angela Merici)非常喜歡神領聖體。 她不但常做,又勸他人這樣作,而且她也要像遺產般留給自己的修女們,好能以後常常習慣神領聖體。

  我們對聖方濟•沙雷氏還說什麼呢?他的整個生命似乎是一接連不斷地神領聖體。他曾打定主意至少一刻鐘神領聖體一次。 聖高比從他幼年時也有這樣的定志。 天主的僕人,安德肋•巴特拉米(Andrew Baltrami)給我們留下了他個人的一簡短日記, 這是他同聖事內耶穌不斷度精神共融生活的小日程表。 以下乃是他的記錄:「我不拘在那裡,要屢次想起在聖事裡的耶穌。我要把我的思想貫注在聖龕內,甚至我偶爾在夜間醒來時。 我從我所在的地方朝拜他。呼喚聖事內的耶穌,把我所完成的工作獻給他, 我要裝設一條電報線,從我讀書室到聖堂,另一條從我的宿室,第三條從我的餐廳,盡我可能,我要發送我愛情的信息給聖事內的耶穌。」 那該是多麼神聖情感的急流,經過這些 珍貴的電線!

返回聖體­—感人的聖體愛—目錄

3.7.4 在夜裡

 聖賢們都渴望運用這些以及類似的方法,來給自己滿溢的愛心尋找一條出路:因為他們在殷勤事主方面,總感覺不滿足(成功)。 聖女方濟加.加比 尼(St. Frances Xavier Cabrini)呼號說:「我越愛祢,我越愛祢不夠。因為我願多愛祢,但是我不能。啊!求祢擴寬,開展我的心吧!」

 當聖羅格(St. Roch)在監獄裡度過五年,因為當局判定他是一個危險的流浪漢,他在自己的囚室中常注視獄窗,在那時也祈禱。 獄卒詢問他:「你在看什麼?」 聖人則回答說:「我瞭望本堂的高樓。該樓使我想到聖堂、聖體龕以及聖體內的耶穌,他同我不可分地心心相印。」

  聖亞爾斯本堂對自己的群羊說:「你看到鐘樓,可以說:耶穌在那裡,因為在那裡有神父作彌撒。」 真福路易•卦乃拉(Bl. Louis Guanella)當他坐在火車旅遊、朝拜各種不同的聖地(聖龕)時,習慣常提醒朝拜者: 每次他們從車窗看到聖堂鐘樓時,要將思想與心神轉向耶穌,他曾說: 「每一個鐘樓在指示一聖堂,在那裡有聖龕,在那裡作彌撒,在那裡有耶穌居住。」

 讓我們向聖賢們吸取教訓。他們都願把他們心內燃燒的愛情星星火花傳遞出去。 我們應該開始作許多次神領聖體,另外在每天的忙碌時間。 那時愛情的火不久便進入我們心內。因為聖良納多(St. Leonard of Port Maurice)向我們所確保很有安慰的事情是這樣: 「如果你每天好多次實習神領聖體的善工,那未,在一月內,就看到你自己完全地改變了。」 夠清楚的是,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不是嗎?

碧岳神父的話

 「每天早晨,恰好在我與聖事中的他結合以前,我的心好似感覺到蒙天上的力量所吸引。 在領他以前感覺到如是之飢渴,奇怪的是,我竟未死在這渴望中。 我簡直不能來到神聖的囚禁者(耶穌被拘禁於聖體內)前,好能作彌撒。彌撒一結束, 我同耶穌留在一起來感謝他。在我領受在聖事內的他後,我的焦渴與飢餓仍不減輕,更好說,不斷地在增加。 今晨,我同樂園——耶穌所作的會談是多麼甘飴!耶穌和我的心——假如你容我如此表達——溶化在一起。 它們不再是兩個心在跳動,而只有一心。我的心好像一滴水在大洋中一般地消失了。」(碧岳神父記錄)

返回聖體­—感人的聖體愛—目錄

4. 耶穌與我同在

4.1 真實的臨在

 我們聖龕內耶穌的真實臨在乃是天主的秘跡,天主的恩惠與天主的愛情。

 在彌撒聖祭成聖體血時,神父一念了耶穌的神聖經文 「這就是我的身體……這一杯就是我的血(瑪二六24—27)麵餅與葡萄酒就變成了耶穌的體血。」 餅酒的本質已不在那裡,因為它們已改變——(變質)。 成了耶穌的神聖體血,麵餅與 葡萄酒只保存著形象,來表明體血的實在,依照耶穌的話: 「我的肉是真正食品;我的血是真正飲料(若六55)」。

 在麵餅形的遮蓋與掩飾背後以及在聖爵內有耶穌的天主性第二位,會同他的體血、靈魂以及天主性。 這就是那所剛與一切領聖體者,也是不斷存留在祝聖的麵酒形內,而存放於聖龕中的(神糧)。

 聖安博(St. Ambrose)寫道:「麵餅變成基督的身體怎麼能實現呢?那是藉著[祝聖]。而祝聖由什麼經文完成呢? 是用耶穌的言語。一旦完成這神聖奇事的時刻到來,司祭中止以自己的名義說話,而是代表耶穌念經文。」

  成聖體血的經是天主賞給教會最了不起,最可敬畏的經文。 它們透過司祭,有能力將少量的麵包與葡萄酒改變成我們被釘十字架的天主與耶穌! 它們以最高的威力完成了這種神妙與奧妙的事蹟,該威力超出愛火天使色辣芬的能力,而只隸屬於天主和他司祭的。 我們不應當驚奇:有些聖潔的司鐸們,當他們念這神聖的經文時,受苦很大。 聖若瑟•古白定和我們時代的碧岳神父明明表露出「痛苦壓迫」。只是困難而停頓地想法念完祝聖的兩段經文。

 加爾底央(Guardian)神父大膽地向聖若瑟•古白定(St. Joseph of Copertino)說:「怎麼你誦念整台彌撒經文好得很,但在祝聖經文的每一音節,卻念得結結巴巴?」

 聖人答道:「顧聖體聖血的神聖經文在我的口唇上像燃燒的火炭。當我誦念時,應當像一個吞食滾湯的食物一般。」

 就是透過這些祝聖的神聖經文,耶穌才到祭台上,存在麵酒形內,住在聖體龕中,但是這一切是怎樣發生的呢?

 有一位受教育的回教人問一位傳教的主教說:「餅酒怎麼能變成基督的體血呢?」

 主教答道:「你生下來不大。你長大了,因為你的身體將你所吃的東西變成了肉和血。 假如一人的身體能夠把餅酒變成血肉,那未,天主卻更容易地這樣作。」

 回教徒那時又問:「為耶穌來說,怎麼能整個地、完全地臨在一塊小麵形內呢?」

 主教答道:「你觀看你目前的景色,你該想:你的眼睛同景色來比較是多麼微小。 現今在你小眼睛中有一幅廣大的鄉野像,那未,透過肖像在我們身上所完成的事,在他本身上就不能完成嗎?」

 那時回教人又問說:「那怎麼能同一身體,在同一時間內,臨在你們所有的聖堂裡和在所有的祝聖過的麵餅形內呢?」

  主教答道:「在天主沒有作不來的事。」這一答復當然是足夠了。不過,自然界也能答复這一問題。 我們要拿一在鏡子,把它摔到地上,讓它摔成碎片,每一片還有完整鏡子以前所產生的同一肖像。 照樣,同一耶穌也能自我複制。不是如同一個純粹的肖像,而是如同一個實體。在每一祝聖這的麵形內,他確確實實臨在其中。

  聖體的奇妙都記載在聖女羅撒(St. Rose of Lima)、福女安琪拉(Bl. Angela of Foligno)聖女加大利納、聖斐理伯內利、聖方濟•博爾日亞(St. Francis Borgia)、聖若瑟•古白定(St. Joseph of Cupertino)……以及許多其他聖人的傳記裡。 他們的感官都覺察到耶穌在聖體龕、在祝聖過的麵形內的真實臨在,好像他們用肉眼看到或體驗到他不可言傳的芳香。 我們也說明聖安多尼(St. Anthony of Padua)怎樣對一個不信者曾證明聖體的真正臨在, 而讓他有一匹飢餓騾子跪在「盛著聖體」的聖體光前,而不願吞吃放在旁邊籃中的燕麥。 聖亞豐索在病床上領聖體時,一段有關他的插曲也很令人驚異的。 一天早晨,當他領了聖體後,他眼淚汪汪地大聲感嘆,「你們怎麼這樣做? 你們給我送來沒有耶穌的麵餅,未經祝聖 的麵形!」於是人們追查此事,最後得知: 作彌撒的司鐸那天早晨心不在焉,把從正典「紀念生者到紀念亡者」的經文遺漏了 (可能兩頁粘在一起:譯者)因此他完全未念祝聖餅酒經文,聖人才發現吾主不在未祝聖的麵形內。

 由聖人傳記所引證的許多其他插曲,可以記述出來。同樣,驅魔的實例也能說明,在何地附魔的藉著聖體擺脫了惡魔。 人們也能引述信愛最宏偉的證據,那就是聖體大會以及出名的聖體朝聖地,像都靈(Turin)、西那(Siena)、 (Lanciano)、賀外道(Orvieto)和彼得巴迭奧(St. Peter of Patierno)等。 這些聖地甚至今天還提供有價值而又最新的證據,來證明聖體真實臨在的驚人事蹟。

 但是超直芝些真實歷史和證據的乃是我們的信德,真正臨在的真理藉著它來確保, 並在它之上我們應當建起我們不可動搖的確知,那就是真理。 「耶 穌是真理(若十四6)」他給我們留下聖體,當作信德的奧跡,為使我們全靈,全心去相信。

 當人給天使聖師,聖多瑪斯棒來臨終聖體時,他由所臥的灰爐中起來,跪著領受,並且說: 「即便我有比信心更清明千百倍的亮光,但我更為堅定地相信我所領受的(他),確是永生天主之子。」

返回聖體­—感人的聖體愛—目錄

4.1.1 信德的奧跡

 教宗保祿六世願用這句話,來作論聖體通諭的標題,純粹是因為:天主實體的「真理與確信」的來源,沒有再比神學上的信德更高的。 這是由於該信德,聖人們才得以看到:耶穌在麵形內,縱然他們不再要比自己所有的天主的話更多的證明。 教宗聖額我略第十五世(Pope Gregory XV)曾經聲明: 他所列入聖品的聖女大德蘭「曾以她的神目清楚地看到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在聖體內, 她說她卻不羨慕那些在天堂上,面對面看主的真福者的福分。」 聖多明我•沙維豪曾有一次在日記裡寫道:「為作幸福人,在世上我不需要什麼。 我只需要,我如今以信德之眼在祭台上所看到,所欽崇的耶穌,在天堂上看到他。」

我們應當以此信心趨赴聖體前並留守在他的臨在內,愛耶穌在此聖事內,並使別人愛他。

返回聖體­—感人的聖體愛—目錄

4.2 朝拜聖體

 耶穌在我們的聖體龕內,這種實事我們稱為真正的臨在。 無玷瑪利亞在自己童貞之身內所保育的同一耶穌,在這白色麵形的小個體內,同一被鞭打、戴茨冠, 為了世人的罪像犧牲般被釘的耶穌,存留在聖體盒內,當作為我們的得救而祭獻的犧牲。 同一耶穌由死者中復活,併升到天堂,如今在天父右邊光榮地為王,他也永久居住在祭台上,為眾多無數朝禮的天使所圍繞。 ——這是福女安琪拉在神視中所看到的。

 如此,耶穌真正地同我們在一起:「耶穌就在那裡!」神聖的亞爾斯本堂尚未說完這句話,就落下淚來。 聖艾伯鐸以喜樂的熱誠呼號說:「耶穌就在那裡!所以我們眾人就應當去朝拜他!」 一旦,聖女大德蘭聽到有人說:「巴不得我生活在耶穌時代!……巴不得我看見耶穌!……巴不得我同耶穌曾談過話!……」 她就興奮地說:「我們在聖體人沒有活生生的,真正的,真實的耶穌臨在我們眼前嗎?為什麼還在尋找他?」

 聖人們一定不再尋找其他。他們知道耶穌在那裡,他們的唯一希望乃是既在情感上,又以形體臨在保持與他永遠結合的特恩。 常與可愛者同在,那不是真正愛情所要求的要件之一嗎?實在是的。 所以,我們知道,朝拜聖體(「我們的熱愛聖體」就是感謝朝拜聖體的金書) 和聖體降福乃是聖賢們的既隱秘而又顯明的愛。 朝拜耶穌的時候乃是整個愛耶穌的時候——該愛情乃是我們在天堂的繼續實行的,因為只有「愛是永垂不朽的(格前十三8)」。 熱那亞•聖女加大利納直言無誤地說:「我在聖體龕前所用去的時間,乃是我生命中最善用的時間。」

返回聖體­—感人的聖體愛—目錄

4.2.1 取法聖賢的榜樣

 聖高比是無玷童貞聖母的使徒,他習慣每天平均拜聖體十次,還是他在童年作學生時開始的。 在讀書的年齡,在兩課中間,他趕緊去聖堂,這樣務使早晨朝拜耶穌 五次。 在一天其他時間,他朝拜聖體超過五次,在這幾次中,有一次他常認為是一種午後散心時必要的去處, 那就是去羅馬的一座聖堂中,在該堂有明供聖體。

 聖羅伯•白敏(St. Robert Bellarmine)幼年時代,在每天來去學校的路上,他習慣四次路過聖堂。 這樣,他一天四次要停步,去朝拜耶穌。

 我們碰巧多少次路過聖堂?無寧說我們是不思不想,冷漠無情的。 聖人們願意在他們行經的路上遇到聖堂,可是,我們縱然發現聖堂在面前,我們也完全漠不關心。

 文奧利(Ven J. J. Olier)曾寫道:「一旦,有兩條路使我到一地方,我走那一條遇到多處聖堂的路,好更接近聖體。 一旦,我看到一處我的耶穌住的地方,我非常高興,我於是說:'鐵天主和我的萬有,祢原來在這裡!'」

 聖亞豐索•羅得利(St. Alphonsus Rodriguez)是一位守門會士。他的本分多次要他經過聖堂門。他從沒有失去機會對我們的主,來一愛心的瞥視。 當他離開會院和回來時,他常常去朝拜耶穌,祈求他的降福。

  天使青年,聖達義(St. Stanislaus Kostka)利用每一自由時間,趕緊去朝拜聖體內的耶穌。 一旦,他簡直不能去,他要轉向護守天使,並泰然地對了說:「我可愛的天使,你替我去(朝拜聖體)」。 這天使般的請託是多麼真誠,為什麼我們不能作這樣的請託?我們的護守天使會欣然同意的。 其實,我們不能要求他施於我們比這更為高尚和更為適合的恩惠。

 聖奧斯定給我們留下有關他母親——聖女莫尼加的記事,述說她每天除望彌撒外,怎樣兩次去朝拜聖體:早上一次,晚上一次。 另一位有七個孩子的聖潔母親福女安納•達吉(Bl. Anna Maria Taigi)也同樣做。 波希米亞王聖文策老(St. Wenceslaus)習慣白晝、黑夜,甚至在嚴冬時巡遊,朝拜聖堂內的聖體。

 在一王室也有另一幸福的榜樣。當匈牙利之聖依撒伯爾(St. Elisabeth)還是女孩時,習慣與她的同伴們在宮殿周圍遊戲, 她時常選一處挨近聖堂的地點,這樣時時刻刻,在別人不理會時,她駐足在聖堂門口,口吻鎖匙,對耶穌說: 「我的耶穌!我正在玩,但我不忘記祢。請降福我和我的同伴。再見!」這是多麼純誠的熱心!

 法蒂瑪三位小牧童之一,方濟各(Francisco)是一位小默觀家,他對朝拜聖體有一種燃燒的愛。 他願意常去,盡可能留在聖堂,好接近聖體龕,靠近「隱藏的耶穌」。 他曾用那天真無邪而又意味深長的說話方式這樣稱聖體。當疾病困他在床褥時,他向他的表姐路濟亞傾吐心聲說: 「我的最大痛苦就是不能去拜訪'隱藏的耶穌」,好以我的全吻和愛情領受他。「在這裡我們有一個小孩子教導我們怎樣愛(耶穌)。」

 我們還可以附加上聖方濟•博爾日亞(St. Francis Borgia),他習慣至少每天朝拜聖體七次。 聖女瑪達肋納•巴斯在她生命中的一個時期每天朝拜聖體三十三次。 真福瑪利•維弟(Bl. Mary Fortunata Viti)是我們時代的一位謙虛的本篤會修女,習慣照樣做。 真福十字架亞加大(Bl. Agatha of the Cross)加入道明第三會,由自己住宅到聖堂,成功地每天朝拜聖體一百次。 最後,我們對真福亞力山•達高大(Bl. Alexandria da Costa)可說什麼呢? 她臥病不起,經年累月,仍不斷地心神飛馳,朝拜世上的「神聖聖體龕」。

 或許這些例子使我們驚訝,可能認為例外,甚至在聖餐中也不尋常。不過,實際並不如此。原來朝拜聖體乃是信德行為。 那未,不拘誰越有信愛,越強烈地感覺到同耶穌在一起的需要。聖賢們如不以信愛生活,他們可憑什麼呢?

  一天,有一位富於想像的傳教員對自己年黔驢技窮學生說:「假如有一位天使由天堂降下來,對你們說:耶穌親身在某某家庭等候你們。 你們不立刻拋下一切,趕緊到他那裡嗎? 你們勢必停止一切,或任何忙碌的事情;你們定要想自己能作一點犧牲,而去會見耶穌是幸運的。現在你們確信,切勿忘記: 耶穌在聖體龕中他時常等候你們,因為他願意接近你們,並希望以自己的聖寵大大地嘉惠你們。」

 聖賢們怎樣出意外地看重:耶穌本人親自臨在聖體龕內並希望我們新近他呢? 他們非常地、十分地看重,意致使聖方濟•少雷說:「我們應當每 天千次百次地去朝拜聖事內的耶穌。」

 讓我們向聖賢學習喜歡去朝拜聖體。 讓我們作這些朝禮而同他們廝守在一起,親切地同他暢談由衷之言。他要愛憐地向我們注視,把我們吸引到他心中。 「當我們以樸實和全心對耶穌談話時,」聖亞爾斯本堂說:「他則像一位母親,將她的嬰兒置心頭,並以親吻與撫愛來包圍我們。」

  假如我們不曉得怎樣去朝拜那含有心對心交談的聖龕,我們應該找到聖亞豐索的那本美麗無比的小書,其題目乃是 「朝拜聖體與拜訪榮福童貞瑪利亞」 (我們有這本書,且每日應用,不但防備分心,而且感到興味無窮)。 碧岳神父的作法我們總不可遺忘,他每晚明供聖體時,恰在聖體降臨前,習慣以哭泣的聲音,念聖亞豐索朝拜聖體中之一日。

 我們的主有愛心的等候,讓我們來開始,並忠實地至少一天朝拜聖體一次。繼而想法按著我們的能力增加朝拜次數。 假如我們沒有時間去作長久的朝拜,我們來作暫時而順便的朝拜,那即是每次我們能夠, 我們即進入聖堂,在聖體台前跪幾分鐘,熱切地對耶穌說: 「耶穌!祢就在這裡,我來朝拜祢!我愛祢,求祢到我心中。」 這事看來短暫,但是卻是有益。我們應常常記住聖亞豐索這些慰心的話: 「你可確信,在你今生所有的時間中,你在聖體前所用的時刻,在生前,它要給你更大的力量, 在你死時和在永恆裡,它要賞你更大的安慰。」

返回聖體­—感人的聖體愛—目錄

4.3 耶穌!我朝拜您

 一旦在那裡有真愛,它會升到某一點,那就是欽崇點。 大愛與欽崇乃兩種不同的事,不過它們會形成一整體。而成為含欽崇的愛與含愛的欽崇。

 耶穌在聖龕內,不只是被那些真愛他的人欽崇,也接受任何崇拜他的人高度的愛。

 聖人們在實行愛情上飛步超前,成為忠信和熱愛的朝拜聖體內的耶穌者。 重要的是,永生裡的朝拜全組成我們整個的幸福,而聖體內的朝拜則認為是(我們所有的)與它惟妙惟肖的。 不同的,只是在於「帳幔」,它使我們看不到天主的實體,而信德才給予我們不可動搖的堅信。

  朝拜聖體乃是聖人們的熱心神工。他們的朝聖,一點鐘又繼續一點鐘,有時整天整夜。 在那裡,「在耶穌腳前」就像伯達尼的瑪利亞一般(參路十三39), 給他保持著愛心與親切的「相偕」陶醉於默觀他,在一純潔與芬芳的奉獻含欽崇的愛中,交出自己的心。 請你聽聽真福嘉祿•富高弟兄(Bl. Charles Foucauld)在聖體龕前所寫的: 「我的天主,不做任何事情,只注視祢,向祢談話度過十五多個小時,真是天大的愉快! 主啊!我愛慕祢,噢!是多麼甜美 的愉快!」

 所有的聖賢都是火熱的朝拜聖體者,從偉大的聖師像聖多瑪斯和聖文德,一直到教宗, 像聖庇護五世和十世,還有司鐸,像聖亞爾斯本堂、聖艾伯鐸、以迄謙虛的靈魂聖利達(St. Rita)、 聖巴斯卦倫、聖女伯爾納德、聖吉拉(St. Cetard)、聖多明我•沙維豪以及聖女傑瑪。 這些被選的靈魂,他們的愛是真實的,不計算熱愛朝拜聖體的鐘點,竟然在聖龕中的耶穌前度過白天與黑夜。

  請想想聖五傷方濟,在祭台前度過如是多的時間,屢屢通宵達旦,留連在那裡,這樣熱忱、謙虛,以致深深地感動任何駐足觀察他的人。 再想:聖本篤•雷卜(St. Benedict Labre)號稱「四十聖時的窮人」,他在隆重地明供聖體的聖堂中度過時日。 人們很多年看到這位聖人在羅馬舉行四十小時的各個聖堂中(由這一聖堂到那一聖堂)朝聖,他留守在那裡,在耶穌前, 常常雙膝跪著,潛心在朝拜的祈禱中,八個小時一動不動,甚至他的朋友、昆蟲爬到他身上,叮遍他的全身。

 當有人願畫聖聖類思公撒格的像時,曾討論應畫何種姿態。 最後決定是繪聖人在祭台前朝拜,因為朝拜聖體乃是他的特徵,最能表達他的聖潔。

  那位珍愛聖心的聖女瑪加利大,在一聖週四竟不間斷地匍匐朝拜聖體十四點鐘。 聖女芳佳•加比尼在聖心慶節,留守朝拜聖體一連十二小時,她如是潛心,並註視聖體內的主, 竟致一位修女問她是否喜愛那裝飾祭台的花卉和地毯的佈置,她則答道: 「我沒有註意到,我只看到'一枝花',就是耶穌,並沒有其他。」

  聖方濟•沙雷氏在拜訪米蘭大堂以後,聽到有人問他:「主教,你看到在那裡有多豐裕的大理石?外觀怎樣地雄偉嗎?」 聖潔主教答道:「你願意我對你怎麼說呢? 耶穌臨在聖龕中使我全神貫注,一切美麗的建築我都沒有註意。」 該一答復為我們是怎樣的課題,而我們竟不思不想地去參觀出名的聖堂,像參觀一座博物院一般。

返回聖體­—感人的聖體愛—目錄

4.3.1 收心之最

 真福公達道•費利尼(Bl. Contardo Ferrini)摩德拿大學的教授,是一位朝拜聖體時心神收斂的好榜樣,他有一驚人的體驗。 一天,在他進入聖堂朝拜吾主時,他全神貫注地朝拜,眼目死盯著聖體龕,意致有人偷掉披在他肩膀上的大衣時,他都未曾發覺。

  「甚至閃電光也不能使她分心。」 有人這樣談論聖女瑪達肋納•巴斯德(St. M. Magdalene Postel),因為她朝拜聖體時,表現出這樣的收心與熱忱。 另一方面,聖女加大利納有一次朝拜聖體時,偶爾抬頭看了一人走過。 因為這一時的分心,聖女如 此難過,竟痛哭一場,呼喊說:「我是罪人!我是罪人!」

 怎麼我們對我們在聖堂的行為不感到羞愧呢? 甚至在隆重地明供聖體前。還容易搖頭晃腦,東張西望,芝麻大的事即能驚動我們,使我們分心,而不感覺任何遺憾。 啊!聖賢們細心而敏感的愛情!「聖女德蘭教導我們說,在聖體內的耶穌面前, 我們應當像天堂諸聖在天主座前。」這就是聖賢們在聖堂裡的行動表現。 聖亞爾斯本堂習慣朝拜聖體內的耶穌有這樣的熱愛與收心,竟致教友們相信:他曾親眼看到耶穌本身。 人們說聖雲先•德保也是如此:「他看到耶穌在聖體櫃中。」 人們說聖艾伯鐸,這位欽敬聖體蓋世無雙的使徒,也不例外。 碧岳神父想法效法他,而被登記在司鐸朝拜聖體善會的名簿上,並將聖艾伯鐸的小像放在書桌上,共四十年。

返回聖體­—感人的聖體愛—目錄

4.3.2 甚至在死後

 值得一提的是:上似乎特別嘉惠一些聖人,而使他們在死後作出朝拜聖體的行為。 這樣,當波隆那•加大利納在她死後幾天,被抬到供聖體祭台去,她的屍體竟然起來,表現成祈慶朝拜的姿態。 在聖巴斯卦倫的殯葬彌撒時,他的眼睛睜開兩次: 在舉揚聖體時和舉揚聖爵時,為表示他對聖體的崇敬。 當真福吉佔弟•瑪竇(B. Matthew of Cirgenti)的屍體停在聖堂,行殯葬彌撒時,他的雙手合併,作朝拜聖體狀。

 在拉外勞(Ravello)(聖堂), 真福文德•巴登沙(Bl. Boneventura of Potenza)的屍體運過聖體祭台時,曾對聖體龕內的耶穌行「熱切的點頭禮」。

  真實不過的乃是:「愛情猛於死亡(歌八6)」和「誰吃我的肉,要活到永遠(若六59)」。因為聖體是耶穌,是我們的生命。 欽崇聖體乃是天上的愛使我們生活化,使我們同耶穌、犧牲品融為一體,他在「不停地為我們轉達(希七25)」。 我們應當記得,當耶穌為了搭救兄弟們在父前轉求時,那欽崇的人則使自己同麵形內的耶穌結成一體, 原來對眾人最高的愛就是為他們得到天國,只有在天堂我們才知道: 聖潔的人們,知名者與不知名者,藉著聖體的崇拜所作的贖罪,從地獄門搭救出怎樣多的靈魂。 我們不該忘記,在法蒂瑪天使親自教導了三個牧童那贖罪而美麗區聖體的經文: 「噢!至聖聖三、父、子及聖神,我深深地欽崇祢, 並將這存於世界每一聖體龕內的耶穌基督至尊聖身、寶血、靈魂和天主性全獻於祢,為賠償祢因世人之冒犯所受的侮辱,褻瀆以及慢待, 並透過耶穌至聖聖心和瑪利亞無玷之心 的無限功勞,我懇求祢賞賜可憐的罪人悔改。」

 對聖體的欽崇乃是愛情之最,它是在救靈的使徒事業中的最有力救人的實行。

 因此,聖母的偉大使徒聖高比,在他建設的每一修院裡,甚至在準備弟兄們的隔間以前, 他就願意準備小聖堂,好立刻開始明供聖體的永久欽崇。 有一次,他領著一位訪客巡遊他在波蘭的「無玷童貞聖母之城」,二人走進了寬大的 「朝拜聖體的聖堂,對聖體作出有禮的崇敬,他則對他的客人說:'我們整個的生活全係於此。 '」

返回聖體­—感人的聖體愛—目錄

4.3.3 更好的一份

 加爾加諾山(Gargano)印五傷的會士、碧岳神父,民眾從各地蜂擁到他那裡,他在每天冗長的告解亭中繁忙工作之後, 習慣在聖龕前朝拜聖體幾乎度過所有的其餘白日與黑夜,同聖母共融在一起,念著無數遍的玫瑰經。 有一次曼佛多尼(Manfredonia)主教凱撒拉諾(Msgr. Cesarano)選擇碧岳神父的修院作八天避靜神工。 每天夜裡,主教在各種不同時辰上樓,去聖堂,每夜的所有時間,他常發現碧岳神父在朝拜聖體。 加爾加諾的偉大使徒默默地在全世界作著自己的工作——有時人們能看到他分身二地——在那時他仍在會院裡, 匍匐在耶穌前,後中拿著玫瑰經。 他平常告訴自己的神修子女說:「你願意找以我時,請來聖體龕前。」

 董雅格(Don James Alberione)是我們時代的另一位大使徒, 印刷的使徒事業乃是他整個的大計劃,他的唯一而特定的聖召,乃是欽崇日夜明供的聖體。 他明顯地給自己那「神聖導師之虔誠弟子(Congregation of Pious Disciples of The divine Master)修會」 之修女提供了朝拜聖體。

 朝拜聖體真正是耶穌所說最好的一份,他曾責怪曼德操勞於許多「次要的事」,而忽略了「瑪利亞所簡選的最必要的事」。 那就是謙虛的、熱切的朝拜耶穌(路十41-42)。

  那末,我們對朝拜聖體所應當有的愛慕與熱情是什麼呢? 假如聖體是「一切賴他而存在(哥一:17)」的耶穌,那末,投奔他,站立在他身邊,同他結合在一起, 乃是在指:尋到、得到並擁有我人以及萬物所賴以存在者(天主)。 聖女小德蘭曾說:「唯獨耶穌是萬有,其他一切都是虛無。」 那末,為了那所謂的一切而拒絕那所謂的虛無,為了那所謂萬有者,耗盡我們的一切財力以及我們自己而不要那所謂的虛無, 這不正是我們真正的財富與至高的智慧嗎? 這顯然是碧岳神父的思想,他 曾寫道:「千載享受人間光榮甚至不值得同聖體內的耶穌甜美的共融,而費去一點鐘。」  我們有多好的理由來驚羨天使們,好似聖人們驚羨他們一般,他們無止無休地留守在聖龕前!

返回聖體­—感人的聖體愛—目錄

4.3.4 聖體遊行

 我們讀舊約,知道以色列人有一寶物,乃是在曠野中,在梅瑟的領導下所作的約櫃,約櫃表示天人之間的和約,又像徵天主的臨在。 每逢拔營前進,或開始戰爭,抑或是勝利凱旋,他們都抬出約櫃遊行,隊伍是這樣的,最前是約櫃, 由亞朗的司祭班扛抬,備有乳香跟隨,然後是樂鼓隊,再後是人群,人們邊走邊喊,禮節非常隆重。 到了新的時代,教當局,為使人特敬聖體,組織教友,為光榮聖體而遊行,另外是在聖體聖血節, 有許多堂區,都舉行聖體遊行,當然在其他情形下,像求天主賜福、消災、免難,只要教會當局許可,都能舉辦聖體遊行。 隊伍是這樣:司鐸捧著聖體光有輔祭者三人,一人提香爐,二人抱蠟燭,護衛在司鐸左右; 以後乃是 司祭玫,再後乃是教友群,如果組織好,人數我,行伍整齊,實在是光榮天主的好舉動,能引發教友熱忱,相信天主就在我們中間。

 以下乃是幾個遊行實例:

 聖亞爾斯本堂對發展天主的事業與敬禮不遺餘力,在聖體慶節,舉辦遊行,以增加氣氛,引人熱愛聖體,在他傳記上曾有:

  有一慶節特別隆重,那就是聖體節,本堂神父把心血都放在那上邊。原來沒有其他再比這節日更美的了。 街道上鮮花鋪地,兩旁懸起旗幟,搭起牌樓。遊行中總是衛神父捧聖體前進,一直到他離開人間。 在他逝世的前一年,他捧聖體兩小時,當時他顯出疲倦不堪。 當遊行回來,人們問他:「本堂神父!您今天很累 了吧?」神父 回答道:「哪裡話,我所捧的天主,他也'捧'著我呀!」

 聖艾伯鐸特敬聖體,一次在聖體節日,在遊行中,他手捧聖體,覺得烈火爓爓,他述說: 「那時候,我的靈魂充滿熱愛……兩小時的聖體出遊,好似一剎那。 我將法國的教會、普世教會、全體人類以及我自己,都放在吾主的足下。 我的雙目滿含熱淚,我的心 彷彿在榨油器似的,我渴望從都充滿著聖保祿的愛主熱火。」

 一九七九年六月十七日星期天,是耶穌聖體慶節,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從陽台上發表星期天談話,並降福民群,給來賓說: 「今天晚上,在若望•拉特郎聖堂,我要作大禮彌撒,為光榮耶穌聖體聖血節。 隨後有聖體遊行,從那聖堂出發到聖母大堂。請不要讓耶穌獨自遊行啊!」

 是晚朝聖者造成高潮,有二十萬人同耶穌和教宗遊行。聖女小德蘭也參與聖體遊行,看她在傳記上怎麼說:

  「我極愛佔禮(教會慶節),佔禮函義,各有各的奧妙,都承你(她的姐姐)講解給我聽,每逢佔禮為我不是人間歲月,竟如天上時節。 迎聖體瞻禮,我尤喜愛。在主前,一步一步,撒花鋪路。 但我撒玫瑰瓣,必撒得高高的,末落地之前,看見我的花瓣,飛向聖體發光,則我心不能再樂了。」

 以下的事乃是敘述聖雲先恭迎聖體,這可能是聖體遊行,因為那時已有了聖體慶節,也可能是司鐸給病人送聖體, 不拘如何,聖人在外邊見到聖體路過都是必恭必敬的,原文如下:

 「聖人在城中行走,看到聖體路過,他在何處,即在何處雙膝跪下,謙謙虛虛地朝拜,一直到聖體走遠,而又不順路隨行為止。 如果順路,聖人則脫帽隨聖體前行,一直到因了行路困難而不能追隨時才罷,(見時代巨人聖雲先第一0八頁)」

返回聖體­—感人的聖體愛—目錄

4.4 慈祥耶穌的住室

 聖龕中我們神聖的主之實有,乃常是聖賢們所非常恭敬與尊重的事。 他們為屬於主的事(格前七-32)有如此樸實而純潔的由衷關注,乃是彰顯偉大愛意之一, 這種愛不拒絕任何事,而認為每件事都有漠大關係,即便只是一件所規定的禮節事,聖女大德蘭和聖亞豐索曾表示:自己準備為此犧牲性命。

返回聖體­—感人的聖體愛—目錄

4.4.1 聖潔與端莊

 我們從聖賢學習愛慕耶穌,以親切的關心來圍繞神聖的聖體龕,祭台和聖堂,「他住的地方(谷十一:17)」。 每一事,每一物應當啟發熱心與崇拜。甚至在最小的事上,甚或在細節方面。 一旦有關愛慕與尊敬「光榮之王(詠二三:10)」沒有任何事所謂過於。 我們可想想稀有的古老的習慣:「在作彌撒時,甚至須用香水,來洗司鐸的手指。」

 另外,耶穌願意在一處體面、美麗的地方制定了愛情的聖事:那就是晚餐廳,那是一座寬敞宴客的大廳,有設備和絨毯(路二二:12)。 聖賢們常常表現出滿腔熱忱的心思,去注重天主聖殿的美麗與整潔。

  例如,聖五傷方濟在他傳教旅途中,習慣帶著或討到一把掃帚,來清掃他發覺圩穢的聖堂,在給百姓講道後,他向神職界發表意見, 熱誠地催迫他們熱中於主之聖殿應有的外貌,他讓聖女佳蘭和佳蘭會中修女們為祭台準備聖布,縱然貧窮, 但是他常為窮苦和被忽略的聖堂,獲得和贈與聖體盒,聖爵和台佈等。

 由聖若翰•沙雷氏(St. John Baptist de la Salle)的傳記中。 我們得知聖人願意看到聖堂常清潔,而有適當的佈置,祭台井然有序,聖體燈常燃。 破衣、鏽蝕的祭器為他感到錐心剌眼,一旦為準備我們的主之生吞活剝的崇敬,他從不認為花費太多。

 聖十字保祿(St. Paul of the Cross)願意祭台的設備塵不染。一天,他陸續退回二件「九折布」,因為他認為不夠清潔。

  愛聖體的皇帝中,出類拔萃者乃是波西米亞王聖文策老。 他親手耕耘土地,播種小麥,收穫,磨碎並篩粉。繼而用最清潔的麵粉作成彌撒聖祭這麵餅。 法國皇后聖女 拉德功(St. Radgundes)在作謙卑的修女以後,高興地能夠親手把選作彌撒麵餅的小麥磨成粉, 她又習慣把麵粉贈給窮苦的聖堂。 還有值得一提是聖女耶路莎(St. Vincentia Gerosa)她照管供應神聖彌撒酒的葡萄樹並親手栽培和修剪。 她一想到所培植的串串葡萄變作耶穌的聖血,就高興起來。

 我們對於聖賢們有關聖體事所具有的細膩真心可說什麼呢?他們對耶穌甚至在最小塊的麵形內的真正臨在也有不妥協的信德。 關於這一點,我們只要看看碧岳神父在祭台上揩試聖盤和聖器的小心翼翼就足夠了。

  有一次,聖女小德蘭在彌撒後的聖盤上看到一小塊聖體,她召喚了初學生,繼而端著聖盤以莊重、欽崇的行動, 遊行到祭衣室,那的確是天使的表現。 聖女德蘭•瑪加利大(St. Teresa Margaret)在祭台附近的地板上發現了一塊聖體,於是大哭起來, 因為她想到對待耶穌所可能表現的不恭不敬,她在那一小塊聖體前跪伏朝拜,一直到有一 位司鐸把聖體拿起來,放到聖龕裡。

 有一次,聖嘉祿•飽榮茂(St. Charles Borromeo)分送聖體時,不小心由手中掉下一小塊聖體。 聖人想自己對耶穌犯了重大的不敬,他非常難過,實在沒勇氣作彌撒,為補贖罪過,他過了八天大齋。

 我們對聖方濟•沙勿略 (St. Francis Xavier)可說什麼呢? 他不少次在分送聖體時,覺得有一種傾向,朝拜手中的聖體,竟致雙膝跪下來,就以那種姿態繼續送了聖體。 那不表現有值得升天的「信愛」證據嗎?

  作司鐸的聖賢們在確摸聖體時具有的小心翼翼,甚至成了更燴炙人口的事。 啊!他們怎樣渴望有一雙像無玷聖母一般純潔的手! 今有一件關於聖公勤主教(St. Conrad of Costanza)的事值得一提, 那就是他的食指與姆指因為在拿耶穌至聖聖體時,常以信愛去運用,而在夜間竟發光。 聖若瑟•古白定(St. Joseph of Cupertino)是一位天使般的聖人,他的神魂超拔與身體騰空是赫赫有名的。 一旦他表明意願,願有另一對食指和姆指用來拿耶穌的至聖聖體,就顯出了他的熱心非同凡響。有時碧岳神父用手拿起聖體, 頗有難色,原來他認為自己不堪用那印五傷的手來接觸聖體。 (最近教友用手拿著領聖體,還是本乎教會初期教友領對體的習慣,而為教會所准允, 希望教友謙恭地、謹慎地去接受聖體,一旦發現碎屑,也要用舌舔到嘴裡。噢!我們的天主怎樣愛我們!)

返回聖體­—感人的聖體愛—目錄

4.4.2 婦女的端莊恭謹

 聖人們對教會的體面與靈魂得救的另一宏大的關心,乃是要求婦女們的端莊與恭謹。對這特別的一點嚴緊的主張,乃是所有聖賢不斷重申的。 由保祿使徒「告訴婦女戴頭紗好使她們的頭不像剃光的(可恥的)(格前十一5-6)」, 一直到聖金口若望,聖安博等,再傳到碧岳神父,他不准許婦女穿熱褲,而常常強調嚴緊的衣 服——無疑地達到膝蓋以下。 如不然,那將如何?聖李奧波(St. Leopold of Castelnuovo)平常把衣褲不整的婦女趕出聖堂,而稱她們為「出賣已身者」。 今天對這樣多的婦女,甚至在聖堂裡拋棄了端莊與穩重,我們可說什麼呢? 她們甚至在神聖的地方玩古老的魔鬼騙術,以騙取人們的情慾,還是聖神警告我們的(德九9)。 但是天主的公義不讓這種極端的風狂和敗壞消遙法外,聖保祿說: 「為了這一切,天主的義怒才降到悖之子身上(哥三6)」。這是在談及肉情的罪惡。

 同樣,聖人們常常以榜樣與言論囑咐我們,在進聖堂時謹遵典雅的風範,熱心的點聖水,劃十字聖號,恭敬的請安,諸事之前, 陪伴環立在祭台四周的天使聖人,朝拜聖體內的耶穌,假如我們停止誦禱,我們需要收斂心神,刻意的保持著熱忱與警醒。

  (保持適當的界限)盡量接近供聖體的祭台也很好,因為真福若望•董思高(Bl. John Duns Scotus)指出: 人越接近他的體血,那末,耶穌至聖的人性肉體之影響越強烈 (聖女傑瑪說:她時常不能接近供聖體之祭台,因為愛情之火如此在她心中燃 燒,竟致燃燒到她的胸衣)。

 不抱誰看到聖方濟•沙雷氏進聖堂,劃十字,請安,跪在聖龕前祈禱都異口同聲地說: 「天使及聖人們在天堂上都是這樣祈禱。」那就是「天使與聖賢在天堂都是那樣作。」

 一次在蘇格蘭宮庭內有一親王告訴自己的朋友說: 「假如你願意看天上的天使怎樣祈禱,你就去教堂,留心看瑪加利大皇后怎樣同自己的孩子們在祭台前祈禱。」

  所有急躁分心的人應當嚴格地反省真福路易•卦奈拉(Bl. Louis Quanella)這些話: 「我們總不要把聖堂變成走廊或中庭,或高速公路或公共場所。」 聖雲先•德保(St. Vincent de Paul)苦勸百姓在聖體前跪膝切實可行要像木偶玩具的戲耍(動作)一般。

返回聖體­—感人的聖體愛—目錄

4.4.3 希望聖賢的榜樣對我們有益

 我們在福音上看到一段簡短敘述,它告訴我們頗饒趣味與魅力的愛情熱誠行為。 那即是聖瑪利亞•瑪達肋納(St. Mary Magdalene)在伯達尼所作出的行動, 當時她來到耶穌前「用一玉瓶貴重的香液倒在他的頭上(參瑪二六7)」 為使神聖的聖體龕具有興味與魅力,我們要尋找那些可愛、芬芳的花卉來佈置。 在運用這些東西方面聖人們勝人一籌。 當都靈(Turin)的總主教順便拜訪一座主顧會小會院中的聖堂時,他發現聖堂那樣可愛: 有裝飾的祭台和芬芳的花卉,他於是問聖若瑟•高道蘭閣說: 「今天你們在舉行什麼慶節?」聖人則答道:「我們今天不過什麼慶節,原來在該處聖堂中天天是慶節。」

 聖方濟•熱羅尼莫(St. Francis of Jerome)有本分,為「供聖體的祭台」種植花卉, 有時他能讓它們奇妙地生長起來,使得耶穌總有花卉陪伴。

 「有一株花陪耶穌。」是一美好的習慣!我們切不可放棄這一愛耶穌的高尚表示。那可能每周用一些花費,但是耶穌要酬報花卉「一百倍」。 我們那在祭台上的花卉藉著美麗和芳香表達我們的愛臨在耶穌身旁。

  另一種在這一方面有趣的事,就是聖奧斯定主教告訴我們,他那時的一種熱心的習慣。 在神聖彌撒後,在信友中有一面競賽爭搶神聖花卉的習慣,這些花卉是在祭台上用過的。 信友們要把這些花拿到家中,當聖體加以保存,因為它們曾在祭台上挨近過耶穌,並在舉行聖祭陪伴在那裡。 聖女珍方濟(St. Jane Frances of Chantal)也勤謹地把鮮花供給耶穌, 一旦花卉在聖龕旁開始枯萎,她便把它們拿到自己的住室保留在苦像腳下。 啊!這些習慣證明聖賢有多大的愛情。

 (碧岳神父認為免受世俗污染的最好方法,就是勤領聖體,因此他特別強調彌撒的重要。 他說:沒有太陽不能生存,但是更不能沒有彌撒聖祭,在彌撒中,麵餅與酒變成耶穌基督。)

返回聖體­—感人的聖體愛—目錄

5. 那賞給我們耶穌的人

5.1 司鐸乃是天主的人

 誰是為我們準備聖體,給我們耶穌的人?那就是神父(或稱司鐸)。 假如沒有神父,就沒有神聖彌撒,也就沒有聖體,沒有耶穌真正地臨在聖龕內。

 那末,司鐸是誰? 他是「天主的人(弟後三17)」。唯有天主以特殊的聖召從眾人中簡選了他,並召喚了他。 「誰也不得擅自取得這尊位,而蒙天主召選,有如亞郎一樣(希五4)」。 他使司鐸與其他人分開,司鐸則是「被選拔為傳天主的福音(羅一1)」。 天主用永不磨滅的神印使他不同凡響,使他作「永遠的司祭(希五6)」,賞給他司祭職份的超性權威,他被祝聖完全為天主的事。 司祭是「由人間所選拔,奉派人行關於天主的事,為奉獻從物與犧牲,以贖罪過(希五1)」。

返回聖體­—感人的聖體愛—目錄

5.1.1 貧窮、貞潔與服從

 司鐸透過他的晉昇在靈魂和肉身方面是被祝聖的。他變成了完全神聖的一員,類似神聖的司祭、耶穌。 所以司鐸乃是耶穌真正的延展,參與耶穌的聖召與使命, 普遍贖世的最重要的工作中盡耶穌的職份——也就是在天主的敬禮和福傳上盡耶穌的職份。 在他的生活中他被邀請完全重寫耶穌的生活——一位守貞(獨身)的生活,一個貧窮人的生活,一位被釘十字架者的生活。 就是藉著這樣使自己像似耶穌,他在外邦人中成了耶穌基督的使臣(羅十五16)「領導並教導人靈(瑪二八 20)」。

 聖額我略•尼撒(St. Gregory of Nissa)寫道:「那昨天還是眾百姓中的一員,(今天)則成了他們的教師,上司,聖事的教導者和在神聖秘跡中的領導者。」 這事的成就乃天主聖神的工作; 因為「那不是人,不是天使或大天使,也不是任何受造的權威,而是聖神賜給人司祭職」(聖金口若望)。 聖神將司鐸的靈魂造成耶穌的肖像,賞給司鐸權力如此遲 耶穌的責任, 「司鐸在祭台上竟扮演耶穌的角色(聖啟廉St. Cyprian)」並「負責管理天主的一切(聖金口若望)」。 那末,假如司鐸的尊位被聖賢們聲明為「天上的(如仙答)」,「神聖的(聖德宜稱)」,「無限的(聖義範稱)」, 「天使們忠誠地尊敬者(聖額我略•納祥)」,他如此偉大,竟致「一旦司鐸領導神聖的祭祀,天使們要站立在他周圍,排成歌詠團, 來唱讚美詩,光榮被祭獻的犧牲(聖金口若望)」這事在每台彌撒中都予實現。

返回聖體­—感人的聖體愛—目錄

5.12 尊重與恭敬

 我們知道:聖五傷方濟不願意升神父,因為他想自己不起這樣崇高的聖召。 他以特別熱忱尊敬神父,想他們乃是自己的「主」,因為在他們身上他只有看到「天主子」。 他愛慕聖體同他愛慕那祝聖並管理耶穌體血的司鐸,融合在一起,他特別尊敬司鐸的雙手,習慣常跪著非常熱誠地親吻, 他甚至習慣吻司鐸的腳,吻司鐸所走過的腳印。

 信友們尊重司鐸被聖過的手,並恭謹地予以親吻,常常存在教會中。值得注意的是: 在最初幾世紀的教難中,對於主和司鐸的一種特殊殘暴,就是在於砍去他們的雙手,這樣他們再不能實行祝聖,也不能賜人降福。 教友常去尋找這些砍掉的雙手,以防腐香料,像遺骸般地保存起來。 親吻司鐸 的手乃是一種細膩地表示,相信並愛慕司鐸所代表的耶穌。 在百姓中越有信德和愛德,他們越敢跪在司鐸前,口吻那「神聖而可敬的手(參羅馬正典)」, 因為求耶穌有愛心地每 天位臨他們的手中。

 聖奧斯定主教呼喊說:「啊!司祭的可敬尊位!在他們手中天主子降生成人,猶如他降孕在聖母懷中一般。」 神聖的亞爾斯本堂說: 「那些所傳給我們並保存在勞來道的東西像聖潔童貞聖母與聖嬰耶穌的飯盤,我們都認為有很大價值。 但是那觸摸耶穌基督可敬身體,那放在盛聖血和盛聖體合中的司鐸這手指不是更貴重嗎?」 或許我們以前從末想到它,可是真正是這樣。 聖賢們的榜樣也肯定該一事實。

 可敬加大利納萬尼尼(Venerable Catherina Vannini)在神魂超拔時看到:在彌撒中天使們簇擁在司鐸雙手的四周,支援他舉揚聖體聖爵。 我們可以想見:這位可敬的天主僕人平常以多大恭敬與情感,來親這些雙手呢!

  聖德維(St. Hedwig)皇后每天早晨在宮廷的小聖堂中參與所舉行的彌撒,對作彌撒的司鐸表現出感激與尊敬。 她習慣供給他們食宿,熱情地親吻他們的雙手,侍他們用 餐,對他們表示一切的尊敬。 她幾時呼喊:「天主降福那位使耶穌由天降下並把他賜給我的人!」則表現出由衷的感情。

 聖巴斯卦雷是隱修院的看門人。每次司鐸來,這位聖德的輔理修士即下跪,恭敬地口吻他的雙手。 百姓談到他,曾如談到聖五傷方濟一般,他對司鐸那被祝聖的雙手有一種熱誠。 他認為:那些手有能力驅逐魔鬼,對以恭敬善待它們的人降下鴻福,因為他們乃是耶穌所運用的雙手。

  我們看到碧岳神父多麼高興地,甚至出人意外地突然捉住一位司鐸的手,去熱切地親吻,那不是有教益的一幕嗎? 我們也因另一位天主的僕人(Fr. Don Dolindo Ruotolo)之榜樣所感動,他總不讓司鐸拒絕「供人吻手」的愛德。 我們知道,天主時常用真正奇蹟來報答這一恭敬的行為。我們在聖安博的傳 記上看到:有一天,聖人作彌撒後,有一患瘋癱的婦人到他跟前,親吻他的手。 這婦人對這祝聖聖體的雙手有驚人的依恃心,她立刻得到了痊癒。 同樣,在貝那芬託有一婦人患半身不遂十五年,要求教宗良九世讓她喝在神聖彌撒中洗手所用過的水。 神聖的教宗允准了她謙謙遜遜所作的請求。這婦人原像客納罕婦人一般地要求耶穌: 「小狗也吃主人桌子上掉下來的碎屑(瑪十五27)」。於是她也立刻痊癒了。

 聖賢們的信心真了不起,也時常發生奇蹟。他們因信德而生活(羅一17),作人處事憑信愛,一旦興耶穌有關,那沒有退縮的餘地。 為他們來說司鐸不多不少,簡直是代表耶穌。「在司鐸身上,我看到天主子。」聖五傷方濟如此說。 神聖的亞爾斯本堂在講道時答:「每次我看到一位司鐸,就想到耶穌。」一旦,瑪達肋納•巴斯談起司鐸,她總是稱他為「這們耶穌」。 就由於該一看重,聖女加大利納習慣口 吻司鐸所經過的地板或地面。 一天聖女韋羅尼加•茱麗妮(St. Veronica Guiliani)看到一位司鐸爬隱修院的樓梯,來給病人送聖體,她在樓梯腳跪下, 繼而跪著爬上樓中的梯際,口吻足跡,用愛慕所產生的眼淚予以潤濕,這是何等愛慕的榜樣!

 神聖的亞爾斯本堂經常說: 「假如我碰見一位司鐸和一位天使,我要先向司鐸致敬,然後再向天使敬禮……假如沒有司鐸,耶穌的苦難和死亡不會幫助我們。 假如沒有人打開箱子,那末,充滿黃金的箱子可有什麼用處呢? 司鐸原有開啟天上珍寶的鑰匙呀……」是誰令耶穌降到白色的麵形內? 誰把耶穌放在我們的聖龕內,誰將耶穌送給我們的靈魂,是誰淨化我們的心,好讓我們領到耶穌? 那是司鐸,也只是司鐸。他是「服務聖龕的人(希十三10)」他有「和好的職務(格後五18)」 「他為你們乃是耶穌基督的僕役(哥一7)」以及「天主奧秘的分施者(格前四1)」 ——那些英勇的司鐸犧牲自己為將耶穌賜給群羊,我們能報導多麼多的例子! 我們在這裡所報告的只是蒼海之一粟而已。

 幾年前在英國一堂區裡,有一老本堂神父躺在臨終床上,就在那時,他的一個教友也在臨近死亡末刻, 這教友乃是天主和教會的迷羊(多年不進堂)。 本堂神父煩惱,因為他不能起身到他那兒,於是打發副本堂去,勸他要憶起那位將死的人(本堂), 因迷羊曾有一次許給他不會不領聖事而死。 這個堂區迷羊聽到這話,便托故推辭道:「我許給的是本堂神父,而不是你!」副本堂只好離開臨終人,將此答复報告給本堂神父。 本堂並不氣餒,雖然他知道自己只有不多時的活命,於是準備叫人載他到那罪人家中。 人們把神父送到那一家,他順利地聽了臨終者的告解,也給他送了聖體。那時神父對那人說:「再見,我們天堂再見了!」 英勇的本堂躺在擔架上被抬回教堂。 他一來到,眾人打開蓋他的被單,那位神父已不再動彈,他已經去世了。

 我們要尊敬司鐸,並感念他,因為他將我們的主送給我們。 尤其是,我們應當為他盡崇高的使命而祈禱,該使命原是耶穌的使命:「父怎樣打發你們(若二0 21)。」 一旦,我們深深地思想那啟發使命的愛,天主的使命就使我們心神不安。司鐸原「相似天主子(希七3)」,神聖的亞爾斯本堂習慣說: 「我們只是在天 堂才衡量出司鐸的偉大。 假如我們在今世覺察到它,我們就要死去,並不是死於怕,而是死於愛……在天主以後,司鐸是一切。」

 這樣卓越的偉大帶來巨大的責任,這責任加壓在司鐸荏弱的人性上,而此人性又與其他人性完全一樣。 於是聖伯爾納鐸說:「司鐸按本性乃像似其他的人:按地位超過世上每個其他的人,按他的行為他應該同天使媲美。」

 天主的召請,卓越的使命,天使的生活,崇高地位——是怎樣大的重量積壓在可憐而有死的肩膀上。 「司鐸品乃十字架和犧牲,是那位卓越的司祭和天主的僕人」董包坡(Don Edward Poppe)所送給的美妙的描寫。

  你應想想:多麼重大的救靈責任放在司鐸的身上。 他的責任是給不信者帶來信仰,使罪人回頭改過,冷淡人給以熱忱,激勵善人變成益善,使神聖的子民行走在最高的水平上。 假如司鐸不同耶穌維持合一與共同體,那他怎樣做到這一切。 因此碧岳神父說:「司鐸或是聖人,或是魔鬼。」他或激發教友修聖德或遭毀滅。 司鐸藉著不當的言行褻瀆自己的聖召,或是由於拋棄被天主祝聖和受簡選(若十五16)之身位, 竟致踐踏聖召,他給人帶來多麼不可勝計的毀滅呢?

 在聖若翰•維雅納列聖品的法定進行中,曾這樣寫道:「神聖亞爾斯本堂一想到那些不相稱聖潔召喚之司鐸的毀滅,流出很多眼淚。」 碧岳神父曾描述了:「耶穌為不稱職而無信德司鐸受到可怕錐心痛苦」的神視。

 我們知道聖女小德蘭,這位天使般聖衣會修女就在她去世以前為一卓越的意向領了她最末一次的聖體, 那就是為獲得一位拋棄聖召,誤入歧途司鐸的悔改。我們也知道這位司鐸呼號耶穌,反悔已過而終。

 我們知道有不少靈魂,另外純潔的靈魂,把自己當作犧牲而祭獻於天主,是為了司鐸。這些靈魂是耶穌完全特寵的。 現今我們也該為司鐸,危險中的司鐸,為那些更屹立不搖的司鐸,為那些陷入迷途的司鐸, 為那些在全德上前進的司鐸祈禱,作克苦(獻犧牲)。

  特別是,我們每次看到一位司鐸在祭台上,我們應該用可敬嘉祿•雅欽篤(Ven Charles Ciacinto)的話,向聖母祈禱: 「噢!可愛的母親,把您的心情讓給司鐸,好使他能夠相稱地作彌撒。」但更好,更正確地,我們應當祈禱, 讓每一位司鐸能夠效法聖加耶當(St. Caetano 或Cajetan)他常使自己很切愛地同至聖瑪利亞結合一致, 來準備自己作彌撒,有人談起他: 「他作彌撒,好像是聖母。」實在,一如聖母在白冷抱耶穌在懷中,同樣,司鐸在神聖彌撒中接耶穌在手中; 一如聖母在加爾瓦略山奉獻耶穌為犧牲,同樣司鐸也奉獻神聖的羔羊而祭祀在祭台上。 一如瑪利亞將耶穌給了人類,同樣司鐸在聖體中也將耶穌送給我們。這樣聖文德(St. Bonaventure)正確地聲明: 每一位司鐸在祭台上應當與聖母有同一身份,因為這至聖身體藉著她賞給了我們,這同一身體也藉著司鐸的手得以奉獻於聖父。 聖五傷方濟說:「聖母為一切司鐸來說代表他們聖德的鏡子,在聖言降孕於瑪利亞懷中與祝聖聖體在司鐸手中有異曲同工之妙。」

 「……瑪利亞,耶穌由她而誕生(瑪一16)」。

返回聖體­—感人的聖體愛—目錄

6. 我們的天上母親給了我們這神糧

 聖奧斯定寫道:「耶穌從瑪利亞之身,而取了人性。」的確,耶穌聖身是由至潔母親供給我們,而由司鐸用麥餅祝聖,成為神糧。

我們也知道:那在聖體內與天主性結合者乃是由榮福童貞聖母的體血所產生的。 所以在我們領每次的聖體時,我們注意到我們聖潔母親的甘美和奧妙的臨在, 而不可分離地同耶穌在聖體內連結,乃是完全正確而無瑕疵的。 耶穌常常是她欽慕的兒子,也是聖母的親骨肉。當厄娃從亞當肋骨被取出(而造成女人)時,如果亞當能稱厄娃為 「親骨肉(創二23)」,那末,聖潔童貞瑪利亞稱耶穌為「親骨肉」,不是更為適當的嗎? 照聖多瑪斯所說,那取自「無損童貞的,耶穌的肉體乃屬瑪利亞「為人母」的肉體,耶穌的血乃是瑪利亞「為人母」的血。」 所以將耶穌同瑪利亞分離,那是永不可能的。

 因此,在每次舉行的彌撒聖祭裡,榮福童貞能夠真正地給聖體內和聖爵內的耶穌說: 「祢是我的兒子,我今天生了祢(詠二7)」 聖奧斯定也適當地教導我們:在聖體中「瑪利亞延長了並永久延長了自己天主之母的地位。」 聖大亞爾伯以愛規勸我們:「我的靈魂!假如你願意經驗同瑪利亞的親密嗎? 你當鑽到她的懷裡,用她的體血(乳)養育你。」……你懷著這一不可言傳的 聖潔思想,趨 赴天主的筵席,你在聖子的血中尋到母親的榮養。

 許多聖賢和神學士(聖伯多祿•達明義、聖伯爾納鐸、聖文德、聖納定……)說: 耶穌建定聖體首先為瑪利亞,繼而藉著瑪利亞普世諸寵恩保為我們眾人,所以耶穌由瑪利亞降來而天天賜與欠。 在耶穌身內常常有他至聖母親之無玷肉體和童貞之血進入我們的心中,陶醉我們的靈魂。 聖依納爵羅耀拉作神聖彌撒時,在神魂超拔中,有一天看到了該一最甘美的真理所啟示的實況,他在那裡受著天上的感動良久。

 另外,假如我們深思耶穌,這一瑪利亞無玷懷中的果實乃是她的最愛,最甘甜,最親切,是她的整個富裕,全部生命,繼而我們看到: 一旦我們領受耶穌也不能不接受她,而她則藉著超高愛的聯繫,又透過血肉的連結,同耶穌形成一身,一個整體,因為她常常, 不可分離地「依靠著自己的可愛者(歌八5)」。 那不是愛——首先是天主的愛促成結合和統一的嗎? 除去在聖三內部的合一外,我們能想到有比在耶穌和童貞聖母瑪利亞之間更為親密的和整個的合一嗎?

 瑪利亞的純潔、全貞,她的親切風範,溫存態度,她的愛情,連她神聖的本來容貌……這一切,我們在耶穌身上都予尋到。 因為聖言所取得的最聖潔的人性,完全是,也只有是瑪利亞的人性,原因是,聖神完成了童貞懷孕的最大奧跡, 他曾使瑪利亞成為耶穌的母親,同時又祝聖她為童貞,使得她在靈魂與肉身方面,永遠一塵不染,且充滿榮耀。

 聖大亞爾伯曾這親寫道: 「聖體產生天使般愛情的衝力,它並有獨特的能力將對天神之后的親切的聖潔情感傾注在眾靈魂內, 她曾賞給我們所謂的」「她骨中骨,肉中肉」,又在聖體內繼續賞給我們這甘飴而純潔的天上筵席。

  最後,聖言在聖三內永遠的誕生裡(聖父生聖子),父即將自己整個地給了子,而子則稱為「父的明鏡」, 同樣,聖言在人性懷內暫世的誕生裡,天主之母也將自己完全地給了子,將「聖母的童貞花(庇護十二世稱)給了她的耶穌」。 相對地聖子也將自己整個地給了母親,而使自己相似母親,並使聖母「完全地相似天主。」(聖伯多祿•達明義)。

 聖艾伯鐸,這位聖人整個地獻身於敬禮聖體,他聲明道:「即便在這世界上,在耶穌升天以後,榮福童貞聖母全度著聖體生活, 並因聖體而生活。」這樣他高興稱她為「我們的聖體聖母。」 碧岳神父常願意對自己神修界的兒女們說:「你們看不見聖母常常在聖體龕的旁邊嗎?」 她怎麼不能在那裡呢。……——她曾在加爾瓦略山上「站在十字架旁(若一九25)」。 所以聖亞豐索在他那朝拜聖體書中,習慣常常在朝拜聖體中附加一段:「問候榮福童貞瑪利亞。」 聖高比常奉勸人:當我們去到耶穌聖體前,總不可忘記聖母的臨在,要求她,使我們同她連結在一起,至少應該想起她的甘飴聖名。

 在道明會弟 兄,聖雅欽多(St. Hgacinth)的傳記上,我們閱到: 有一次聖人為避免人褻瀆聖體聖事,趕到聖體龕,把盛聖體的盒子拿出來,好把它放在一較為安全處, 當他把耶穌聖體緊抱在胸前,快要離開祭台時,聽到有一聲音由臨近祭台的榮福童貞聖母聖像上傳出來:「怎麼?你將耶穌帶走,而不帶我嗎?」 聖人驚異地躊躇起來。 他了解這信息,但是他不曉得,能怎樣設法把聖母像帶走。他左右為難,走近聖像,看看是否能順便用一隻手搬動它。 當時並沒費多大氣力,因為那塑像「輕如鴻毛」, 這一奇蹟含有珍貴的教益,幾時我們同耶穌一齊移走瑪利亞,她絕對不增加重量與代價,因為他倆人奇妙地相依為命(若六57)。

 有人曾問聖女伯爾納德該一奇妙的問題:「領聖體或是在山洞中看聖母,那一樣更使你高興?」她所給的回答非常中肯。 小聖女想了片刻,隨即答道:「那是多麼奇怪的問題!兩人不能分開。耶穌和瑪利亞常在一齊。」

  聖母和聖體循事物的本性不可分離地結合在一起,「甚到今世的終結(瑪二八20)」。 因為瑪利亞同她的靈魂與肉身乃是天堂的「天主的帳幕(聖龕)」(默二一 3)。她是不可腐朽的麵餅形,「聖潔而又無玷(弗五10)」,她以自己本身覆育了降生成人的天主子。 聖女傑瑪竟敢稱她為「天主之甘美樂園」 依照一種可嘉的意思,像聖女韋羅尼加•茱麗妮, 特別是真福瑪達肋納•瑪弟南(Bl. Magdalena Martiengo)在神魂超拔和神視中支持這一說法: 天堂的榮福童貞聖母在胸中保存著,也要常常保存著耶穌可見的聖體形像,這為她來說是 「永遠的安慰,為天堂上一切真福聖人也是喜樂的機緣,另外是所有熱愛聖體人之永久的喜樂。」 這形像表現在「聖母普世恩保」上,斯白朗莎姆姆(Mother Speranza)將它繪成圖,並放在高來旺(Collevalenza)的朝聖地。 同樣的聖像又展示在前世紀的明供聖體(聖體供出讓人欽崇的神聖敬禮)。 該圖像(雕像)是:在聖母胸中製一可見空洞的地方,裡邊放上祝聖的聖體。聖經曾有:在眾人中有婦女高聲喊說: 「懷過你的胎……是有福的(路十一27)」。這樣在法國的一些聖堂中聖體龕通常鑲銜在聖母升天的塑像中。 其意義非常明顯:這在表示——常常是榮福童貞瑪利亞賞給我們耶穌,耶穌則是童貞懷中可讚頌的果實,也是她無玷之心的中心。 她要永遠繼續把聖體內的耶穌帶(懷)在她胸中,好展示出來,供天朝神聖高興地去瞻仰,即便在今天, 她讓他們看到他的神性位格在聖體麵形內:這是依照天使博士•聖多瑪斯的講法。

 就是在聖體內,另外在領聖體時,我們同聖母的合一成為同她充分質在地相似。 我們興聖體聖事一同領受了她熱誠的關心與保護。 當基督同我們,她的孩子們每一人結成一體時,她那親切的關注不忽略任何事,而感動她將所有的母愛傾注在我們的靈魂與肉體。 偉大的聖怡東是教父,也是教會聖師寫出了這一卓越的片段:「我們給與聖母的最大喜樂乃是在我們心中帶著聖體內的耶穌。」 她同耶穌的(母子合一)。她結合了「同耶穌共成一體」的人,另外是在領聖體時。 什麼能比同被愛的人合一供給愛人者這樣多的喜樂呢?但我們自問,我們到底作了天上母親可愛的兒女沒有?

 當我們到祭台上的耶穌前,我們常看到他和「他的母親瑪利亞在一起,猶如賢士們在白冷所看到的(瑪二11)。」 祝聖過的麵形內的耶穌,從我們 心中的祭台上能夠對我們每一人,重複他從加爾瓦略山東省的祭台對聖史若望所說的話: 「看!你的母親(若十九27)」。

  聖奧斯定完美地,甚至更佳地說明了:瑪利亞怎樣使她作了我們的母親,並在領聖體時把她同我們每人結成一體。 他說:「聖言乃是天使的食糧。 人們沒有能力使它營養自己,也無須他們這樣作,所需要的乃是有一位母親,她可吃這神糧,把它變成自己的乳汁,來養育她的窮孩子。 這位母親乃是瑪利亞。 她用聖言營養自己,並把他變成神聖的人性。她將聖言變成體血,意思是,變成那稱為(聖體)的最甜美的乳汁。」

 這樣很自然的,那大的和較小的瑪利亞朝聖地常常孕育了對聖體的熱心,致使它們也可稱為聖體朝聖地。 請想想,露德、法蒂瑪、勞來道、龐貝,在那裡民眾都大排長龍,去領瑪利亞的可讚頌的果實(她的親子耶穌)。 實在如此,因為同聖母有這樣親密而甘美的聯繫就如同在領聖體時所實現的。 耶穌同瑪利亞(永遠在一起。)這是聖伯爾納德說的。

 請你也莫忘記,聖母在法蒂瑪要求:那同玫瑰經一起的,首先尚有領補辱聖體,為賠補她的無玷聖心所受的冒犯與侮辱。 她尋找那些願意迎她進入自己家中而安慰她的「愛心」,一如聖史若望所做的(若一九27)。 我們在我們眾心的家裡(心靈深處),以最殷勤的款待,歡迎她,每次我們在領聖體時藉著領受耶穌的邀請她來作陪, 那時我們將生活的真正耶穌呈到她台前,為給她最大的安慰與喜樂,這種款待非常中悅她。 我們需要認知:有聖母會同耶穌和在耶穌內的充分關心與註意,那是多大的恩寵。 聖安博願意一切基督徒有「瑪利亞的靈魂,來顯揚主,以瑪利亞的心神歡躍於天主(路一46)」 這是在每次善領聖體時,天主以最崇高的方式賞給我們的恩惠,讓我們以愛 慕與感恩心來加以反省。

 古老的聖體光之一乃是以「瑪利亞在懷中帶著聖體」之像製成的,在它的基座寫著這些話: 「噢!基督徒,充滿信心來領生命之糧,相稱地領,要記住,它乃是以瑪利亞純潔的血育成的。」 瑪利亞也能非常正當地向我們作手勢,用那受默示的先知語,向我們說:「你們來,吃我的食糧,飲我配製的酒(箴九5)」 幾時聖高比提議: 在一切供有聖體的祭台上邊都有一座無玷童貞聖母像,她的雙臂伸開, 邀請我們眾人來吃給我們製成的天糧,他就有我們在上邊所談的思想。

 聖額我略•都爾主教以此高妙的想法:「瑪利亞的無玷之心乃是天上的寶櫥,善為貯藏著她所製成的生命糧,好養育她的孩子們。 (懷過你的胎,及你所吮吸過的乳房是有福的(路十一27)」有一個婦人這樣向耶穌呼喊說。 無玷的童貞聖母在她心內帶著耶穌,而他的身體則是由她的血和肉孕育而成的。 這樣,我們每次去領聖體,有一些當記起的甜美的事蹟,就是耶穌在聖體聖事內乃是生命糧,由瑪利亞以無玷肉身孕育而成。 她制此食糧是為我們,她的兒女。當我們分享我們母親這可口和精緻的天糧之時,我們更該充分地實現我們彼此的手足之情。

返回聖體­—感人的聖體愛—目錄